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似槿

第八章 种香樟树

韶华似槿 冰木兮 1486 2015-10-08 14:39:40

  安若槿在一旁干呕地双眸含泪,满脸通红,抬起头刚好看到了这一幕,疑惑道:“你们认识?”

后者并未回答,直接问:“附近有没有落脚的地方?”嗓音黯哑。

安若槿想了想,“有啊,走,我带你们去南宫。”

南宫?男子微皱眉,似乎离此地并不近吧,想必她也不知道其他地方,便背起方青就打算走,对着安若槿颔首,“烦请姑娘带路。”

安若槿瞬间感觉受宠若惊,“额,恩……好的。”急忙走到前面领路,却迟迟不见后面的人跟上,回头奇怪道:“你怎么不走啊?”

“你确定是那个方向?”

这一问倒真把她给难住了,四周瞅了瞅,挠头不好意思地说:“这周围都长一样,我,我也不知道到底在哪个方向。”安若槿简直想把自己给捶死,真没用啊真没用!

男子无奈地看了眼四周,随后朝左边的一条小道走去,“跟着点。”

安若槿看了眼走在前面的人,心下埋怨,明明自己知道路,却还要她带路,不是成心想看她笑话麽。

南宫曲和南宫麒等一干人在大殿前徘徊着,心下焦急,这个安若槿出去一整天了,还不见回来,该不会是迷路了或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吧,焦急归焦急,却也只能在心底猜测,要不是二师父命令他们一个都不许离开南宫去找她,他们又怎能在此做无谓的等待。

眼见已近黄昏,南宫麒实在是等不下去了,对南宫曲说道:“师姐,你在这等着,我去找槿师妹!”

南宫曲刚开口想说什么,南宫麒已经奔了出去,巧的紧,刚出南宫门,就看到了前面行来的几人,待看清楚后面跟着的是安若槿后,便兴奋地跑过去迎接,边跑边喊道:“你怎么这个时辰才回来,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不小心瞥到了安若槿肩膀上的伤,“你肩膀怎么受伤了,衣服都浸红了。”

安若槿看着眼带焦急的南宫麒,心下甚是感动,却一拳击在他胸膛上,开玩笑似的说:“真不愧是我安若槿的好兄弟,还晓得担心我呀,我没事,只是不小心被树枝划到了。”

南宫麒听她这么一说,便也不做他想,“那是当然,你可是我亲手带回来的师妹。”

安若槿白眼一翻,“又在我面前装大。”

“我本来就比你大!”

南宫曲尾随南宫麒出来后,就看到了眼前的一幕,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直至看到了昏迷不醒的方青,忙对着被晾在一旁的面具男子说道:“看来这位仁兄受了重伤,请快些随我进来吧。”

让安若槿想不明白的是向来趾高气昂的二师父在看到来人时便二话不说地帮忙救人,可能是医者的本能吧,不过闻名天下的南宫一毒能如此热情地帮助别人,她还是头一回见,算是大开眼界了。

累了一整天,安若槿早早地洗完了澡,给自己肩膀上了点药,便倒在床上。不知躺了多久,只知道浓浓的睡意袭来的前一刻,她猛然想起了白天采药时带回来的一棵小香樟树还放在背篓里呢,便匆匆爬下床,拿起一把匕首当铲子,披了件外套就出门了。

出门往西走了不远,找了片土地肥沃又宽敞的地,正准备动手,就看到了站在前方不远处的人,忙扔下工具跑了过去,在他身旁站定,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去睡啊?”

后者偏头看了眼跑地衣衫不整头发乱飞的安若槿,复又看向前方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道:“你不也没睡吗?”

安若槿嘿嘿一笑,“刚要睡着了,就想起我今天带回来的小树还没有栽种呢,便又爬起来了。”

“今天多谢你救了方青。”

“方青?哦,你是说那个男的,”豪气地挥挥手,“那有什么,我也只是路过顺手而已。”看了眼他脸上的银色面具,心下万分好奇,但又不知如何开口,最终还是抵不过好奇心,试探性地问道:“你为什么要戴着面具呢,是不是晚上睡觉也不取的啊。”

对方并未回答,安若槿瞬间觉得自己多嘴,别人要是毁容了肯定不好意思说啊,既然都把话问出来了,便好心开导他:“其实吧,容貌并没有那么重要,只要你的心是好的,别人照样会喜欢你呀,长得难看并不是你的错,你要……”

对方一阵轻咳,“我陪你去种树吧。”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