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奉陪到底,骗婚王爷走着瞧

第九章永不后悔

奉陪到底,骗婚王爷走着瞧 秦柠 2277 2015-10-18 11:20:59

  未时,楚家管家来报。“夫人,楚家又来了一位嬷嬷探望二小姐。”

“我身体有恙,差人直接领去毓秀阁。”

“是!夫人。”

夏嬷嬷赶往毓秀阁时,秦柠已醒来多时。

“春嬷嬷、红意姐姐、蓝意姐姐你们怎能不喊醒我啊?课没上完就算了,我的午饭也被我睡过去了。”

夏嬷嬷听到,“是谁没让我们的二小姐吃饭,站出来让我瞧瞧。”

秦柠看向来人,不说话了。

“怎的,没人敢认啊!”

秦柠不知来人是谁,怕她真的责罚她们。“是我自己贪睡睡了过去,并不怪罪两位嬷嬷和各位姐姐。”

“哟!原来二小姐还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看着真让人喜欢。”

春嬷嬷见她逗弄够了,“收起你的顽劣劲,别吓着二小姐。红意蓝意,带二小姐去吃午饭。”

秦柠走时回过头来看了眼那位嬷嬷,谁知那位嬷嬷冲她眨了眨眼逗乐了秦柠。

春嬷嬷看着秦柠走后转身看向春嬷嬷,“春姐姐,出了什么事情这么着急让我前来?”

“你且与我回屋后,我与你在细说。”

夏嬷嬷随春嬷嬷进了东厢房的屋子,紫意拿了绣花棚子坐在院内,警惕着四周。

“怎么了?到底生了什么事?”

春嬷嬷向夏嬷嬷细细的说了这几日秦柠身上发生的事,夏嬷嬷听后也吃了一惊,“楚家大夫人用楚家二夫人逼二小姐替嫁之事旁人究竟是如何得知的?如何认定最终下旨嫁于主子的人一定是二小姐?”

秋嬷嬷听后摇摇头,“这也是我所怀疑的事,莫非?”

夏嬷嬷性子急,听不得吞吞吐吐的。“秋丫头,有什么你快说,你这是要急死我吗?”

“夏姐姐,你莫要急。我想说主子的婚事是否有个人在暗中一手操纵,借主子娶妻之事来做一个引子?”

春嬷嬷和夏嬷嬷不敢往下多想,夏嬷嬷着急起来。“我现在就回府禀明主子事情,让主子定夺。”

春嬷嬷止住了夏嬷嬷,“你且慢着,你来就是看望二人小姐的。你若就这么急匆匆的走了,会让暗中之人有所怀疑。这戏,要做就做全了。”

夏嬷嬷想来也是这个理儿。

秦柠吃完午饭与红意、蓝意回到了主院。刚转过身来,就看见夏嬷嬷小心翼翼的走到紫意的身后抢了紫意的绣花棚子来看。“哟~紫意在绣什么呀!嬷嬷我可要好好瞧瞧。”

看了眼紫意,见秦柠在那站着冲秦柠眨了眨眼睛又回过眼来看向紫意,“绣的这般好,紫意是要把它送情郎吗?”

紫意被她逗了个脸红,“嬷嬷就知道取笑紫意,紫意哪有,哪有什么情郎。”秦柠觉得紫意后两个字肯定是红着脸说的。

夏嬷嬷不打算放过紫意。围着紫意走了一圈,盯着紫意的脸看了一会。见紫意低下头脸涨得更红了,夏嬷嬷见好就收。“没有吗?嬷嬷我看着不像啊!”

紫意头低的更低了,“真的没有!”

“没有的话,紫意脸为何这么红?”

“紫意我,紫意我······”

春嬷嬷见她打趣够了,紫意也快受不住了。“你就别玩了。来了这么久,府里的事肯定又堆了许多,赶紧做完自己的事回去吧!”

“好,我不闹了。”说完走到秦柠跟前,“老奴夏嬷嬷在这给二小姐行礼了。”

秦柠这才知晓,原来她就是夏嬷嬷。以后肯定有的玩了,“夏嬷嬷无须客气,快起来吧!我这没有什么外人,往后你不必行礼。”

“老奴谢过二小姐。”说完走向秦柠身边自个搀扶着秦柠坐到了石凳上,“二小姐,夏嬷嬷今日来叨扰二小姐,是想询问二小姐有什么喜好,奴才们好按什么喜好布置院子。”

秦柠想了想,“柠儿不懂布置院落,没什么讲究,夏嬷嬷按照章程和规矩办即好。”

“那二小姐喜欢什么物什,好置办在二小姐的屋里?”

秦柠摇了摇头。夏嬷嬷见此只好作罢,辞身走了。

夏嬷嬷急忙忙的赶回了七皇子府,撞见了冬嬷嬷。“夏姐姐,你怎么了,走这么急做什。”

夏嬷嬷回过神来看见自己撞到的是冬嬷嬷,也没听见她说了什么,就急急忙忙的要走。走过了段距离又想起了什么事,又折了回来,“冬儿,七皇子现下在何处?”

“在碧烟亭与沈少爷下棋,我刚从那边送了点心过来。”

夏嬷嬷听完就要走,冬嬷嬷拽住了她。“你能别做事风风火火的,慢一点行不行。”

“我有急事禀报,当然得走快一点。”

“我的好姐姐,七皇子可是与沈少爷下棋。你要是打扰到了七皇子和沈少爷,你怎么担待得起。”

夏嬷嬷仔细衡量了会儿轻重,“那我去碧烟亭旁候着。”

“别呀!七皇子避退了左右,你去干什么。”

夏嬷嬷叹了声气,现下只有等着的份了。

碧烟亭内。

“还有半月你可就要成亲了,有没有忍不住偷偷去看望新娘子。”沈皓凌落下一子,摇摇手中折扇。

轩辕逸手执黑棋落下一子,“半个月后自会相见,我不急。”

沈皓凌落下一子,看着对面的人。“我不信你不急。”

轩辕逸不做理会,下完一子。沈皓凌顺着那颗棋子看去,自己失了好多棋子。“听坊间传闻,楚家的二小姐在圣旨下的第二天就投了湖,第三日早晨还闹了会儿。你不怕她不愿嫁你。”

轩辕逸微微蹙眉,“坊间的流言,只不过是有心之人想让说什么就说什么的,皓凌兄何须在意。”

沈皓凌看着轩辕逸的表情,心中暗想:我看你还能忍多久。

“听沈家的探子来报,楚家二小姐这几日里服食了曼陀罗,每日里总爱嗜睡。”

轩辕逸面上一冷,继续下棋。“沈家的小公子,何时会偷听自家人的墙根了?”

沈皓凌猛地收了折扇,“轩辕逸,我不是替你看着那群人吗?现下有了消息,急着赶来告知你,你还如此说我?”

“谁做的?”

沈皓凌有些错愕,“你,你说什么?”

“我说,是谁做的。”

“除了他还有谁。”

“那她应该无碍。”

沈皓凌急了,“我就不懂了,现下正是是非之时你却要娶妻?若娶个名门闺秀还好你偏生娶个没听过没见过什么都不如人的一个黄毛丫头?”沈皓凌说完又想起什么“而且你明知那些人做什么,你还暗中推波助澜。”

轩辕逸放下手中棋子,“皓凌,我既决意娶她,我就会好好善待与她。从今日起,你莫要再说她的不是?”

“好,好,我不再言。可她是楚家的人,你不怕?”

“我不怕,我信她。”

沈皓凌看他如此执着,很是为他担忧。“你会后悔的?”

轩辕逸看向湖上的青莲,“娶她,我永不后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