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似槿

第五十九章 龙体欠安

韶华似槿 冰木兮 1381 2015-11-12 09:53:52

  皇上强撑起身子靠在床头,笑得一脸慈祥,“免礼。你叫什么名字?”

安若槿瞬间感觉受宠若惊,恭敬道:“回皇上,小女子姓容名玥颜。”

“好,好,你不用拘谨,朕此次召见你主要是有一事相问。”

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子,能知道什么皇上都不知道的东西?心中略带疑惑,毕恭毕敬道:“皇上请说。”

“听闻你曾经身体也不太好,十多年了都未曾好转,后来被仙医救治,如今看你的模样,已是健康之极,不知是哪位仙医有如此大的本事,可否介绍给朕认识认识?”

安若槿一懵,脑子飞快的运转,却还是一团浆糊,她哪是被什么仙医救治,她根本就是脱胎换骨了好吧,可是这种事要怎么说才好呢,若是有半点不妥,指不定就会被砍头啊,砍了她不说,待会儿说不准还连累整个容家。

见她许久不语,明黄帐帘下的中年男子叹息道:“如若这是不可说的秘密,那朕也不勉强你了。”

安若槿急忙摆手摇头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我当初是在意识昏迷的情况下被救的,后来醒来病就好了,连谁救治的我都不知道,更别提介绍给皇上认识了。”

后者轻轻点了点头,“无妨,你先下去吧。”

本想直接走掉的,但看了眼虚弱的皇上,心中不免有些愧疚,一国之尊特地把她喊过来,肯定是对她抱有期望的,而她却像个二愣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无疑是在他燃起的希望上浇了桶冷水,将其灭得一干二净,便抬起头壮着胆子问道:“恕玥颜冒昧,不知皇上哪儿不舒服?”

容正天一惊,连忙把她拉到一旁,惶恐道:“请皇上恕罪,小女不懂事,都是臣教导无方。”

他万万没想到她会如此问他,笑着摆了摆手,望着前方似是回忆,缓缓道:“朕早些年带兵打仗时,负伤被困在极其冰冷的雪山上整整七日,寒气入体,落下病根,后来偶尔会头痛咳嗽,却只当是小小风寒,从未注意,日积月累,便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那皇上请太医看过没?”她问完就想咬下自己的舌头,这不是废话么,怎么可能不请太医,只怕是太医也无能为力吧。

“没用的,喝那些药也只会缓解,无法根治啊。”一个帝王的无奈此刻毫无隐藏得表现了出来,天下尚不是十分太平,朝廷内部也少不了尔虞我诈,争权夺利。更何况如今太子的地位还不是很稳固,暗地里觊觎储君之位的人不在少数,他要做的事还有许多,容不得出半点差错啊。

看着这个父亲辈的男子,安若槿心中不免有些怜悯,此刻恨不得赶快治好他的病,可惜自己也只是半桶水,一知半解,心有余而力不足,连太医都无法根治的病她又能如何?

“那皇上何不在大街小巷张榜寻觅天下神医呢?我认为梁国医术高超的人肯定不少。”她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也只能想到这些了。

皇上苦涩一笑,他怎么可能大张旗鼓地在全天下寻医,那样不就是告诉世人梁国的皇上已是日薄西山去日已近了吗?

安若槿见他这个表情,还以为他早已经把这些方法都试尽了而无用呢。恻隐之心愈浓,铿锵有力道:“皇上不用担心,您的病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

皇上一怔,随即爽朗地笑道:“承你吉言啊!”扭头朝容正天道:“容爱卿啊,你这个女儿朕喜欢的紧,以后要是有如意郎君了告诉朕,朕给她指婚!“

容正天立即躬身道:“承蒙皇上厚爱,臣在此谢过皇上了。”

皇上渐渐收敛了笑容,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对一旁低头的安若槿道:“玥颜啊,要不你先去皇宫里四处走走,朕跟你爹再单独聊会儿。”

“好的,那我先走……告辞了。”说着就退了出去。

走在花园小道上,脑海里还回忆着刚才的情景,皇上也没传说中那么凶狠吧,什么伴君如伴虎,或许她见到的只是他和善的一面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