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守到琴来,国民男神暖暖爱

29.赏了他一个脆耳光

守到琴来,国民男神暖暖爱 红凉子 1638 2016-12-02 10:09:13

  听到那个消息,白琴生整个人都不好了。一向专心致志的她今天难得的在课堂上分了神,还被何老点名叫到办公室训了一顿。不过,训完了之后,又不忘关切地问候一下她脚下的伤。

直到下了晚自习,全班同学都差不多走光了,她还坐在教室里对着那份英语试卷发呆。

“我说,你今天很反常啊?”顾思遥走到门口没看到白琴生,便又踱步回来,见她咬着笔筒,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她不免疑惑地问。

“呃……”笔筒掉落,白琴生缓过神来,望了望两手托腮的米瑞,又看了看靠在桌沿旁的顾思遥,她微微皱眉,轻叹一声:“哎,你们说,男神真的会喜欢那个余爽吗?”

这个问题已经憋了一天,如果再不说出来,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郁闷至死。

米瑞忽然凑近她,从上到下打量她一番,接着噗嗤一声笑出来,大力一拍她的肩膀,伸出食指晃了晃,坚定地说:“亲爱的,你这是听谁瞎编乱造呢!他们两个在一起,这不科学好吧。”

白琴生眯着眼睛望了她一眼,然后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似笑非笑地说:“瑞姐,你就这么肯定?!”

米瑞轻捏她的脸颊,接着抬起她的下巴,邪魅一笑道:“是个正常男人就不会选她那种恶心的货色啦!啧啧~瞧你这满满的胶原蛋白,真想咬一口。”

白琴生见她舔舔舌头,赶紧将她推开,并打了个冷颤,调笑道:“恶心死了你,赶紧滚去约会吧。”

“哎呀,你不提醒我,我倒真给忘了,小峰峰还在酒吧等我呢。么么,拜拜!”米瑞一拍后脑勺,冲他们抛个飞吻,便溜之大吉了。

顾思遥摇摇头,苦笑道:“哎,又只剩下咱们两个黄金剩女了。”

白琴生直起身子,与她走在一起,轻轻地笑了笑,不以为然道:“咱们的青春正开始呢,哪会是黄金剩女啊?要我说,应该是圣女才对!”

接着,两人相视一笑。

在踏入第五格台阶时,借着璀璨的月色跟晕黄的灯光,白琴生看见了楼梯下的一男一女正在吵架。

不对,确切的说,是徐婳跟梨上熙在争吵。

怎么回事?他们两个不是最好的闺蜜吗?

白琴生与顾思遥面面相觑,然后又耸耸肩,跟着走下去。

听到脚步声,又看到来人,他们才停止争吵,只不过两个人背对着背,隔了一段距离。

白琴生走到两人的中间,望了一眼那个穿着一件黑色毛衣的梨上熙,见他一副挫败又理直气壮的样子。她撇撇嘴,走到徐婳的身边,

见闺蜜浑身散发着怒气,上唇咬着下唇,白琴生不由打抱不平道:“你们到底怎么了?婳婳,你跟我说,这臭小子是不是欺负你了?!”

“呵!我看八成是某人做了什么亏心事,劈腿了吧?”顾思遥盯着梨上熙的背影,挑眉不屑道。

徐婳瞪了一眼顾思遥,然后低头不满地小声嘟嚷道:“哼,我才不会喜欢这种人呢!”

“劈腿?!笑话。”梨上熙怒目圆睁,瞥了顾思遥一眼。

“那你说,你们干嘛吵架?还在这里吵,也不怕被巡逻的抓到。”白琴生无奈地翻了翻白眼,不悦道。

徐婳闭上眼睛,然后深吸一口气,接着从包包里掏出那张折成桃心的粉色信笺。

“这情书是他写的!”她瞪视了梨上熙一眼,那眼神简直是想将他生吞活剥了一样。

白琴生像是听到了什么重大新闻一样,站在原地错愕不已,她慢慢地接过那封折叠得一模一样的信笺。她稍稍愣了片刻,渐渐收敛起笑意,追问道:“这真的是他写的?!”

徐婳抬起眼睑,见她脸色阴沉得可怕,她不免后怕地点点头,怯懦地说:“我……我也是不小心从他包里刚翻到的。”

白琴生这会儿眉头皱得死紧,转个身子走到梨上熙的面前,像是忍到了极限,斜着眼睛怒吼道:“呵!你最好告诉我,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样针对我?!”

她将它握得褶皱不堪,手上的青筋也清晰可见。

她步步紧逼,望着她眼里的火焰,梨上熙满脸黑线地往后退,直到退到一棵槐树上,他无路可退。

“说!”白琴生突然又吼一声,他不禁吓得有些腿软。

他此时像只受惊的仓鼠,惶恐道:“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想教训一下你而已。”生怕她不信,梨上熙又急忙地解释:“我承认,我是对你产生过好感,我之前给你写过情书,但被你拒绝了。我才想要小小的报复一下你,但我……”

“啪!”没等他说完,徐婳便冲上来赏了他一个脆耳光,然后红着眼眶跑走了。

不光是梨上熙愣住了,就连白琴生也惊呆了。

顾思遥站在身后冷眼观望,似乎对于某人被打,她觉得很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