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依梦奇缘

十三、心思几人知,难遇知音人

依梦奇缘 梦矜 3128 2015-10-12 14:59:44

  “其实我也是绝不能爱上任何人的,所以你真的不用担心我会爱上你。”我也十分认真地对他说。

“这是为何?”他问。

“你相信阴阳先生说的话吗?”

“所谓阴阳先生,便是阳间与阴间的信使一样,通晓阳间与阴间之事。若是真正修道有为的阴阳先生,他们的话当然要信。”他居然毫不犹豫地说。

“都说城里人不信鬼神,你也还信这些?”我笑着问。

“他们信与不信是他们的事,但有没有是他们不知道的事。”

“你的意思是你也相信世上真有鬼?”我又问。

“那是当然。万物相生相克,既有人就有鬼,既有阴就有阳。”

听他这么一说我越发来了兴致,想着他跟我还真有很多共同语言。

“那为什么有的人能见到鬼有的人见不到?”我便又问。

“这在于鬼想不想让人见到,若他有想见之人他自然会让人见到他,若他不想被人见到自然不会被人见到。”

“可是我想,人死以后阳间难免会有他们的亲人,做鬼的也想见到亲人才是。”

“照你这么说,那岂不全世界到处都是鬼了?人死以后若全变成鬼来见亲人,那还不得把亲人都吓死?你以为所有人都不怕鬼?再说,若是鬼被阴阳先生碰到,他们会不管三七二十一用三味真火把鬼烧死,谁敢到处乱跑?”

“看不出你对鬼的事还知道得真多。我可总算是找着知音了,以后多问问你关于鬼的事。”我说。

“这又是为何?你知道这些干什么?是不是阴阳先生跟你说过什么?”他问。

看他救过我几次又跟我很有共同语言,今日又赠送我古琴,心中实在信赖他。我便将小时候所发生的一切事都跟他讲了,包括玲儿鬼魂和她要我帮她找子浩哥哥的事,还有那些奇怪的梦,包括在娘肚子里就能听懂人们谈话,还有自己生来就是哑巴后来如何被救,又如何来到这城里的事,如何在梦中梦到这片枫林便寻来的事,包括阴阳先生说我活不过二十岁的事等等。

余可听完我的讲述沉默良久。

我女跟他说:“玲儿一直求我帮她找到余子浩,我也问了好多人并没找到,你若方便也请帮我打听一下可否有这个名字的人。”余可便了点头。

“那你怕死吗?”他又问。

“不怕,死后可以见到母亲有什么好怕的?”我说。

他便点了点头又说:“难怪你说你今生绝不会爱上任何人,是因你自知活不过二十岁怕受感情折磨。你既怕死时有太多牵挂,又怕别人爱上你后为你伤痛,是也不是?”

他真象我肚子里的蛔虫全说到了我的心坎上。

“真是难得的知音啊余可,在这世上恐怕你是最了解我的人啦。”我笑着说。

他含笑不语又陷入了沉思。

“在想什么呢?”我问。

“我在想很久以前的事,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他说。

“千万要记得,不管什么时候遇到什么都要第一个给我打电话。”他又说。

“好的,大侠。”我调皮地笑着回答。

“阴阳先生说我生前不能回家乡可我真的好想回去,我又怕回去以后真的给亲人们带来灾难,也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可以破解阴阳先生的话。”我很失落地说。

“你还是不要回去吧。若是回去,不光你的亲人你自己也会相当危险。”他说。

“哎!可是我好想爸爸还有龙立峰他们。”

“龙立峰是谁?”他迅速地问。

“是我小时候的玩伴,对我比亲哥哥还好呢,不知道他现在长成什么样子。”

“这么说也算是青梅竹马,他是不是长得很好看,你是不是很喜欢他?”他问,我不明白他为什么对龙立峰这么感兴趣。

“当然长得好看,我肯定喜欢他喽。”我说。

“这么说比我长得好?你喜欢他胜过喜欢我喽?”他语气里竟有些酸酸地味道,我只当他纯粹在开玩笑。

“其实我都有六年没见到他了,谁知道长成什么样子呢?”我望着远处说。

他也眺望着远方又陷入了沉思,他好象有很多很多的心事。

太阳落山,余晖洒在枫叶上如镀了金边,他的身上也隐隐散发着光芒。我站在他的身边,望着他沉静忧思的样子很不忍离开。他说在这世上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而我愿做他的亲人他的朋友。可他说过他不需要朋友不想交朋友,那么又为何对我如此?在他心里我又算什么?我很想问他自己是否可以做他的朋友,却又害怕他的拒绝,如同他说:“我绝不会爱上你”这句话,我虽也一直禁锢自己的心,可他如此说时我还是有些许失落。

