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似槿

第七十一章 没有人性

韶华似槿 冰木兮 1238 2015-11-23 10:38:45

  恰巧此时,悠远的打更声音从街道的那头传了过来,“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暮夜玺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般,牵强地扯出一丝笑,“现在已是三更天了,回去休息吧。”

安若槿不乐意了,抱着一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态度,“那你为何三番五次的救我?比如说这次,总不是巧合吧?”

“这次是太子派我来的。”他说得一本正经,整个一副忠臣的模样。

“如果太子不派你过来,你就不会来了?”

暮夜玺挑眉,不置可否。

安若槿扁扁嘴,不知哪来的一口气堵在心口快把她给憋死,好吧,她认了,是她自作多情了,人家连京城第一美人都看不上,怎么可能看得上毫无优点的她。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总得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不?就算再厚颜无耻,得到这样的回答也等于被拒绝,心里总有个梗,若不好好化解,或许以后见面都会尴尬的。

随即,安若槿笑哈哈地道:“跟你开玩笑的呢,别那么紧张,搞得好像我调戏你一样,是真的不早了,我要回去了,明天见。”刚欲抬脚离去,又笑着说了句,“不用送。”

转过身,独自一人向客栈走去,嘴角的笑意渐渐敛去,说实话心里还是有点失落,只是不喜欢表达出来而已。

回到客栈后面,沿着绳子爬回了自己的房间,在窗口站定,看向楼下,其实并不算高,但还是颇有成就感,拍了拍手掌,自诩道:“看来我还挺有做小偷的潜质啊。”

正欲回头,一股凌厉的风从身后急速窜来,眉头微皱,身形往侧边一偏,转身伸手直击对方脖颈,然而那人也不闲着,手中匕首立现,泛着森寒的光芒,直直朝她刺去。

低声咒骂一句,借着他的肩膀一个跟头翻到了他身后,袖剑稳稳地抵在了他的脖子动脉处,冷声道:“谁派你来的?”

她清楚地知道很多人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会不惜咬舌自尽,为了制止他干这种蠢事,她狠狠地捏住他的牙关,迫使他的嘴使劲张开。

良久见对方仍是沉默,她才发现他的嘴被她如此捏着根本就说不出话,微微挑眉,在他后颈处扎了一针,然后轻轻一推,那人便全身无力地瘫坐在了地上。

安若槿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不急不缓道:“说吧,谁要杀我?说完我就放了你。”

那人沉默了一阵,动了动嘴唇却什么话也没说,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深吸了一口气,她极其耐心地再次问道:“说还是不说!”她是真的不想杀他,杀了他对她没半点好处,何苦为难他人为难自己。

那人眼里露出一丝绝望,任她怎么说,他都坐在那里不为所动。

耐心一丝丝的被磨掉,不再等他开口,安若槿直接上前捏住他的牙关,刚欲开口骂人,她就被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东西震惊到了,只见那人张开的嘴里空荡荡的,还渗出一丝丝的血。

极力忍住胃里那阵不适,手也渐渐松开了,怔怔地后退了几步,缓和了一下心绪,喃喃道:“谁这么残忍?”

她知道她这是在问他话,也是在自言自语,因为他不可能会回答她,到底谁会如此没有人性,为了自己不被泄露出去,生生将人的舌头割掉。

看了眼深黑的窗外,淡淡道:“你走吧。”她只想好好休息一下,实在是太累了,身心俱疲。

然而,身后一片静默,正当她再次打算开口催促时,一阵利剑刺入身体的声音传来,夹杂着一声闷哼。

随后,整个房间再次变得寂静,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却莫名地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