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仙师袅袅

第三十四章 情字害人苦

仙师袅袅 兰曦殿下 3668 2016-08-06 14:16:23

  到客栈的时候,见小六已幻化成一清秀女子,正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等我。于是我摇着折扇风度翩翩的向小六走去。

“美人儿!可是等久了?”我用手挑起小六的下巴,一副调戏良家女子的登徒子模样。

小六拍开我的手,一副娇羞的模样,“公子初次见面,还请您自重。”

“哈哈!”我笑着坐下,接过小六递过的茶,“话说小六,我们来人间做什么?你不只是请我吃饭看风景吧?”

小六握住杯子,丹唇微吐,眼中带着丝调戏之色,“修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书生。”

“我们用完膳就去吧,”我已夹了著菜往嘴里送,“因为我还有自己的事要处理。”

小六没有多问,于是也低头静静的吃饭。

“小六!你确定你要捉弄的人会来这里?不过这里飞虫真多。”

和小六来这湖心亭这么久了,人没等到,倒是吸引了很多飞虫。

“我的小七公主,您再陪我耐心等等吧。”小六一边运用术法驱赶飞虫,一边对着我道,“据我观察,他每天都会来这湖心亭弹琴的。”

无聊的扯着花瓣,突然间小六拉着我的袖子兴奋道,“小七!快看,他来了。”顺着小六的指引,只见一青衫公子斜背着一把古琴正往我们这边走来。他有竹的清雅,竹的高贵,竹的潇洒飘逸,风过处,扬起衣衫,勾勒出修长的腿,临风若归。好一个似竹般的美男子!

“快躲起来,小七!”小六赶紧把我拉入花丛中躲了起来,我能感觉到她有些紧张。

我握住小六的手,看着已坐在石凳上的美男子,他不就是上次惹小六生气的公子么?

“小六”,我压低声音问道,“我们要怎么戏弄他?”

见小六只顾看那美男子,不会是被他迷住了吧?

“要不我找些美人儿过来毁他清誉?”画本子上可都写着清誉对凡人来说有多么重要。

“不行,小七,”小六一听立马着急了,她拉住我的手看向我,眼中满是责备,“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想毁了他?”

“呵呵,”我有些心虚,“谁让他招惹了我们的六公主呢?还有,我不是还没这样做吗?”

见小六不同意,我又想了想,“小六!要不你招几只低级的水妖吓吓他?”

水族公主,招这个应该没问题吧?

“你看他这温文尔雅的样子,可以对付水妖吗?”

这想法又被小六否决了!

我抓了抓头又认真想了想,“要不我招只鸟妖带他免费到天空畅游一番?”

“不行不行,”小六摇了摇头一本正经道,“如果那鸟妖不受你控制,伤了他怎么办?我们这样不就伤了凡人吗?”

“丫的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气的握紧了拳头,“不如我出去直接揍他一顿得了。”

小六一把又把我拉了回来,看着我逗着手指头喏喏道“那我们先放过他?”

我:……

我无奈翻了个白眼,“那你自己慢慢玩,无聊。”

“喂,小七!你真的不陪我了?”

不理会小六的呼唤声,我直接化光离去。

这就是天殊喜欢的姑娘的家?一衣带水,四面环山,沿着木桥走到水中心,木桥的尽头连着小竹楼。

悄无声息的进了小竹楼,才发现屋内很是简陋:一张桌子,一把古琴,一扇书架。没有过多的摆设,这无不诉说着主人的清简。

挑帘进入闺房,床上的人让我有些惊讶:并没有想象中的倾国倾城,只能说是清秀。然而这么清秀的一张脸却很是耐看,不张扬,只是沉静,仿佛世间万物都与她无关一样睡着。

不知是不是她感觉到有人在看她,于是动了动眼皮睁开了眼,然后转动那明亮的眼珠看向了我,“你是谁?”

听她的声音似乎没什么底气,看样子是重病缠身。再加上她能看见我,我明明隐身了啊!

“你——”我看着她不确定的问,“你能看见我?”能看见我的只有两种可能:一是阴灵,二是将死之人。这么说这姑娘是将死之人了?

“是阿殊叫你来的?”那姑娘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挣扎着想要从床上坐起,奈何几次都没有成功。

我有些看不下去,于是制止道,“你还是躺着吧。还有不是天殊叫我来的,是我自己想要来看看你是何方神圣。”

“我叶清灵何德何能,居然能让仙子来探望?”言语中多了几分苦涩,“不该是让他受苦,是我喜欢的他。有什么惩罚全降在我身上吧,不要伤害他。”

“哼,”我冷笑道,“说的倒是好听。你们只知道相爱,那有顾忌后果吗?”

叶清灵闭上眼睛,脸上尽是回忆之色,“阿殊他并不快乐,他说神仙的长生就是永久的寂寞。他还说和我在一起是很短,但是很真实快乐。与其一生与孤单做伴,还不如抓住眼前的快乐。”

我感觉我的声音有些颤抖的溢出,“那你知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怎么样了?”“咳咳咳”

是因为太紧张了,叶清灵剧烈的咳着,她拿手绢擦了擦嘴角,那手绢上全是殷红。

“他被罚下界受轮回之苦”,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天殊放不下你,他求我来救你。看你三魂七魄少了一魂一魄才会如此,我可以找回它们。你,让我救吗?”

