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守到琴来,国民男神暖暖爱

05.新舍友

守到琴来,国民男神暖暖爱 红凉子 2243 2015-10-13 09:43:14

  “琴生,还不到十点呢,你这么早就睡啊?”徐婳敷完面膜,指着墙上的时钟问。

“嗯,我昨天坐了一夜的火车,现在特困。知道不?”白琴生打了个哈欠,忽然看见自己的床铺被收拾得井井有条,她眼睛一亮,转身冲徐婳竖起大拇指,温柔地问:“这床是你铺的?”

“呵呵……举手之劳嘛。”徐婳用手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笑着。

“去你的!我不过是去洗个澡而已,你这死丫头竟敢剽窃我的劳动成果。”米瑞一脚踹开浴室门,火急火燎地揪紧徐婳的衣领,气势汹汹地说。

白琴生见势不妙,连忙上前扯开他们,一手挽着一个,笑着说:“好了,你们别再争了。你们的心意我已经接收到了,真的很谢谢你们,明天我请客。”

“光请客怎么行呢?”米瑞挑起眉头,眼睛死死地盯着她手上那封粉红色的信笺。

“就是嘛,给我们看看嘛,不然瑞姐可是会睡不好觉的哦!”徐婳吐舌头,冲右边的米瑞做了个鬼脸。

白琴生深吸一口气,好吧,看在你们为我铺床的份上,我……我心软一回。

她小心翼翼地打开那封被折成桃心的信笺,其实不看还好,最起码还可以给自己留个念想什么的,可是现在……她气得想杀人!

“晕!男神怎么可以这样啊?”米瑞比她更先发火,一掌拍得桌子阵阵响,又怒道:“真是过分,他怎么可以这样污蔑你,说你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还拿你跟那个蛇精脸系花相比。真是气死我了!”

徐婳看到信上的内容,她不禁用手使劲揉了揉眼睛,不是吧?这不可能是真的吧?可扫到落款处的签名,原谅她此时的脑子比之前更不好使了!

“没什么,我都不生气,你气什么?”白琴生捏着那封信纸的手微微颤抖,即便她已经心如死灰,但在闺蜜面前,她不想颜面扫地。于是故作淡笑道:“要熄灯了,大家快点去睡觉吧。”

“嗯,你也别多想,要是你觉得难受,赶明儿我帮你教训他!”毕竟是相处了两年的好闺蜜,米瑞也不想看见她被别人欺负。

“好。”白琴生露出一抹苍白无力地笑容。

“呃?你们两个……难道真的要去打架?”徐婳错愕不已。

“怎么,他都欺负到我们琴生的头上了,你还心疼他呀?”米瑞又火了,只见她冲徐婳翻了个白眼。

“我……”徐婳急着想辩解什么,但一看到米瑞那副要吃人的表情,她吞了吞口水,还是忍住了。

“清者自清。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每当白琴生露出那抹意味深长的微笑,那就证明这只兔女狼的本性又一次觉醒了。

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两个自动弹开数米远。

灯光一灭,白琴生将被套从头盖到脚,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也收到过这类似人身攻击的“情书”,但她一直都选择视若无睹,可是这一次,她竟觉得很委屈,很荒唐,甚至也很生气。

原本困意很浓的她,现在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睁着那双晶莹透亮的大眼睛,此时脑子里浮现的全是今天早上见到男神的场景。他那温柔的笑,他那白皙的手指和那本整洁干净的谱曲,甚至还有他对她说过的话,再联想到那封简短又粗鄙的“情书”,她浑身气得瑟瑟发抖,就连眼泪也悄无声息地滑过嘴里,咸咸的,涩涩的,就像她现在的心情一样。

“琴生,你怎么还不起来啊?一会儿还得上早自习呢?”徐婳往脸上涂着防晒霜,看着她从头盖到脚,她有些担忧地走过去。

其实白琴生早就醒了,只是昨晚睡得太晚,她怕他们看到自己这副狼狈样子会取笑自己,便躲在被窝里懒洋洋地说:“早自习我就不去了,等会儿我要去上钢琴课。”

“你还要去上钢琴课?”米瑞不爽道。

“为什么不去?反正钱也交了,我可不想浪费白女士的血汗钱。”想起又要跟那个道貌岸然的徐光一起上钢琴课,她不禁觉得头大。

“嗯,你能这样想最好啦。那我们先走咯,需要我待会儿给你带点早餐回来吗?”

“不用了。谢谢!”

阿弥陀佛,求求你们快走吧!

待他们走后,白琴生连忙掀开被子大口呼气,然后起床冲向卫生间照镜子。

望着镜子里那个蓬头垢面的自己,她不禁愣了片刻。这还是那个一向“以白为美,以琴为生”的白大美女吗?

“眼睛肿得跟核桃一样,还有黑眼圈,我要怎么见人啊?”她一边刷牙,一边照镜子,每照一次就想找块豆腐撞死。

算了,还是抹点隔离霜吧。

“咚咚……请问里面有人吗?”

听到敲门声,白琴生不禁有些心虚,她以为是徐婳回来了,便皱起眉头急急地说:“不是不让你带早餐吗?”

站在门外穿着蓝色校服的乖巧女生笑而不语,她环顾四周,发现唯一的空铺在上层,一向恐高的她吓得脸色发白,拖着蓝色行李箱的她竟一步也不敢挪。

怎么没人应答?莫非那人不是徐婳,是……小偷?

作为寝室长的白琴生顾不得自己这副难堪的容颜,来不及戴上口罩,便拿起马桶刷就急忙跑出去。

“看老娘不抽死你这个……”小偷二字还没说出口,便被顾思遥一个转身的回眸给愣住了。

呃?这不是昨天我把试卷借给她抄的那位乖乖女吗?

“你怎么在这里?还有……你笑什么?”白琴生见她掩面轻笑,便觉得一阵尴尬。

“没什么,我前几天跟管理处申请调换寝室,她说目前没有空床。但刚才米瑞说,你们寝室还有个空床,所以我就过来看看了。不好意思,吓到你了。”顾思遥笑容可掬。

“呵呵,该道歉的人是我,我差点把你当成了小偷。对不起哦!”白琴生将马桶刷放回原处,窘迫地笑着跟她握手,说:“欢迎思遥同学的加入,我是你们的寝室长,希望以后我们能够和睦相处。”

“嗯,还请寝室长多多关照。”顾思遥望着她那浅浅的梨涡,然后回以甜甜一笑,只见两颗小虎牙调皮地露了出来。

得知顾思遥有恐高症,白琴生有点手足无措,怎么办?我也有轻微恐高啊?米瑞已经在上铺了,自是不必考虑她。可是让徐婳睡上铺也不可能了,想起她去年从上铺摔下来过一次,白琴生再也不敢让徐婳冒险了。

权衡利弊下,白琴生只好忍痛割爱地主动挪出位置,一副视死如归道:“好吧,你睡我的铺,我睡上铺吧。”

话毕,顾思遥几乎感动得要痛哭流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