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似槿

第三十章 并非勾引

韶华似槿 冰木兮 1214 2015-10-23 13:37:35

  安若槿看了看关着的门,又看了看坐在床边离自己只有二十公分的暮夜玺,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发出如鸭公般沙哑的声音:“你想干嘛?”虽然他救了她,但她可没有以身相许的打算。

暮夜玺微微蹙眉,抬手以掌心附在了她的额头上,随后才舒展开眉头起身倒了杯热茶。整个过程中安若槿就是傻傻地发愣,她只知道自己心跳加速,一动也不敢动,直到茶杯递到了她的嘴边,慵懒的嗓音传来:“还要喂你喝吗?”才如梦初醒,看也不看一眼,捧起茶杯就猛灌起来。

满足地喝完茶,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大恩不言谢,我只想问你既然如此不想见到我为何还要救我?”

“顺路。”

“所以你接下来是想说我的伤养好了就可以走了?”

他眼里闪过一抹异样的情绪,不过马上又恢复了平静,淡淡道:“你可以这么认为。”

安若槿看着他,良久,勾唇一笑,“那多谢暮夜公子的救命之恩,我现在就可以走了。”说完就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这不掀不知道,一掀吓一大跳!她身上裹着的薄衣只是轻轻的扣了上面几颗扣子,胸脯以下的扣子是分开的,里面浅粉色的肚兜若隐若现,下半身也只穿了件亵裤,想必是云之为了方便给她上药才没把扣子给全扣上。这对安若槿来说其实根本不算什么,不过放在这个并不开放的朝代,就不可同日而语了,便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暮夜玺显然是被她的这一举动搞懵了,愣了片刻,直到脸微微发烫,才猛地把她掀开的被子又给盖了回来,撂下一句“好好养伤,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踏出暮夜府半步!”便起身离去。

留下安若槿就这么呆呆地坐在床上懵了许久,甩甩头,刚刚发生什么事了,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吧……该死!他该不会以为她在勾引他吧!懊恼地躺回床上,万分无语地大叹了一口气,望着床顶发呆……

一连几天都没见到暮夜玺的影子,听云之说他出去有好几天了,果真是个大忙人。不过安若槿求之不得,身上的伤也都好的差不多了,连个疤都没留下,这药定不是普通的药,他日还真可以研究研究。

难得他不在府中,安若槿很想出去溜达溜达,但想到之前从鬼门关里走的那一趟,心里多少有些阴影,虽然那些变态再找她麻烦的可能性很小,毕竟她于他们而言已无任何利用价值。但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发生这种事,现如今多少还有些顾忌。纠结了许久,她决定还是要出门,如果一直这样害怕下去,难不成她一辈子都不要出去了吗?从哪里跌倒就应从哪里爬起来!

因多次走到大门口而被拦了下来,安若槿最终翻墙出去了。她要重新走一遍那天走过的路,彻底扫掉心底的阴霾。边走边自嘲,这样子算不算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正游神时,被迎面低头匆忙走过来的人撞了个正着,刚想道歉,对方尖锐的声音就先传来了:“哪个不长眼的,这可是给咱们大夫人买的胭脂,撞坏了你赔得起么。”

本是姑娘家清脆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却如此不顺耳,微微挑眉,抬眼一看,只见站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听她说的话应是哪家的丫鬟,此时正紧锁着眉头查看着怀里的胭脂盒。安若槿轻咳了两下,笑着调侃道:“姑娘,你怀里抱的那些东西其实是用来粉刷城墙的,不过要是撞坏了我还真赔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