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桃花开,古琴鸣

第一章:进皇宫

桃花开,古琴鸣 爱吃土豆的小猪 2822 2015-10-05 16:06:21

  据《史记》记载,本为古部落,其首领非子为周孝王养马有成绩,被周孝王赐姓为“嬴”,并赐给了一小块土地。后来襄又救周有功被封为诸侯。

当时,为谋求强兵兴国,各国纷纷开始变法图强。魏文侯敢为天下先,率先起用法家李悝,李悝撰写《法经》六篇以为治国之道,因此,李悝的变法,魏国遂强。

为了改变秦国被楚国、魏国欺凌的处境,胸有壮志的秦孝公,于公元前362年即位后,当时十九岁的他,决心复兴秦国,实现自己的霸业。秦孝公不吝重赏,下令求贤,向全天下颁布《求贤令》:“宾客群臣有能出奇计强秦者,吾且尊官,与之分土。”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卫人商鞅就是这个勇敢的人,他从魏国跑来了,帮助秦孝公实行变法革新,并迁都咸阳。

秦国经过变法,从而进一步发展,这样直到秦朝最鼎盛的时代——秦统一六国。而这个伟大的人,便是嬴政。

后世之人称他为“千古一帝”,还对他的成就的评价褒贬不一。有人认为他统一六国,建立了第一个封建的中央集权的国家。还有的人认为他的暴政是使秦朝衰败的原因。

然而,我认为,一切让他变成这样,都是现实所迫。

——

带有诅咒而长生不老不死的女氏一族自从太古时期开始,就生活在秘密桃源中,这里的人,和谐相处,有后人孔子之说“天下大同”之境。

他们世代每个人不只会长生不老的诅咒,还有预知未来,通天置地,无所不能。可是,就是因为这样,才引来了不少的杀身之祸。

女氏一族族长,得知外人入村,已经杀害了百人,全族,无一幸免。在哪日之前,一个侍女抱着襁褓中的孩儿,跑出了桃源,找个好人家丢弃在地,毅然返身回去。

一个农家将她养大,取名,心儿。希望她能贴心。

在公元前259年,邯郸城在一个安静夜里,诞生了一个小小的生命,洪亮的哭声划破天际,带来了一丝光明。透过窗户,一个妇人抱着刚出生的孩子,脸上布满了汗水:“阿政,以后,你就叫政。你是赵政,也叫嬴政!是未来的帝王,知道吗?”

怀中的孩子睁大眼睛,黑色的眼睛望着面前的少妇。少妇不自觉忽冷一颤,眼神一转,再看去的时候,对方已经闭上眼睛睡去:这孩子……怎么会有那种眼神?

——13年后——

一个小女孩抱着一条小狗,跑到了咸阳的大街上,看那新皇登基。只见一人骑马,身着哀服,一脸哀痛的带着军队。可是,在他的眼中,既然看出了野狼一般的贪婪模样。此时,人们如同人偶一般跪下来,两眼无神的望着:“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心儿也被拉着跪下来,心儿看向那个拉自己的人。是一个白胡子老翁。他低声说道:“见到皇上,需要下跪叩拜,不得侵犯。”那双眼睛满是尊敬,不得容下其他的眼神。

心儿点头,也装作样子下跪,可是,好奇的眼睛还是往上看去。看着八人抬轿的轿子里端坐着一名十三岁左右的少年。少年眼睛看着远方,表情平淡,可是仔细看也看的出面前的少年愤恨的目光。

心儿望着他,眨眨眼睛,少年被贯穿一般被看的透彻。少年感到这个眼神,一紧张,便往哪个会看透人心的眼神看去,看见的却是跪在人群中小小的身躯。心儿站起来:“政哥哥……”

少年满是欢喜:“心儿!停下来!”

前方的吕不韦闻声看去,少年已经下轿,握着心儿的手到较前:“走,寡人带你去看看母后。母后可想你了。”

吕不韦走来:“哪来的野孩子,来人……”

“仲父!心儿是母后的侍女,之前跟我们回秦国的时候走丢,母后着急找寡人去寻找。现在,母妃一定会高兴的。”

“皇上,你现在是千金之躯,怎可让一个野孩子和你共轿?臣会派人送她去太后身边的。”

“可是……是,仲父……”少年满是担忧的看一眼心儿,心儿委屈的挂着泪水:“没事的皇上,奴婢会跟来的。”

