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仙师袅袅

第三十章 游戏人间(下)

仙师袅袅 兰曦殿下 4870 2016-06-23 13:40:24

  我和梦曦降到地面收起了御剑,卿染那小子见到我们眼睛都亮了。他一边使劲挣扎,还不忘对小六投去一个‘你惨了’的表情,“梦曦师姐,你是不是认识这妖怪,快叫她放了我。”

“咚”的一声响,小六毫不留情的赏了那小子一板栗。

“梦曦,好久不见。”

小六和梦曦都无视了卿染,两人叙起了旧。梦曦指着我到,“这是我师姐关雨盼”,然后又对我说道,“师姐,她是我认识的朋友,小六。”

我虽然认识小六,但现在是关雨盼的身份,于是只好招呼到,“小女子关雨盼,承蒙您对师妹的照顾,谢谢。”咦,这文绉绉的语调真不适合我。

“你们别忘了我啊!有没有人解开我的捆妖链啊?”

梦曦这才注意到卿染,本来打算给他解开绳子,突然看见地上的字,一下子又停住了,饶有兴趣的看着那字。

“‘谁要是解开我的绳子,我就娶谁’。卿染!你这是怎么回事?”

“师姐!你不知道啊!我本来在天上好好的飞着,可没料到半路上出来个女妖怪,她一下子把我从半空拉了下来。她还戏弄我,把我捆在了这棵树上。”

我一听他又说我是女妖怪,于是暗地里施了术法:我让你再说我是妖怪,你说一句妖怪就打个喷嚏,我让你以后都不会轻易提妖怪两字。

梦曦摸了摸下巴,笑道,“这么说你认识的那妖怪还真稀奇,她居然没一口吞了你。这么说来,我们这里没有一人可以为你解开绳子的。你等着,等会儿师兄他们来了,让他们为你解开吧。”

我在心里哀叹:梦曦!我不是妖啊,还有我不吃人肉!

“臭小子!原来你是梦曦的师弟啊?”小六用手掐了掐卿染的脸说道,“看在她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别啊!”卿染见我们要走,立马急道,“师姐!你们两就当这字不存在吧。我都绑了几个时辰了,你们可怜可怜我吧。”

梦曦停住脚步,看了卿染一眼,还是挥了下衣袖,然后那捆妖链便到了她手中。“卿染!师姐逗你玩呢,还有你现在知道努力修炼了吧?”

卿染跟了上来,委屈的点了点头。他看了小六一眼,然后伸手指着她问道,“那她究竟是谁啊?”

梦曦笑着开口,“小六,我认识的仙界朋友。她不是什么妖怪哦,你这么说她,她不生气才怪。”

小六朝卿染做了个鬼脸,“小子!你现在相信我是神仙了吧?”

卿染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小声嘀咕道,“看样子师父说的不全对啊,谁说神仙难遇的,我不就遇见了吗?”

“对了小六,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是来找小七的,我有在刚刚的地方察觉她的气息,可是现在却察觉不到了。”

那是当然了,我们凤族附身术是最厉害的,就算你是神仙,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察觉我们的存在,除非你的修为很高。当然这术法只针对我们皇族。

对了,还有天殊的事没解决,看样子我不能再待下去了。趁他们都在客栈休息,这是我开溜的机会。我看梦曦和小六相谈甚欢,而卿染小子只是呆头呆脑的盯着小六看。我看他们都没注意到我,于是起身走了出去。

回到客房,我从关雨盼的身上离开,见她快要倒下去,立马伸手扶住了她,看了看还在昏睡的美人儿,有些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借用了你的身体,谢谢。”

也不知道碧落师兄找到天殊没有,他又会怎样惩罚天殊呢?

奇怪?怎么还在原地?开先在想天殊的事情因此并没有发现异样,现在回神才发现有人对我施了法。飞来飞去又回到了原处,于是我干脆坐在就近的一颗榕树上,等看看来人是谁。无聊的数着树叶,等我快睡着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哟,这不是苍邪的小弟子吗?”

我一个激灵就醒了,看了看面前黑乌鸦的一团,懒懒开口,“哟!这不是魔王家的儿子幽珏吗?”

我算是跟他打招呼了,他的名声我还是少和他扯上关系的好。见我要走,幽珏立马伸出手挡住了我的去路,痞痞的笑道,“今日难得一见凤族的小公主,殿下为何走的这么匆忙?”

路被拦住,我只有停下打量着眼前的男子:黑衣锦袍着身,黑玉缎带束发,清秀俊美的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这样的人大家一定会觉得他是位风度翩翩的美男子,而熟悉他的人却知道他微笑的表面下是邪恶的心。

我和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冷冷开口,“我和殿下不熟,殿下还是让开我的道路,我还要赶时间呢。”

幽珏很是识趣的让开了我的道路,只是在我走出一段距离后,他才开口说道,“听说苍邪表里不一。明明有婉华神女了,却又和些神女暗地勾搭。虽贵为上神,品性却如此恶劣,殿下您说他配为你的师父吗?”

