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主 丞相来了

第六十七章你应该学会服软 最起码向我服软

公主 丞相来了 妖精即墨 1133 2016-01-09 15:47:13

  反应过来的灯离觉得心惊,云夜风这话的意思是不是再说,如果她不能让云夜风满意。那么他就会杀了她?灯离有些捉摸不透云夜风的为人,前一刻这个人还笑面如花,后一刻却开始阴晴不定。灯离不敢肯定他会不会杀了她,按理说不会,她的价值不少于五座城池,云夜风不会这么不明理。

可是,云夜风根本就不是那种按理的人啊…

他有时候就是不明理啊…

那又该怎么办呢?

灯离咧着嘴苦笑,她顾不得肚子饿,拉过被子躺在了床上。屋子里燃上了烛火,烛光一闪一闪的跳动,因为燃的多,也算照的整个屋子十分光亮。

窗外的天漆黑如墨,雪光微微衬得黑夜不那么黑暗。却是寒风刺骨,整个空气里都是冰雪的味道。

云夜风在长廊上站了一会,没有要人陪着。

没有炭火的陪伴,一会儿云夜风就感觉到寒冷,这样寒凉的夜真不合适在外面呆着。云夜风伸出节骨分明的手,慢慢的握成拳头。

灯离,有时候你太过倔强了,你应该学会服软,最起码…要向我服软。

一阵寒风吹过,吹得长廊上的灯笼随风摇晃,长廊上的微光因为灯笼的摇晃而乎暗乎明。云夜风的背影,映在这样苍凉的画面里,显得格外孤寂。他走的很慢,神色里似乎带了几分哀伤,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天微微亮的时候,灯离醒了过来,她是被饿醒的。屋子里的烛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吹灭了,炭盆里也换好了炭火,想来是侍女做的吧。

灯离望着唯一透着亮光的窗户发呆,肚子咕噜咕噜的叫着,她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明明炭火旺盛的燃着,被子也厚厚的盖在她身上,没有由来的,她就是觉得好冷。

灯离觉得没有哪一刻她这样想过蓝祁修,从小到大蓝祁修护着她,护的不行。谁家的公子要是敢欺负她,蓝祁修二话不说的就替她讨回来。久而久之,谁不知道蓝祁修的逆鳞就是她。

想到这里灯离呜呜的哭了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哥哥,我想吃东西。”灯离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话,尽管她说的很轻,可是在寂静的屋子里,寂静的只要她一个人的屋子里,却是那么的响亮。

灯离听到自己的声音,又回到了自己的耳朵里,顿时觉得自己好可怜。也就呜呜呜的哭的更厉害了,哭的厉害的时候,忍不住的打着哭嗝。

此时,蓝祁修正在营帐内休息,他昨夜跟墨寒聪探讨战术探讨到深夜,这个时间也才刚睡下没有多久。

蓝祁修却突兀的醒了,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才想起自己身在何处。他叹了一口气,慢慢抚上自己的胸口,里面堵得紧,几乎让他喘不过来气。

他刚从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些关于灯离的往事。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营帐内,而灯离…已经战死…尸骨无存。

想到这里,蓝祁修的心又狠狠的疼了一下,他咳嗽了两声缓解心里的疼痛。却发现自己红了眼眶,他一手看大的灯离,如今…尸骨无存。

哪怕过了那么久,已成事实,他却怎么也不相信。他的灯离,怎么会那么容易死,怎么会…

他从来不介意灯离顽皮,给他惹麻烦…可是他不能接受,灯离离开他,彻彻底底的从他眼前消失啊…

妖精即墨

昨天不舒服,木有更新,今天周六更新,嘻嘻。周末快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