少年握紧手,点头,然后上轿,继续前行。吕不韦瞪一眼心儿,心儿一惊,低头沉默。吕不韦让人来,带走了心儿。吕不韦意味深长的看着心儿的背影,眉头微微蹙起。

少时,心儿救济了半路迷失的少年赵政,后因家室贫苦,农家人不得不卖女求财。心儿那时候还算标致,不少富贵人家想要买下她。这时候,赵政出现,将其带走,心儿从那次之后,跟着伺候赵姬。

过了几年,心儿带着他们离开那个赵国,自己却丢失在半路,不久才找到路跑回来的。

进皇宫,宫中繁华似锦,心儿看的眼花缭乱。这时候,一个温暖的手握住了她:“心儿!我的心儿。”

心儿看去,一个美妇双手抚摸着心儿的脸:“政儿终于将你带来了。太好了。心儿,这几日瘦了……辛苦了。”

“太后娘娘,心儿很好。”

美妇点头:“那就好,来,春心,带心儿去换那件衣服。心儿就安置在哀家的偏殿好了。”

“诺!”名**心的宫女福福身,便将心儿带去了。心儿给赵姬福身,然后离开了。

心儿坐在浴盆之中,看着四周,春心说道:“心儿姑娘可需要花瓣?”

“不需要了,谢谢春心姐姐。”心儿微笑说道。

春心刷的跪在地上:“春心不敢与姑娘称作姐妹。”

心儿趴在浴盆旁边:“为何?心儿本来就比春心姐姐小,称春心姐姐为姐姐不为过……”

“心儿姑娘是太后皇上的人,春心不过是一个贱婢罢了……”

“心儿不喜欢别人这样说自己……那,这样好了,心儿就不叫你姐姐了,春心姐姐可以起来了吧?”

“诺!”

心儿笑着,看着自己的腿,轻轻一佛,染上了红色。

心儿穿上了华服,开心的站在在铜镜面前自个欣赏。嬴政走来:“心儿,好了吗?”

“嗯!”心儿高兴地在嬴政面前旋转一圈,“衣服好漂亮!政哥哥喜不喜欢?”

嬴政点头:“嗯!很……漂亮!”

突然,心儿发现了什么:“政哥哥,为什么心儿的衣服和其他人的不同?”

嬴政伸手摸摸她的头:“因为你是心儿,太后准许你可以有公主一样的待遇。”

“公主的待遇……心儿只是太后的婢女,怎可有这待遇?”心儿伸手握着嬴政的手,“政哥哥,是不是你听错了?”

“皇上是没错的。”赵姬走来,嬴政看去,行礼道:“太后。”“政儿不必多礼,起来吧!”

心儿也福身,赵姬笑着扶起了心儿,看了看满意的点头:“那好,哀家很是喜欢……心儿以后就穿这些衣服吧。别推辞,心儿可是哀家心头肉,不对你好,对谁好?”

心儿眼眶充满了眼泪:“谢谢太后……”

嬴政走来:“好了,母后,寡人能带着心儿四处走走吗?”

太后点头:“去吧!早日回来就好了。哀家可是离不开心儿的。”

“诺。”嬴政抓着她的手离开了。

吕不韦进来:“皇上是要去哪?”

嬴政看着他,拱手:“仲父!母后让寡人带着心儿去看看。不知……仲父有何事?”

吕不韦看一眼心儿,心儿心惊胆战的,向他福身:“丞相大人!”

“丞相!”太后走来,“让政儿他们去玩吧。哀家有些事想和你商量。”

“嗯!皇上去玩吧!”吕不韦说道。

“是!”

嬴政带着心儿离开了,吕不韦看向赵姬,向其他人吩咐道:“都下去吧!”

“诺!”等着宫人都退下,吕不韦立即上前搂住赵姬,赵姬娇嗔道:“相爷真是的!臣妾……好想你……”

“我知道!那个女孩子,就是你说的能上通天下入地,无所不能的女孩子?”吕不韦皱眉问道。

赵姬点头:“没错。那孩子真的很厉害,事事都能通晓,不过,她需要借助于琴才能发挥她那神奇的能力。臣妾想将她留下,好为政儿铺路。”

吕不韦想了想,眼睛闪过一丝光:“知道了,那你记得看好哪个心儿。”

“放心好了,心儿就是个单纯的孩子,什么都愿意跟我说,是个可以利用的孩子。”赵姬笑着说道,“相爷……”

吕不韦看着她,闪过一丝厌恶,直接抱起她,往床榻走去,一室春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