“你可以做我的朋友吗?”他看着远方幽幽地问。

“嗯?”他这样问时,我心中惊喜却又疑自己听错。

“你愿意做我唯一的......朋友吗?”他依然眺望着远处,话气太过伤感让我感觉他不是在对我说话,我只怔怔地望着也不知如何回答。

“或许我连做你朋友的资格也没有吧!”他又忧伤地说着,他这些话真的是在说给我听吗?如果是说给我听我真想立刻告诉他我非常愿意,非常愿意做他永远的朋友,可他确象不是说给我的。

“我们回去吧。”他说着转过身来,眸光相触刹那我又如触电一般,为何总觉得他是我相识了许久却又分别太久的故人。

我亦无语,默默转身准备走时想起还放在地上的笔记本,便拾起来翻看了一下里面的枫叶再往回走去。他拿着琴跟在我的身后,他的脚步很轻根本听不见任何声音以致于感觉不到后面有人,我回过头去看他就紧跟在我的身后也正看着我。就这样一前一后静静走着,在枫林里犹如散步,四周寂静的我似乎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走至路口快分手时我心中又有些依恋,很想问他何日再来但处于矜持还是忍住,想着他那么害怕我爱上他我定不能让他以为自己真的自作多情,也想着若是以后还想来还是不要再给他打电话了。

我从他手里接过琴,简单地跟他说了声谢谢再见我便向校园后门走去,一直压抑着不要回头看却又十分想回头,快要进校门时还是忍不住回了头他却还站在枫林入口处,他孤寂的身影在我心头萦绕着挥之不去,我的心甚至有些微微的疼痛我也不明白这是为何。

穿过竹林行至图书馆旁边时遇到了齐俊宇,只有他一人身边没有那个讨厌的黄头发也没有李旦。他拿着本书靠在路旁无精打彩象在等人,我想着他既不要我赔衣服了我该不该去跟他打个招呼道个谢,却又实在不愿意再跟他多说话。可他就站在路边我若是毫不理睬就那样走过也太没素养,便决心还是去跟他打招呼。我离他不到一米时他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当看到我手里的琴时他的神色很是怪异,却一声不发地走了,我还正要张口已是来不及。他如此态度我反而觉着实在欣慰,原来他也是不想理我的,以后无论在哪儿也不用觉着欠他什么大可当作没看见他这样最好。

我又碰到了朱健和柳春,他俩象一对情侣一样慢慢向图书馆走来,柳春的脸上洋溢着幸福与满足的笑容,朱健却显得心不在焉四处张望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柳春。”我叫着她,她看见我笑了一下却显得有些不自然,我以为她定是羞涩,想着她刚来时也说过在大学不谈恋爱呢。

朱健也看见我,他眼里竟放出光芒十分欣喜的样子,还快步跑到我面前说:“依梦你不是去图书馆看书了?这琴从哪儿来的?”我说:“这是一个朋友送的。”他便十分紧张不安地问:“什么样的朋友?”

柳春站在那儿看着我们神情好象有些不开心,我便对朱健说:“就是一般的朋友。你们定是去图书馆的吧那你们快去,我还回宿舍有些事情呢。”想着这朱健怎么好象一点都不明白女孩的心思,竟当着柳春的面对我如此热情,我早在小说中看过说:“世界上的女子不吃饭都行可哪有不吃醋的呢?”

“我不去图书馆了,依梦我送你回宿舍我想和你说会儿话。”朱健全然不顾柳春的感受竟将她凉在一边,我很是过意不去又想着柳春本就十分自卑,朱健如此那岂不又要让她以为他是看不起她吗?

“朱健,你跟柳春一起来的当然也要一起回,柳春肯定也是有话对你说我就不用你送了。”我说着对柳春使了个眼色。柳春便说:“是啊班长,你答应跟我一起去图书室找书答应了好几天,今天好不容易跟你一起来了你又要溜,也太不讲信用了。”

“那好吧,依梦那我明天再找你吧。”朱健很不情愿地陪着柳春往图书馆去,我也赶快地回到宿舍,心里想着这个朱健我得好好开导他。我跟柳春是朋友,万不可因为柳春的误会影响我们之间的朋友情份。

又选出几片枫叶帮着夏容给她的齐俊宇写诗。上次她说叫我想象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这会儿我不由地想起余可来。

“问君几多愁,莫道事已非;终究几思量,勿忘深情眸。”

余可,余可,余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