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依梦奇缘

九、贵衣作贱卖,被逼索赔偿

依梦奇缘 梦矜 2573 2015-10-05 20:28:14

  电视里播报说抓住了一伙绑架少女的凶犯,但对于这伙凶犯是如何被抓并没有透露。我想枫林救我之人还真是个英雄,做了好事都不留名,对他生出几分敬佩。

过了一个多月那件衣服也没人找我要回去,已快入冬我想他肯定是不会要了。便将衣服拿到干洗店里去问老板这衣服回不回收,谁想那老板一摸那料子满脸堆笑说当然可以回收,还说是九成新的呢便给了我五十块钱,我将这五十块钱按希望工程的地址寄了出去。心里想不光处理了这件衣服还帮着那有钱的公子哥做了件善事。

谁成想事情就这么巧,我刚将衣服处理的第二天就有人来向我要衣服,还是个女生。

我正在宿舍里看书,夏容又去看篮球赛了。

“你叫林依梦是吧?”这女生鹅蛋脸白里透红,眼睛又大又亮还染了头发,穿着样式非常新颖的欧式春秋裙,脚上也是非常时髦的高跟长筒靴。

“你是谁?找我什么事?你怎么知道我名字?”我问。

“你别管这么多,我来拿衣服。”她说着就把这房间打量了一遍。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早不来晚不来我正卖了来,这可如何是好?

“衣服在哪儿?快拿来我还有事呢。”她不耐烦地说,语气冷漠倒跟那天被我撞之人真有点象。

“那衣服......被我卖了。”我如实说。

“什么?你卖了?你敢卖了?你卖了多少钱?”她大声惊呼。

“五十。”我说。

“我的妈呀!你怕是穷晕了吧,五十块钱?你知道那衣服值多少个五十吗?那可是好几万的衣服啊!你就那么缺钱为了五十块把它给卖了?”

“我把钱捐给希望工程了。”我说着并找出邮寄小票给她瞧。

“这我可不管,看来你只能赔一件一模一样的了。这事儿你等着吧我哥肯定饶不了你。”她说完冷哼一声就蹬着高跟鞋走了。

难怪一样的脾气,原来是他妹妹啊。

她说几万块?一件衣服几万块?没搞错吧!要是在老家,几万块都可以盖起一栋房子啦。

若是真要我赔那可怎么办?我哪有钱赔?这下可真闯祸了。

不管了,不就一件衣服吗?他还能把我杀了不成?

下午我去食堂吃饭走到离食堂三四米时,便见那日被我撞的人还有那个黄头发站在食堂门口。“看来我只能出去吃了。”我忙捂着脸转过身往回去。

“站住。”那黄头发的男生在身后叫住了我。

他俩走到我前面拦住我的去路。

“还准备逃?你想逃哪儿去?”黄头发人厉声问。

我也不作声。

“说吧,什么时候赔我的衣服。”被撞之人还是那么冷漠高傲的口气。

“我以为你不要了,所以......”我低声说。

“所以你就卖了?五万块的衣服你五十块钱卖了?真是土包子一个不识货,你肯定得赔,我们也给你一些时间你自己定个时间吧,写张欠条。”黄头发人又说。

“可是我实在没钱赔。”我说。

好些路过的学生过来看热闹,我真有些无地自容。

“没钱也得赔,不管你想什么办法都得赔。没钱可以去赚嘛,比如说去外面酒店里找份工作,呵呵呵......”那黄头发大笑,我也不知道他笑什么。

“真的可以去酒店找工作吗?那能挣多少钱?”我问。

“你想挣多少都可以。凭你这脸蛋身材一晚上估计千儿把的没问题。”黄头发又说。

“真的吗?有这样的工作?那你介绍我去,到时我自然就把他的衣服赔了。”我说。

周围的同学也都哈哈笑起来,我也不知道他们笑什么。

“你真的想去?”黄头又问。

我点了点头。

“那行,今儿晚上你在校门口等我我带你去。”黄头发说。

“为什么要是在晚上?白天不行吗?”

