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依梦奇缘

二十八、独寻立峰去 ,立峰不相见

依梦奇缘 梦矜 3334 2015-10-30 16:46:39

  回到姑姑家我便跟姑姑他们说了要寻找龙立峰的事,他们也都支持我,却又十分担心说要找由表哥找,我是万万不能与他相见,若是找到他就通知叔叔婶婶来接他。

第二天,我用毛笔写了很多寻人启事跟表哥到处去贴,表哥还在电视上、报纸上发布了寻人启事,我十岁时离开家里也只带了龙立峰小时候的照片,也就只能用他小时的照片了。

一个星期过去了一点都没有任何收获。

那天表哥去上班,天气很好我就一个人在附近又张贴些寻人启事,以前贴的或刮风吹走或被人撕了。突然那几个自称园林公司的人又找到了我,我一见他们转身就跑可还是被他们追上了,我便拿出手机准备报警。

“小妹妹你别报警,我们给你看我们大哥的照片。”络腮胡子一边说一边又掏出一张照片来递我,我十分狐疑地接过一看却愣住了。

虽然已经过了六年,他的个子长高了很多头型也变了,比小时候瘦了好多,可我一眼就认出照片上这人是龙立峰。他们口中一直说的大哥竟是龙立峰让我太意外了。

“他说他叫胡斌?你们可知道他多大年纪?”我问那几人。

“按身份证上他今年是二十二岁,不过他身份证一看就不是他本人的。”络腮胡子说。

“他年纪这么小,你们为何又叫他大哥?”

“他是我们队长。他做事勤快我们老板非常喜欢他,有次还帮我们公司抓住了个一贼所以老板就让他做队长了。”

我便将自己手中龙立峰小时候的照片给他们看,问:“那你们可见过他这张照片?”

“见过见过,有次他正翻看影集我瞄了一眼,可他见着我赶紧把影集收起来。”另一个年轻一点的人说。

这么说来他们口中的大哥确实是龙立峰没错,难道他用的别人的身份证?

“他可有说为什么不来见我吗?”我又问。

“他反正整天看着你的照片有时候还流泪呢,我们也问他为什么不去见你,他却什么也不说,还特别交待我们若遇到你也不能告诉你他在哪儿。可我们看他那个样子实在可怜所以就想让你去见见他,他平时对我们可真的不错帮了我们不少忙,所以我们哥儿几个也想帮他。”络腮胡子说。

我把他们当成贼原来他们是些义气朋友。

“真是对不起之前把你们当贼,请问怎么称呼您们呢?”我对他们客气起来。

“我叫赵义,你叫我赵大哥就行,他叫王三,他叫张勇。”络腮胡子介绍说。

“赵大哥那你们给我个地址吧我抽个时间去见他。”我说。我想这事不能告诉表哥他们,否则他们肯定不会让我去见他的,我得撒个谎然后自己单独去见他。

我还没回去就给夏容打电话说我要出门两天,让她一定要跟我表哥说我是去她家玩了。她问我什么事我只说日后再详细告诉她。

第二天早上表哥、姑姑和姑父一上班,我便随意换了套衣服,头发也随意地挽在脑后,给表哥发个信息说去夏容家了就关了电话,便急匆匆地下楼拦出租车,司机说太远都不愿去,后来有个要了两百块钱便出发了。

真的好远。到了半山路时我一下被这里的景色吸引了,忘记了所有的不快,似乎回到了家乡。满山都是花花草草树木密集,这里的空气特别新鲜,虽已是冬季可这儿却如春天一般。

到了园林公司门口我紧张起来。

院子里有好几个人,都穿着一样的服装,我没有看见龙立峰。

我便进了门去,络腮胡子赵大哥一下就认出了我。

“天啊,这不是......”他欣喜地说。

另外几个人走了过来。

“真的是她。”

“你们都不干活在这儿做什么呢?”一个女孩的声音。只见她身穿红裙扎着一个独辫,皮肤虽不是很白但特别健康,身高一米六五不胖不瘦很好看,约十九岁左右的样子。

“李雪经理,她是来找斌哥的。”赵义指着我对那个女孩说。我想起龙立峰用的是假身份证叫胡斌,看来他们这里的人还不知道龙立峰的真实姓名。

她这么年轻就已经是经理了?她为什么不读书呢?我在心里想。

“她是老板的女儿李雪。”二哥向我介绍说。

“李经理好,我是龙立峰的......妹妹。”我自我介绍说。

“妹妹?可我没听说他有妹妹!”她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不相信我说的话,神色也很严肃。

“不是他的亲妹妹但也是象亲妹妹一样。我们是邻居,一起出生一起长大......”