一听这话我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他的目中尽是怒意,“你听谁说的?”我发现我问出的话都是咬牙切齿的。

幽珏一边用折扇敲着手掌一边慢慢走向我,我总觉得他的笑不怀好意。

“难道不是吗?他欺骗了婉华神女还要欺骗谁?”

“你胡说!”我怒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是你在污蔑我师父,我不允许任何人污蔑我师父!”话完我便向他招呼了过去,没料到他快速的躲开了。

“怎么?你生气了?”幽珏用手顺了顺自己吹乱了的头发,然后看着我笑,“我讨厌苍邪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我更讨厌他所喜欢。据说他很宠你这小徒弟,所以我也讨厌你。”话完我便从他眼中看见一闪而过的戾气,随即一阵掌风向我脑门而来。我快速的躲开了,下一刻面前的剑影扑面而来,我立马唤出凤羽当开了他的剑气。就这样我们斗了十几回合,居然不相上下。幽珏见占不了上风,他居然招出地狱犬向我扑来。我用凤羽去对抗地狱犬,然后自己全意和他打斗。

“小丫头!你打不赢我,居然让你师父来,你胜之不武。”

什么?师父来了?可是我没有通知师父啊?我转头想看看师父,回头却发现没人。再回头时,感觉眼前一暗,然后胸口受了重重的一掌。这一掌深深的逼出了我一口鲜血。

“怎么,你师父没教你什么是兵不厌诈么?”

幽珏一脸阴森的看着我,他一步步向我逼近,我想要从地上站起来,却发现胸口隐隐作痛。这才懊悔,懊悔自己太笨了。

在我面前站定,幽珏看我的眼神越发诡异,他阴森开口说道,“都说凤族的小公主是神界最美丽的,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我一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慌乱了起来,还有他看我的眼神,为什么是势在必得的样子?我有些害怕他现在的样子,如果他让我痛痛快快的死我倒不怕,但是他要对我做些什么,我的心里却是害怕的。

他伸手捏住我的下颚,邪魅一笑,“你说,如果我要了你,苍邪会怎么样?”

虽然我还不是很懂男女之间的情爱,可是多多少少还是在画本子中看到一些。书中说做这样的事要和心爱的人做才叫甜蜜。要我和他,我不要!!

“你,你放开我。”奈何我现在没什么力气,挣开不了他的手,可是眼中尽是恐惧。师父!小小宁愿死,也不要受他的欺负,可是这样我就见不了阿爹阿娘,还有师父了!

“你想知道本君的反应?这就是本君的反应。”

师,师父!这次真的是师父来了!

听见师父的声音,幽珏赶紧放开了我,此时他的眼中尽是恐惧。师父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祭出胜邪,一道剑气直冲向了幽珏。我见幽珏用折扇想要挡开师父的剑气,却没料到剑气直接劈开了他布下的结界,然后我听见他的惨叫,顷刻间他碰我的那只手便被凌厉的剑气斩断了。

“师父,我,我能走。”

突然被师父抱起我为什么感觉有些不自在了?以前没有啊!师父低头给了我个‘你安静些’的眼神,然后我便乖乖靠在他怀中不说话了。

在经过幽珏是,师父停顿了一下,冷冷开口,“擎玺不管好他儿子,小心本君让他绝后。”然后抱起我头也不回的离去。

我窝在师父温暖带着沉香味的怀中,偷偷抬头看了一眼,待看见师父冷峻的面孔后,又缩回了头:哎!看样子我又惹师父生气了。

靠在师父面前小小声道,“师父!这次小小没惹祸,我也没有乱跑,只是跟大嫂出来走了走。还有,我跟幽珏打架是因为他侮辱师父。小小,小小不允许任何人说师父坏话,就算小小打不过他,小小也会和他拼命”。

师父突然驻足冷眼看我,我见他的脸上带着愠怒,那怒居然是极力忍耐的。

“就你那修为,还想去拼命?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我抬头看了师父片刻,可是师父还是冷着一张脸。从小到大,师父都没用这语气说过我,可如今师父不但说我,而且还凶我了。我感觉眼睛有些涩,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转,终是没忍住一颗一颗掉了下来。

“为师说你几句,你还哭上了?”

我只是觉得有些委屈,于是窝在师父怀中哭出声,反正我从小到大还没真正哭过呢。

“又不是我想打的,是幽珏要来挑衅的。他不说师父坏话,小小,也,也不会,去,去打架啊。”我抽抽搭搭的说道,“而,而且,是他使诈才,才打赢我的。”

“你,你还有理了?”师父干脆抱着我降落在一颗大树上,他看了眼还在抽搭的我,终是放缓了语气,“要不是为师碰巧遇上,如果你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你让为师怎么向你阿爹阿娘交代?”