我把救她的选择权交到她自己手上。如果她选择救,我会救她,只是会为天殊感到不值。

“哈哈,”叶清灵一直在笑,笑到眼泪留下也没停止。我不知道她在笑什么,直到笑声越来越小,直至没有了动静。

她就那么睁着眼睛看着远方,那眼中是对未来的憧憬。嘴角的血是那么刺眼,像幽冥开放的彼岸花。

“选择死吗?”我喃喃道,“倒是个刚烈的女子,那一魂一魄我会替你找回来,下世你和天殊好好过。”

“殿下!你这次从凡间回来怎么无精打采的?”

“云姝!你去告诉火凤让他下界去趟,就说我需要他做件事。”

这阵子我都不想再下界去了,让火凤去做吧,他的办事能力我还是肯定的。

“殿下的吩咐火凤当然乐意了,只可惜他又没机会见殿下了。殿下你怎么不亲自去吩咐他?”

“云姝,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笑的很欠扁?”看她贼笑成那样,我一个红果丢了过去,却被她反手接住。无聊的憋了憋嘴,趴在桌上无力道,“本殿下心烦着呢,不想再来个火凤添堵。”

云姝见我是真没心情,于是招来祥云跳了上去。

“好吧,那云姝现在就去。”

“云姝!”我冲着她背影说道,“你早去早回啊,本殿下无聊着呢!”

师父出去了,碧落师兄和雪羽师兄也出去了,现在这昆仑山只剩我了。

为了打发无聊时间,我只有拿出小话本来看。

“这凡人真是奇怪,死就死嘛,怎么还要拉上他所爱之人呢?”

“还有这个,明明知道他爱的人不图荣华富贵,只想和他平淡一生,为什么要丢下他离开,让那姑娘郁郁而终呢?”

命格这是写的什么画本子?我愤愤的合上画本子,吼道,“命格!你给我出来,我们好好谈谈!”

“殿下!您叫我?”

“你还真出来了?”

看着一身儒雅装扮的命格,我揉了揉太阳穴,“你别给我装斯文,我们都不是斯文人。”

命格清秀的脸庞带着丝笑,“这么说,殿下是想武力解决我了?”

“你能不能写些切合实际的?”我看着坐在我对面,还是一副儒雅模样的命格,说道,“你师父快被你带坏了。”

“不对,”命格摇了摇头,拿了块玉蔻糕边吃边说道,“殿下做的糕点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啊。”他用衣袖揩了揩嘴角续道,“应该说我被我师父带坏了。”

我哼哼两声,看着他俊美的脸说道,“反正你和紫薇帝君都不正紧,你们俩谁也带坏不了谁。”

“殿下此话错也,”命格喝了口云景丹露,一幅惬意的样子,“我的小话本都是真实写照。我师父虽然创造了命盘,但是凡人的一生都是我命格说了算。但也有少数打乱他们的命数,自己能扭转乾坤。凡人并不是每人都有命数,一些人是他们自己选择的。”

命格看我一脸茫然的样子,解释道,“人类千千万万,我只是随意选择一些给他们命数,而其他人是让他们自己选择。当然这是个陷阱,在他们的眼前有权利,金钱,美人。而有些人往往会被这些迷惑而不能走出,这些人死后只能下地狱。”

“你说的好复杂啊,”我有些头疼道,“这么说来,凡人的命运多数掌握在他们自己手中?”

命格点了点头,“你是知道的,少司命掌管新生,大司命掌管死亡,而我掌管命数。我们各司其职,谁也不能代替谁。天殊的事我说了不算,这一世要看他怎么选。”

“好了好了,”我有些不耐烦道,“你说这么多不就是让我不要去捣乱吗?我知道的,碧落师兄告诫过我说,让我不要去打乱天殊的命盘。不然其他人命盘也会被打乱,这样就有够你命格忙的。”

“如此甚好。”

“命格,”我看着命格认真道,“你在红尘中看了这么多痴男怨女,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什么是情,什么是爱?”

“我曾经问过佛,佛给我的回答是:爱是着迷,是两个灵魂的正负对撞。相撞的火花是最美的光芒。情是不舍,是牵挂,是衷肠。是曾经沧海水,是垂泪到天亮。直叫生死相许,直叫寸断肝肠。情无价,情伤。只要真心呵护,情就不移,地久天长。”

“命格!佛的回答好深奥啊,你觉得我能理解吗?”

命格无视我幽怨的目光,说道,“我想也是。殿下,佛的回答还需您自己去意会。”

“命格!你知不知道最近飞升的神仙里有个叫柳涵飞的?”

命格见我又有问题问他,立马来了精神,“是有个,据说是最出彩的一位,已经被赤松子收去了。”

我嘴角抽了抽,机械的转过头问道,“那怪老头不是不收弟子吗?”

一说起赤松子我就来气,小时候趁师父不在,就拐了我和雪羽师兄去当他的试验品。他最爱研究些什么奇奇怪怪的玩意儿,还有就是最爱研究药理。他收了涵飞大哥不会是专门为他试药吧?一想到这里我就一阵恶寒,赶紧道,“不行不行!那个柳涵飞可是我的朋友,不能让赤松子糟蹋了。”

命格一把拉住激动的我特淡定道,“殿下!您就放心吧。据说他可疼他这徒弟了,完全是把他当宝贝呢。赤松子虽然脾性有些古怪,可是要做他的徒弟也不是容易的事儿。一但他收徒弟的话,那一定是他认定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放下心来:以梦曦的资历来说,她很快就可以飞升和她哥团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