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仙师袅袅

第二十九章 游戏人间|(中)

仙师袅袅 兰曦殿下 3712 2016-06-20 09:46:45

  “妖怪!放我下来!”

我看了看在云头上荡来荡去的少年笑道,“好玩吗?你不是喜欢飞吗?我今天让你飞个够。”

祥云又加快了些,绳子在半空荡的更凶了。我趴在云头看了看吊着的少年问道,“我让你嘴硬,看你还能坚持几时?”

“老子还没飞过这么高,刚好看看风景也不错。”

又飞了一会儿,我深觉无趣,于是把他从半空拉上了云头。见他紧闭着双眼,明明是害怕还死要面子,“你不害怕那闭紧眼睛干什么?”

少年立马睁开眼,急红了脸辩解道,“老子怕沙子飞进眼里了不行啊?”

“喂,臭小子!”我拍了下他,看着他说道,“你能回答姐姐这个问题,姐姐就放了你。”

“妖怪会有这么好心?”他狐疑的看着我说道,“老子遇到的妖怪都是阴险狡诈的,你也不例外。”

他左一个妖怪右一个老子,听得我头疼。我看着他笑了笑,“你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就把你丢这云头上。”

少年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开了口,“你问。”

“为什么人仙,人妖不能相恋?”

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也没有期待他会有什么好的答案,没想到少年却回答道,“那是因为神仙和妖一旦爱上一个人就会是一辈子的事,然而凡人一辈子短暂,他们不可能一辈子只爱一人。凡人的心易变,他们可能会从最初的轰轰烈烈到最后的心如止水。神仙生命很长,而凡人最多百年。你说如果仙凡相恋,凡人死后,他们下一世还会记起前世的恋人吗?最后苦苦寻觅的还不是神仙。与其痛苦一生,还不如不要相爱。”

我听的云里雾里的,不过消化后觉得他说的有几分道理。

“妖怪,老子已经回答你的问题了,你是不是可以放开老子了?”

我看了眼在云头上像虫子一样慢慢蠕动的少年,没几步他就爬到了我脚前,抬起头期待的看着我。为什么一看到他这单纯的目光,我又忍不住作弄他?

我用折扇抬起他的头,不怀好意的笑道,“你小子看见过说话算数的妖怪了吗?你不是说妖怪都是言而无信的吗?”

“你,你说话不算数!”少年气急败坏的看着我,要不是不能动,我想他杀了我的心都有。

我看了他一眼,才发现他的红鸾星居然动了,难道这小子被月神牵了红线?

提起他来到了地面,看了看小树林里的一棵大树,直接提起他像大树走去。

“你又要干什么?”

“安静点。”我拍了拍不老实的人,看了看大树直接把他绑了上去。总感觉少了什么,想了想于是捡起树枝在地上写到“谁要是给我解开绳子,我就娶谁”的字样。

“喂!妖怪!你在地上写了什么?”

丢了树枝拍了拍手,我看着他露出大大的笑脸,“这是写给你将来媳妇儿的,不要太感激我哦!”

在他四周下了结界,又补了几道防妖怪的咒印,不理会身后的咒骂声,这才潇洒的离去。

“听说没?昨天又有几个妙龄少女被抽了精魄。”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边吃着菜边听着旁边一桌在小声的说些什么。我一听他们的话题来了兴趣,于是支了耳朵偷听。

那书生打扮的人倒了杯茶,又向四周看了看,这才接着道,“你说是不是妖怪干的?这些天我有见到寒玉门的弟子,他们不是很少下山么?”

跟他一桌的另一人看了门口一眼,然后低下头示意那人看门口,而我也看向了门口。

从门口进来了几个穿青白色衣服,个个背着长剑的青年,其中有一个穿紫色衣服的少女。看他们的穿着,定是寒玉门的弟子无疑。他们看了看最里面还有空桌,便坐了过去。

坐的有些远我有些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于是施法屏蔽了其他杂音,这才听见他们聊了什么。

“师姐,听说我们这次对付的不是一般的妖,而是堕仙对吗?”

紫衣女子支头看着窗外,淡淡说道,“是,我们务必要小心。梦曦师妹他们已经找到他的位置了,我们吃完饭马上与他们汇合。”

我一听她说“梦曦”,不会就是我认识的梦曦吧?

见他们吃完了饭要离开,我付了钱也赶紧离开。不过,我却是跟着他们的。

这样跟着也不是办法,不如我……

“师姐!你没事吧?”

刚到门口,那紫衣女子差点儿被门槛绊倒,幸亏她身边的人及时扶住了她。

我抬头对扶住我的人淡淡一笑,“谢谢,我没事。”

不错,我附在了那紫衣女子身上。

跟着纸鹤的指引,我们御剑来到了一座雪山上。我看了看还在飘洒的雪,赶紧念诀取暖。

“丛云师兄,这不是王屋山吗?怎么没看见梦曦师妹他们?”

原来在我身旁的冷面男子叫丛云啊?丛云见我盯她,而他冷冷看了我一眼,径直越过我向前走去。

“关雨盼,你在发什么呆,还不快跟上?”

前面传来丛云的声音,我又呆了下才知道他是在叫我,于是赶紧跟了上去。不过,我有些奇怪,他好像对“我”更冷漠些呢?

