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似槿

第五十六章 脑壳被门挤了

韶华似槿 冰木兮 1220 2015-11-10 10:26:49

  南宫麒低眼回看她,勾唇笑道:“别这样看着我,让我受宠若惊。”

挣脱了他的怀抱,笑得眉眼弯弯,“南宫麒,你不愧是我哥们儿,回头请你吃饭!”

嘴角抽了抽,原来他这么容易打发啊。

暮黎将军威严地看向下方,厉声道:“谁允许你们放箭的!”随后看了眼站在最前方的紫袍男子,略微惊讶道:“玺儿,你怎么来了?”

一声玺儿成功地拉走了安若槿的视线,这称呼,实在是熟悉啊!果不其然,底下站着的不就是暮夜玺吗?

“酒后散步路过此地而已,父亲,这么晚了您怎么还在宫里?”暮夜玺朝暮黎将军恭敬地问道。

“在太子的婚宴上喝了两杯酒,宫里还有点事情没处理完便早早地过来了,这不,恰巧让我撞见了这两个小毛贼,还硬说自己是过来赏月的!”说完还狠狠瞪了眼不远处的两人。

他们竟然是父子?这是安若槿万万没想到的,惊讶之余,还是摆出一副我本没错的姿态。

扫了眼身穿夜行衣的两人,赏月?就她说得出口。本想着过来帮她一把的,但现在他改变主意了。看向屋顶上威风凛凛的暮黎将军,道:那父亲例行公事就行,儿臣就不打扰了。”说着便抬脚欲走。

“哎,等等!”安若槿厚着脸皮道:“咱们也算是老熟人了,你知道的,我怎么可能……”

“我不知道。”淡淡地瞥了眼她,“还有事吗?”

咬咬牙,这人怎么关键时刻这么冷情!

暮黎将军一脸狐疑地看了看安若槿,又看了看暮夜玺,“你们很熟?”

安若槿瞬间一脸雀跃,忙不迭地点头,“是的是的,何止很熟,我还在暮夜府……”剩下的话被暮夜玺一个眼神给扫了回去,扁了扁嘴,“我还在暮夜府扫过地呢。”

暮黎将军眼角微抽,他还以为有多熟呢,原来就是在暮夜府当过丫鬟啊。

站在一旁的南宫麒忍不住地提醒一句,“我们可不是来闲聊的啊。”

她当然知道不是来闲聊的,但她不是在套近乎嘛!不过,套来套去好像没啥用。便一本正经地对暮黎将军道:“将军大人,您要相信我们,我们真没干什么坏事。”

谁知他袖袍一挥,铁面无私道:“来人,先将他们押入大牢,听候发落!”

这下安若槿是真急了,这辈子都没尝试过坐牢的滋味,如果现在就坐牢那也太对不起这么多年的安分守己了。焦急地看了眼南宫麒,本想要他想想办法的,但看他一脸无所谓的笑意,顿感绝望,果真是猪一样的队友!

不仅如此,南宫麒还一副被邀请去跟皇上共餐的模样,十分豪爽大度地道:“不用劳烦了,将军请人带路吧,我们跟着就好。”

安若槿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南宫麒你脑壳被门挤了吧!

后者俯身在她耳边低语了句,“你放心,咱们就进去玩两天,到时候再带你出来。”

她差点被自己憋着的那口气给堵死,去天牢里玩?他当是过家家呢!

“要去你自己去,我可没那兴致。”

“别磨蹭了,都得乖乖跟我走!”暮黎将军撂下这句话,便挥手让下面的御林军头头带路。

就这样,安若槿和南宫麒这个祸害一起被关进了天牢。她左思右想,就是想不通南宫麒这小子脑瓜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这世间还有这种想坐牢的奇男子,再次刷新了她的三观。

闷闷不乐地坐在牢房的草地上,生平第一次偷东西就被抓,心情还真好不起来,便靠在墙壁上闭目养神,不理会在那儿叽叽歪歪的南宫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