我停止了哭泣,师父拿帕子拭去我脸上的泪水,看着我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认真,“你真的出了事,让师父怎么办?”

“小小!今晚你没有饭吃,你自己慢慢反省吧。”

我看了看师父面前满桌的美食,再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小小青枣,眼泪汪汪的盯着桌子,“师父!小小真的知错了。您能不能让小小吃晚饭呢?”

师父慢悠悠开口,“还学会谈判了?”

看师父的脸色,这晚餐是无望了。我蹲在墙角默默的啃着青枣,而内心却后悔半死,因为几个时辰前,我再一次惹怒了师父。

几个时辰前城外的大树上,当时师父对我说“如果你真出了事,让师父怎么办?”

而我想都没想答道“凉拌”。等我反应过来时,看着师父铁青的脸,我感觉我又犯二了。所以现在我只有忧伤的蹲在墙角啃青枣。师父,小小真的知错了!

啃完青枣,我看着悠闲用餐的师父问道,“师父!您不是在昆仑山吗,怎么到人间来了?”

“为师来看一位故人,”师父慢条斯理的放下筷子,看着我的目光有那么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意思,“要不是为师巧遇,你现在恐怕已经躺床上了吧?”

我额头冒了滴冷汗,赶紧狗腿似得跑到师父身边,为他轻轻锤着肩,软绵绵道,“那不是小小还有个宠她的师父嘛!”

师父无奈的叹了口气,用手轻拍了下我的头,看我的眼神也是无可奈何,“为师当初怎么就收你为徒了呢?”

“这个小小知道”,我替师父答道,“师父您说是为了打发无聊时间。”

我感觉师父僵了下,最后才看着我生硬的吐出几字,“孺子不可教也。”

我楞了楞,师父说的什么意思?看师父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于是立马跟了上去。

我跟在师父身后,见师父并没有要回去的意思,于是想着怎样才能回去,不知道师父知不知道天殊的事情呢?懊恼的揪着自己的头发,可是师父不回去我也不敢啊!怎么办呢?

“再揪下去,你就成秃顶凤凰了。”

啊?不知什么时候师父已经停了下来,他大概看我揪头发很久了吧?我尴尬的笑了笑,“师父,我,我就是,试试头发牢不牢固。”

师父:……

“你的那点儿小心思为师还不知道?你是在担心天殊?”

咦?师父知道了?那碧落师兄呢?天殊是他的弟子,碧落师兄那么温柔的人,他应该不会太为难天殊的!

“你不用太担心天殊,天殊那孩子为师也蛮喜欢的,不会让碧落太为难他的,只是……”

只是什么?师父话还没说完,就见他已向一个买珠花的小摊走去。我好奇的跟了上去,热情的摊主正在一一为师父介绍,然而师父好像并不满意。看师父选的这么认真,我的胸为何有些堵?师父是要送给婉华神女?

我看了朵曼珠沙华花样的簪子递给师父,闷闷道,“师父!选这个吧,配她正好。”这红色配美丽的神女再好不过了。

师父疑惑的看着我手中的簪子,淡淡道,“不适合。”

我撇了撇嘴,闷闷的放下手中的簪子不再说话。奇怪,我这是怎么了?师父终于肯接受婉华神女了,我不是应该开心吗?哦!对了,我今晚没吃好吃的,一定是这样。

见师父还在看珠花,于是我跑到不远处的小摊买了鸡腿,边吃边等他。呼!这下心情好多了,让那什么婉华见鬼去吧!

师父已选好了簪子,他就站在不远处等我。玄色的衣袖和翩飞的墨发,在这夜色中我尽然感觉有些不真实。师父!他是高高在上的神,没有谁能与他比肩,可幸运的是我这笨蛋居然可以跟在他的身边,师父他应该很辛苦吧?

“过来”。师父对我招了招手,我赶紧跑了过去。师父见我过来于是从袖中拿出一只簪子,我看清楚了,是一只青荷流苏簪。

咦?我有些疑惑师父为什么盯着我脑门边的一丝头发?只见我在疑惑时,一只簪子已然挽起那丝头发别了上去。我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在追师父时,好像有只发簪跑丢了,原来师父选发簪是给我啊!

师父看了看满意道,“凤凰花和青荷是你最喜欢的花,这凡间没有凤凰花的簪子,这青荷花簪配你正好。”

我摸了摸发间的簪子一阵傻笑,原来师父最喜欢的还是我!

我傻乐乐的跟在师父身后,“师父!那现在我们去哪里?”

“降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