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仙师袅袅

第十七章 不是师父吗

仙师袅袅 兰曦殿下 2508 2015-10-12 09:23:38

  我看相柳快要挣开束缚了,有些焦急道,“师兄!你知不知道怎么对付相柳啊?”

只听“喀拉”一声响后,束缚相柳的捆仙绳断了,我一见状赶紧祭出缚妖链,没想到被它一口咬断了。相柳口中喷出洪水,瞬间树木倒塌,山石崩裂,然后水向山下流去。

“糟了,山下的百姓要遭殃了,快阻止洪水。”

“雪羽大哥,别担心,看我的!”只见小六从袖中拿出一个只有手掌大的小盆子说道,“聚水盆,收!”

然后所有的水便向聚水盆中流去。相柳看了看有些气,“你们这些小娃儿简直不知天高地厚,龙肝凤胆,让大爷我补补身体,要比吃人强多了。”

它是兽身,要比我们人身大多了。看了他们一眼,几道光芒过后,瞬间天空中多了几道巨影。小六绕到相柳背后咬伤了它的尾巴,陌少的龙爪抓住了相柳的一只脑袋,而师兄化身的白泽和我一起喷出流火。

喷出的流火被一层光罩挡回了,相柳一声怒吼,一拍尾巴把小六拍在了地面上。陌少被它的毒牙咬伤了,眼看着一阵阵毒液像我喷来,没想到被师兄替我挡下来了。一声凄惨的嘶鸣,我见师兄向下掉去,赶紧飞身上前接住他。

落到地面我们化成了人形。我抱住师兄看见他的嘴角有血,于是拿出手帕替他擦了擦。师兄看着我有些艰难的推开我道,“快....走。”

我见还在与相柳搏斗的陌少,他缠住相柳对我道,“洛洛!快带....小六....走。”

奈何实力悬殊之大,不费吹灰之力相柳就挣开了陌少。此时的相柳就像君临天下的帝王,它俯视着我们狂妄道,“你们都得死!”

陌少和师兄都受了重伤,只有我和小六还能动。我见它已化成了人形向他们走去,心中一急赶紧扑上去抱住了他的一只脚,见它还能走,小六扑上来抱住了它的另一只脚。

相柳根本不把我们当一回事,一挥手一道光向师兄和陌少袭去。

“师兄!”

“哥!”两声凄惨的叫声响彻天空。

“好了,现在轮到你了!”

相柳轻松的提起我,小六拼命想要救我,却被相柳轻轻一提抛了出去撞在树上晕了过去。

“小六!”

我想要挣开它,无奈没那力气,于是放弃了挣扎。相柳卡住我脖子的手慢慢收紧,我闭上眼睛心中只剩绝望。我不想死!至少在我死之前让我再见一下师父!师父!我想见你!

我感觉生命在一点点流逝,周身的寒意逐渐加深,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气息:绝望中带着不舍,挣扎中却透着无力。罢了,这样也好,黄泉路上我不会寂寞,还有师兄他们陪我!

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看见有道光向我们这边飞来?

“是谁?”相柳一声怒吼丢开悬在半空中的我,感觉自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我在内心苦笑:没被他掐死,倒是要摔死了。

没有像预想中一样摔死,反到是落在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中。来人的怀抱温暖而舒适,透着沉香的味道传入我的神经。抱着我的手收紧了几分,我能感觉到此时他身上散发出的寒意,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传了过来,“是你伤了她?”责问的语气中却带着肯定。

意识越来越模糊,我想要看看来人,却睁不开眼,只感觉有人在我耳边轻轻说道,“别怕,师父来了!”

这句话有着让人安心的咒语,我心中不再恐惧然后放下心来沉沉睡去。

这里是哪里?好黑啊!黑暗中只有我一个人不断前进着,师兄他们呢?怎么大家都不见了?

“雪羽师兄!小六!陌少!你们在哪儿?”我一路走一路呼唤,然而没人回答我。我不死心的继续前进着,我一定要找到他们!

太好了!前面有光!我快速向前跑去,然而眼前的一幕却让我移不开步子:雪羽师兄和陌少满身是血的倒在地上,小六被相柳高高举起就要摔下来。他们看见了我,师兄和陌少抱住相柳一个劲的叫我快逃,小六像我漏出绝望的微笑。

我看着相柳对我残忍的笑,然后手变成利剑像小六刺去,我绝望的看着却无法反抗,只有痛心叫道,“不要!不要啊!”

“洛洛!快醒来!洛洛,快醒醒!”

是谁在叫我?而且越叫越焦急?是娘亲吗?不会的,娘亲不会叫我“洛洛”,她只会温柔的叫我“宝贝女儿”。我不想醒来,我不要看见那些回忆。

“洛洛!洛洛!”

耳边的声音还在不厌其烦地叫着,感觉床边有些塌陷,是谁坐了下来?来人执起我的左手,我还没反应过来,一阵刺痛便传了过来。

“好痛!”一声痛呼从我口中冒出,我睁开带着怨念的眼睛看着来人。是我看错了吗?是涵飞大哥在对我微笑?我闭了闭眼再睁开看见他还在对我笑,难道他转性了?

我无厘头的说了句,“涵飞大哥!你还是冷脸对我吧,你笑得这么温柔我还真不适应。”

“洛洛!你醒了!”

这才发现梦曦也在,她手中端着一碗药,对涵飞大哥道,“哥,你让让,我要照顾洛洛喝药。”

涵飞大哥站起来走到一旁,坐在紫檀木椅子上看梦曦喂我吃药。他的神色变得有些怪异,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喝完药我看着梦曦焦急地问道,“梦曦!陌少他们怎么样了?”

梦曦放下药碗看着我认真道,“洛洛!你放心养病吧。小六的伤并无大碍,倒是陌少有些严重。”

见我紧张起来,她安慰地看着我继续道,“你不要担心,小六已经带陌少回家养病去了。至于你师兄,明明伤及生命,但是不知是哪位高人救了他一命,现在还在昏睡中,也没事了。”

我一听“哪位高人”,立马激动到,“梦曦!是谁送我回来的?”

“我跟着一只灵蝶找到了你们,到时你们都失去了知觉。现场有烧焦的痕迹还有许多灰烬,”梦曦想了想继续道,“梓山上的火山岩在我赶到时快合闭了,不知是谁打开了它并且封印了什么东西。火山岩里封印的东西听说连灵魂都会慢慢痛苦的被烤没。”

我有些焦急的抓住她的手,问道,“那你有没有看见其他人?”

“没有啊。”梦曦一脸疑惑地看着我,我无力地放开她,心里感觉有些悲凉:不是师父吗?难道那一切只是我的幻想罢了?我醒了为什么没有看见师父还是师父一直都没来过?

“洛洛!你怎么了?”梦曦见我有些低落轻声问道。

我收起失落强打起精神,在心理安慰自己:师父不会不管我的,他一定是有其他事耽误了,说不定救我们的高人就是师父找的呢?

我对梦曦强挤出一丝微笑,“梦曦!让你担心了,我没事,就是有些饿了。”

“对呃,你都昏睡了三天,醒来当然会饿啊!我去给你拿吃的。”

我看着梦曦远去的背影,回过头来却发现涵飞大哥正在打量我。见我看他于是微笑道,“你放心吧,雪羽兄没事的。”

我愣了半响才问了句,“涵飞大哥!这是你吗?”见他不解地看着我,我继续道,“你在我映像中一直冷冰冰的,就像,就像。。。。。。”

见我未说完,涵飞大哥问道,“就像什么?”

我该回答,就像我师父吗?可他毕竟不是师父!

“没什么。”我淡淡答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