听见前面有打斗声,大家都加快了速度。越来越近的距离,使雪山显得更空旷了。大概有十几米的距离,大家都停了下来,仰头看着在空中激战的两人。

青衣服的女子是梦曦,待我看见那锦衣缎袍的少年时,便呆住了,那少年我在熟悉不过了。他是碧落师兄的弟子——天殊。我记得他小的时候最喜欢和我一起玩,他喜欢跟在我身后用嫩嫩的嗓音叫我“小师叔”,而我们两总是给各自的师父找麻烦,被训了后还跑到一起讨论心得。天殊!那个总是带着微笑的少年,如今却是堕仙的开创者。

“什么堕仙,还不是被梦曦师姐捆住了?”

一听这声音,我立马从回忆中醒了过来,再看时梦曦已捆了天殊向我们走来。看见梦曦过来,我来不及高兴,只是怔怔地看着天殊。那孩子还在试图挣开链子,脸上尽是倔强,“放开我,我还要救人。”

我看了眼梦曦,用雨盼的身份问道,“师妹!这孩子做了什么?”

梦曦一脸不解的看着我,“师姐!你怎么叫他‘孩子’”呢?还有他已经是堕仙了,最近的命案可能是他做的。”

“他只不过是个孩子而已,况且命案跟他无关。我们放了他吧,他自有人来惩罚。”

“关雨盼!你在说什么傻话?”

开口的是丛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他!一听他这声音,我也来气了,冷声回道,“你也是修仙之人,你没发现那孩子身上没有邪气和血腥味吗?”

他大概没料到我会这么说,于是脸色更黑了,看了眼天殊,说道,“我要是不答应放呢?”

我冷了眸子看向他,冷冷笑道,“我再说一遍,放了那孩子。”

丛云也怒了,他直接抢过梦曦手中的天殊,冷眼看我,“不放。”

“我说放了那孩子,你没听见吗?”我从来没生过这么大的火,如今真的是快被这叫丛云的家伙气死了。直接扫了丛云一眼,他便直直的飞了出去,掉在不远处的雪地上。我松了天殊的链子,对他说道,“你走吧。”

天殊看了我一眼化光离去,我一步步向丛云走去,而梦曦想要拦住我,但是看着我冷冷的面孔,还是止住了步伐。我站在从云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冷然道,“在我面前说‘不’你还没资格。”

“关雨盼!你居然如此待我,你是不是和那堕仙有一腿?”

丛云已经站了起来,此时他正恨恨的看着我。我不懂他话中的意思,只是对他说了句,“以你的资质,你还真不适合修仙。”

梦曦似乎看不下去了,最后还是走了上来,拉着我的手快速向前走去。远远甩来他们后,梦曦才开口,“师姐!你刚刚确实过分了些,你怎么可以施法伤丛云师兄呢?今天的你真是奇怪。”

轻轻的叹了口气,好像又惹祸了呢。我对梦曦抱歉一笑,“对不起,但是那孩子真的是无辜的,我也不是有意要伤丛云。”

“这话你待会儿去和丛云师兄说吧。对了,卿染怎么没和你们在一起?”

卿染?卿染又是谁?我一头雾水的看着梦曦,然而梦曦已经向前走了几步,她回头看着我笑了笑,“那小子不会又走丢了吧,那我们去找找看吧。”

我茫然的御着剑跟在梦曦后面,跟着她派出的灵鸟指示,我怎么感觉四周的景色这么熟悉呢?回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这不是往我捆那少年的方向去么?我冒了几条冷汗:哈~哈,这缘分真奇妙。

我的视线要比梦曦好多了,老远便看见捆少年的树旁还有一绯衣女子,不会是他命中注定的人吧?看梦曦还在往前飞,于是立马制止道,“师妹,快停下。你看,地面不远处好像有动静。”

为了更好的看见地面上的情景,我们又往前飞了些。我倒是看的清清楚楚,然而梦曦却一脸懊恼,“师姐!我的修为还没到那境界,在这么高的地方看清地面上的情景。”

我想了想也是,凡人一般要飞身成仙才能运用仙界的一些术法。我开天镜吧,又怕暴露身份。正犹豫时,梦曦却拍了拍自己的头,说道,“我真笨。我可以用水镜啊。”

话完她便招了面水镜在我们面前,于是地上的情景在水镜里我们看的清清楚楚。

“咦?那不是卿染那小子吗?”

梦曦指着镜中被捆在树上的少年说道,她有些疑惑的问到,“他怎么被捆树上了?”

是我干的呗!我尴尬的笑了笑打着哈哈,“你看,那美人是谁?”真是巧,镜里的美人是小六!我心里一阵发紧:小六不会看上这叫卿染的少年了吧?那可是会犯天规的啊!不行!不行!我要当回坏人,不能让他们相爱。

“哦,她是我的一个朋友。”梦曦在旁边说道,“但是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死小子!我这么漂亮,你说我是妖女?”镜中传来小六气急败坏的声音,“我难道不可以是神女吗?”

“师父说,漂亮的女人都是花精狐妖所化。你这么漂亮不是妖女是什么?神女?神女一般会来凡界吗?”

我嘴角抽了抽,这小子怎么把长的漂亮的女子都当妖怪啊?难怪小六要生气了!

梦曦捂了嘴偷笑,“卿染那小子要遭罪了。”

果然我见小六气红了脸,只见她一挥手那大树便被拔了起来,连同卿染一同飞向了半空。她用食指在面前转着圆圈,然后大树连同卿染也转了起来,并且越来越快。小六一边转着手指,一边说道,“臭小子,我让你胡说。你就慢慢享受着转圈圈的游戏吧。”

可怜的孩子!我在心中默默为他哀叹:这小子就是拿来让我和小六戏耍的。

梦曦看不下去了,直接御剑飞了过去,“小六!快住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