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桃花开,古琴鸣

第十一章:玉骨扇

桃花开,古琴鸣 爱吃土豆的小猪 1974 2015-12-12 14:43:33

  公元二百六十二年:

在一个九百万平方米的府邸中,平民在此走来走去,毫不会注意这个宽大的地方。因为这个府邸,对于他们来说相当的尊敬。这里住着一个大善人,每到每月初八,都会出来施粥,很是得民心。

这日,门被打开,首先出来的是两个丫头,身着衣裳相似,颜色不同一红、一紫。

紫丫头打开了手中青璃墨描绘的伞,伞上风景迷幻而令人着迷,这时,一个白衣女子走出来,手中抱着一把琴,芊芊手指,抚摸着琴弦。

“阿红,你留下。”白衣女子开口,如同银雀的声音悠悠传荡。

“是,姑娘。”

两匹白色血汗宝马拉着一辆黄金镶边的马车缓缓走来。

白衣女子上了马车,紫衣丫头和一个后继出来的绿衣丫头驾车离去。

到了街上,喧闹声成了一片,白衣女子忍不住好奇,撩起半边车帘,看着热闹的集市,撩起了好看的面容。放下车帘,看着怀中的琴,缓缓抚摸,在琴下的暗格中,一个凋零的红色曼陀罗,似乎在悲鸣。白衣女子看着,微微叹气,放回暗格,抱紧了琴,看着前方。

在万丈悬崖之下,寸草不生,唯有一朵朵红色彼岸花指引着一条半悬之路。

一个山洞中,一个妖艳少年,面带着冷着面具,发间束着一个发扣,上面的小篆代表着不是这个时代的文字。

只见,坐下一个妖娆的红衣女子,画着浓厚的妆容,魅惑着其他人,当其他人都看直眼的时候,那女子只是看着上面神一般的存在。

可是让红衣女子生气的事,自己跟他已经有百年之久,他不曾看自己一眼,只是握着手中的彼岸花观赏。就是这样,红衣女子才穿上妖艳的红衣,画上妆容吸引他,可是,毫无效果。

不久,红衣女子就听见一个人定期汇报一个姑娘的信息。无论怎么样,这个时候,他的面容才会有些许变化。

“若是无事,下去吧!”少年转身离去,红衣女子再次落败。

她咬咬牙,决定去看看自己的情敌——那个姑娘。

听闻她居住在一所叫琴院的地方。红姬到了门口,却发现这里布满了符咒,阴阳邪术之人不得入内,当行不高的小鬼只要走进百里,都会灰飞烟灭。

得意的红姬可是百年道行的狐狸,蛊惑人类最擅长。也擅长伪装,走进这里,毫不费力。

走进大门,只见一片花香鸟语,世外桃源而别有洞天。

只见一群白衣丫头跑来,都是十五岁左右,稚气未脱,可爱至极。

“你是何人?为何擅闯琴院?”为首的丫头说道,“姑娘在休息,请回。”

“我……为什么要回去?我有事要问问你们姑娘,叫她出来。”红姬说道。

“不行!”一群丫头挡在门口,“姑娘洗静,请回!”

红姬撇撇嘴:“刚好,我也饿了,就让你们充充饥吧!”

只见红姬上去就是一抓,一个小丫头被抓住,小丫头挣扎,只见小丫头伸头一咬,红姬的手被抓伤,倒吸一口气之时,小丫头再次投入了团伙的怀抱。

“该死的孩子!”红姬说道,小丫头们都摆好了架势,手中握着小丝线,刚才那个小丫头呸了一声:“狐狸手真难吃。脏死了。”

“脏死了,脏死了。”

“丫头们,上!触犯琴院者……”

“罚!”

“侵犯姑娘者!”

“罚!”

“罚!”

只见几十个小丫头,层层包围着红姬,红姬被捆绑着,扔了出去。

门被关上,红姬狼狈不堪:可恶!她们到底是怎样的孩子……既然会有如此神力。

卿音浸泡在药草之中,静心享受。外面的动静,卿音自然知道,不过已经习惯了。这种无知之人,每天都会有十来个。

黄丫头端着衣服进来:“姑娘,时间差不多了,该起来穿衣服了。”

卿音睁开眼睛,望着上面:“我不想醒来……一点都不想。”

“姑娘,起来吧。”

卿音穿好衣服,走到了花园,看见一群白衣小丫头嬉戏打闹着。黄丫头咳嗽两声,小丫头战列两排,都行礼道:“姑娘安好。”

“今日,辛苦你们了,花园的花粉,你们可以随便使用。”

“谢姑娘。”

卿音离开,后面一团乱。

“终于可以享用食物了。”“不管了,先开动吧!”

“快快快,快没有了。”“快点!”

卿音坐在大厅内,一帘珠帘之后,又是另一番风景。面对每一处,都是安静而祥和的风景。

坐在对面的,是一个长相平凡,可是透着点灵气的女子,只见她放眼欲穿,满是怀恋的看着手中的玉扇。

卿音开口问道:“这位夫人,有何需要寄放的吗?”

女子收好扇子,将袖子中的一块丝帕包裹着:“院长,能将这两样东西寄放吗?”

卿音看她:“为何要寄放如此宝贵的骨玉扇?”

“容姬听闻,院长是一个乐善好施的大善人。也是一个喜爱收集古物之人。曾将有古物霸王剑,重五十多斤,炸碎院长不知多少船只,不惜一切代价带回,爱物到如此,容姬也是钦佩。这玉帕虽是凡品,但请院长将它们放在一起,好吗?”女子微笑着,看着手中的物品。

卿音点头:“既然是所托之人,我定将物品收藏好,等待姑娘将它们带回。”

“拿不回来了……我不会回来了……”女子笑着,却留下了一滴清泪。

等她离去,卿音看着桌上的丝帕,发出了阵阵哀鸣。玉骨扇也颤抖着,似乎在叙述着什么悲伤之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的主人,都这样悲伤。”

只见,骨玉扇突然生气了,将丝帕扇到墙上,自己躺在那里,不再说话。丝帕飞回来,也不再靠近骨玉扇。

红丫头本想去收取,卿音抬手:“算了,怨念如此之重,不将他们带入房中,就放在这里吧!”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