“哦,我知道了。你是叫依梦吧?”李雪立刻脸露笑容。

“是的。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问。

“我们这儿谁不知道你的名字?他们天天拿胡斌开心呢,说他整天拿着一张照片发呆,睡觉的时候做梦都叫依梦的名字,不过我没见过那张照片。”李雪说。

“是啊,我们大哥可想你了,你总算来见他了。不过,你本人比照片上漂亮多了。上次那张照片你拿去了也不还给我们,害我们回来被大哥教训了好几天。”赵大哥说。

“真是对不起,我做梦也想不到你们说的大哥是他啊!”我说。

“去去做事去,我和依梦单独聊会儿。”李雪对赵义说,他便去做事了。

“进屋里去喝茶吧。他今天手机也没带,反正也没关系,你既然来了就在我们这儿住一晚吧!”李雪这会儿特别热情。

我便跟李雪进了屋内。

好清香的龙井啊。我本是不喝茶的,李雪说这是山上的泉水我便喝了几口,这么清香可口。

“你是在上大学吧?我读书可不行,一到学校就头晕所以考试总得倒数,后来勉强上完初中就没读了实在读不进去。”李雪也是非常直爽的人,我一下就喜欢上了她。

“龙......胡斌也是这样。”我想着龙峰读书时上课打瞌睡的样子,笑了起来。

“真的吗?他跟我一样?他平时不怎么爱说话,都是问他一句说一句,只知道他做事特别勤快也很聪明,其他的他什么都不说。”李雪说。

“他人非常好很善良,只是一读书就打瞌睡。”我说。

“他们都说他很想念你很喜欢你,是真的吗?”李雪又问我。

“因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把我当亲妹妹一样。”我说。

“我想着也是,你一个大学生也不会喜欢他一个小学生,所以我才不相信他们乱说。你能不能多给我讲讲他的事?”李雪问。

看得出她对龙立峰挺感兴趣。

“你想知道他什么呢?”我问。

“比如他爸妈是做什么的?他平时都喜欢干什么?他有什么样的爱好?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李雪的问题可真多,可是我除了知道他爸妈是干什么的,其他的我们这么多年没见我也实在不知,叫我如何回答?

“他爸是包工头,妈妈是农民,我也只知道这些。”我据实以告。

“哦,看来你对他也不怎么了解。”李雪说,好象很失望。

“你为什么不直接问问他自己?”

“问了他肯定不会说的。你还没吃饭吧?我们现在开饭了,待会儿你跟我们一起吃。”李雪说。

我点了点头。

她便带我去了厨房,这里的人都好奇地看着我。

“你们知道吗?这个是有斌的女朋友,大学生呢,专程来找他的。”

“不会吧,大学生会喜欢斌哥?我可听说他初中都没上。”

几个人一边吃着饭一边瞎议论。

“乱说什么啊,她可是胡斌的妹妹。”李雪立刻纠正他们的说法。

“妹妹?我们可都知道他没有妹妹。”

“你们知道什么啊?知道什么叫义妹吗?就是你们常说的干妹妹就是这种性质。依梦,我说得对吧?”李雪朝我笑着说。

“是的,李经理说得对,我是他的干妹妹。”我说。

“听见没听见没,不要再给我乱讲话。”李雪对那些人说着,又转头对我说:“依梦,以后别叫我李经理,叫得多难听啊,就叫我雪姐姐吧。”

“好,雪姐姐。”我很高兴地认下了这个姐姐。

她跟龙立峰倒是挺配的,性格也好。我在心里想着。

李雪帮我打了饭菜,我们便坐下来一起吃。

天黑了,估计龙立峰今天真的不回来了。

赵义进了屋,说龙立峰给他打了电话要明天中午才能回。我忙问:“那你告诉了他我来了?”

赵义说:“那是当然。可是......”他面露难色。

“可是他听说我来了还是不愿见我是吗?”我难过地问。

他点了点头。

“他既然那么想你天天看你的照片,怎么会不愿见你呢?”李雪问。

“李经理你是不知道,斌哥一直说不能见她,明明就是很想她嘛!”赵义对李雪说。

“赵大哥,如果他再打电话来你就说我已经走了。”我说。

“行,就这么办。”赵大哥答应。

我只得在这儿山上住一晚。

晚上很凉,李雪给我安排了一间客房。这些人习惯了山上的生活,被子不是很厚,可我却是相当怕冷的人,第二天起床时我就有些咳嗽起来。

李雪看我咳嗽便说:“大概是这山上气温比城里低你有些感冒了,我给我取些感冒药来。”

我喝了李雪给的感冒药稍好了些。

龙立峰果然又打电话问赵义想知道我走了没有,赵义按照我说的那样告诉他说我一大早就走了。

这天的风有些大,我极想在外面欣赏春景但却不敢,还是坐在会客厅里等着龙立峰。

吃过中午饭他还是没有回来。我一个人坐在那儿真无聊,其他人都在外面林子里忙着。

这时赵义进来对我说:“斌哥的房门没锁,你要不要去看看?”

我自然高兴地答应。赵义将我带至龙立峰房间后就出去做事了。

房间不是很大,打扫得很干净。屋里也没有什么摆设,只有一张桌子一个衣柜一把椅子一张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