“白天?白天谁去酒店消遣?当然得晚上才去啦。哈哈哈哈......”他又怪笑起来,还笑得弯了腰,这有什么好笑的呢?

“这衣服我帮她赔了。”我后面有人说话,这声音也很熟。他说要帮我赔衣服,这么贵呢!

周遭的同学也是一片惊呼。

我转过身,这不是那天帮我捡起纽扣的人吗?那天天色晚我倒也没看清楚他长什么。此时一看他穿着校服,皮肤白净容貌清秀,一米七八左右,眼似明月眉如山峰鼻似鹰勾,又语声温和面带微笑,真可谓玉树临风。

“开什么玩笑?衣服又不是你弄丢的为什么要你赔?”黄头发说。

“是啊是啊不用你赔。他说酒店可以赚很多钱我一定赚钱赔他,不过真的谢谢你哦!”我很是感激很是开心地笑着对他说。

“依梦发生什么事了?表哥也在这儿?”是朱健,他也正从食堂出来,他还叫刚才说要帮我赔衣服的那人表哥。

“班长,我那日把这个学长的衣服纽扣撞掉了,他让我给他缝上,我缝好了他一个多月没来找我要,我以为他不要了就把衣服卖了五十块把钱捐给希望工程了。可他说这衣服五万多非要我赔,我想着去酒店赚钱赔他便是。”我对朱健说。

朱健走过来将我拉到他身后,他对那人说:“齐俊宇你也太过分了,不就一件衣服吗?你还骗依梦去酒店上班?你欺侮她单纯是不是?”

“什么?齐俊宇?他就是夏容苦追了许久的齐俊宇。”我心想着,再看那人,无论脸蛋身材长得是不错,可看那油头粉面一副高傲冷漠之极的样子就不是好人,我对他真是一点好印象没有。

“朱健你少管闲事,怎么着还想英雄救美?”黄头发说。

“苏文涛我还就告诉你,我今儿就英雄救美了。不就几万块钱吗?你们居然骗她去酒店上班的话也说得出来,看我今天不收拾你们。”

我想:去酒店上班怎么了?

朱健说着就捏着拳头往上冲。

“班长我卖了他衣服是我不对,我想办法赔给他就是了,你可不能跟他们打架。”我拉住了他。

“我刚才也说了这位学妹的钱我来赔,表弟你就不要惹事了。”朱健的表哥说。

我跟他素不相识他为什么要帮我赔?我真搞不懂。

“那女生是谁啊?为什么李旦要帮她?难道他们认识?”

“我也不知道,李旦不是没女朋友吗?”

我听着有几个女生小声议论着。

“什么,他就是李旦?那不也跟齐俊宇他们一伙的?可他为什么要帮我?”我越发迷糊了。

“依梦,依梦,怎么了依梦?”是夏容的声音,她吃饭可真慢,肯定又是人家都走光了她才吃完。

她看到齐俊宇时愣住了,齐俊宇也瞄了她一眼也没跟她说话,仍是十分冷漠象不认识她一样。

夏容大概猜到了,我把衣服卖了的事也跟她讲过,她也没想到被我撞之人竟是齐俊宇。

“俊宇,依梦是我朋友你就原谅她吧,衣服的钱我会想办法帮她一起还的。”夏容说。

“夏容。”我扑到她怀里真想哭一场。本来又没吃饭饿得慌身子又弱,这时被他们这样一闹我只感觉心跳得厉害胃也疼,都有些站立不稳。

“依梦你还没吃饭吧?我知道你一饿就会胃疼可别饿晕了。开学时你突然晕倒可把我吓坏了,这时食堂也没饭了我带你出去吃点东西吧。”夏容又说。

“就是,依梦的身体本不好,要是你们把她逼出个三长两短我可饶不了你们。”朱健也说。

“齐学长,你的衣服我定会想办法赔你的。”我对齐俊宇说。

齐俊宇也没作声,只是又瞟了我一眼便走了,苏文涛也跟在他身后,李旦也跟着他们去了,李旦又回头冲我微笑了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