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似槿

第七十五章 他的底线

韶华似槿 冰木兮 1239 2015-11-27 10:12:06

  安若槿小心翼翼地往屋内看去,一切平静如初,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愣愣地摇摇头,不对,刚刚还有一大堆蛇朝她爬过来呢,泪眼朦胧地看向眼前的人,焦急道:“怎么可能,我方才真的有看到蛇,全身都是黑的,它们从那个窗口爬进来,朝我爬过来,还有,有人影从那里飘过。”

手指着窗口,回忆着刚才的一幕幕,打了个寒战,全身起了鸡皮疙瘩,眼泪不自觉的又涌了出来,她就感觉自己好像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她这辈子什么都不怕,只怕两样东西,蛇和鬼。

她很清楚后者,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的,而且人人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她发誓,她没有做亏心事,也会偶尔想到那虚无缥缈的东西,越是这种不存在的虚无的东西,越是会引起人内心深处的恐惧,当恐惧无限放大,甚至会要了人的性命。

伸手擦掉她流下的泪水,柔声道:“都是假的,别胡思乱想了。”随即将她打横抱起,向他住的房间走去。

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拉过被子给她盖上,“你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

“那你呢?”见他转身欲走,急忙伸出小手扯住了他的衣袖,像只受伤的小鹿般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

暗叹一口气,“我不走。”

她这才放心地缓缓收回了拉住他衣袖的手,看着他在桌子旁坐了下来,拿起杯子轻呡了一口茶。

她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像欣赏一幅唯美的画,优雅而美好。

此刻,敲门声响起。

“进来吧,门没锁。”放下茶杯,淡淡地开口。

门应声从外面被推开了,孟离看了眼屋里的人,低头走了进来。在暮夜玺的示意下,坐在了他的对面。

静默了片刻,暮夜玺也不急,把玩着手里的杯子,等着他开口。

孟离酝酿了一下,开口简短地道:“是景立国的太子。”

暮夜玺挑眉,他也猜到是他派的人,自从景立国的太子知道那件事后,就不停地从各个方面与他作对,他想要什么,那人就毁什么!

一年前,那人毁了他在景立港口的商船,让他损失了大半的利益,他忍气吞声,只为了不与那个他恨了多年的人有任何瓜葛。

半年前,那人得寸进尺,在他去往大夏国的路上连绵十里埋伏了杀手,只为取他性命,他也忍了,这种雕虫小技,只是他动动手指头的事情,甚至还用不了他动手指头,根本就难不倒他。

他一步步地退让只是懒得对那人无聊的把戏费神,然而他还真以为他的退让就是允许他只手遮天?真是愚蠢之极,他退让只是他还没触及到他的底线。心中怒火隐升,眸光泛冷,可是,今夜这次,似乎不能好好放过他了!

“迷魂散是怎么回事?”暮夜玺冷眸看向孟离。

他在安若槿房里闻出了此物的存在,那是一种会让人很快昏迷的药物,他们是想趁她昏迷之际掳走她来要挟他,而且是在她沐浴的时候!手握成拳,青筋暴起,极力忍着心中那股莫名的火气,不让它爆发出来。

然而,他们低估了她的忍耐力,她没有像他们预料般昏迷,而是出现了幻觉,幻觉里全是她内心最惧怕的东西,被无限放大,才成了这般局面。

在他眼里,她不是个爱哭的人。他没说,不代表他不知道。

众叛亲离,她被赶出南宫,未哭过。被他赶出暮夜府,未哭过。被奸人所害,受尽磨难,差点死于非命,她也未哭过。然而这次……

扭头看了眼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人儿,心也变得平静起来,不知她睡着了没有。

冰木兮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喜欢就收cang收cang收cang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