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奉陪到底,骗婚王爷走着瞧

第十二章深夜探望(二)

奉陪到底,骗婚王爷走着瞧 秦柠 2004 2015-10-24 08:33:00

  “我说七皇子,这是你媳妇的屋子,要进咱就咱就光明正大的进。”

“你那只眼睛看见我要翻墙?”轩辕逸十分的后悔自己怎么就答应了呢?

“我这不是提醒你吗?别干出那么丢脸的事。”

“整个毓秀阁里里外外都是我的人,你觉得我会翻墙吗?”

两人来到秦柠的毓秀阁院内,江烷适时出现。“江烷拜见主子,给西麓皇请安了”

“今日她怎么样?”

“回主子,今日二小姐去了楚老爷的书房,我们没能进去。二小姐出来时哭过、脸上有掌掴印。”

轩辕逸脸色不好,“她晚饭吃了吗?”

“没有。”

“把春嬷嬷叫来。”

轩辕逸看天色已到丑时,这丫头不是一想贪吃吗?这都多少个时辰了,不饿吗?奈何身边还有一个添堵的。

“春嬷嬷见过主子。”

“她与你是否说起过什么?脸上有没有上药?中饭是什么时候吃的?她下午哭了多久?”

“回七皇子,二小姐今日是午时吃过的饭。二小姐回来时已经不哭了,没有与老奴说起过什么,脸上还未上药。”

“让人备好饭菜。”

西麓皇莫御燧看人已经把人招来,这小子现下脸色发黑,再招惹下去会不会开架呀。我还是见好就收走人吧,看戏再重要,也没脸面重要。“好久没见绿丫头了,我去找她玩会,绢帕给你。”

轩辕逸还未说什么人已先走。罢了,现下阿柠最重要。

轩辕逸走到秦柠的屋外,犹豫片刻,推开了房门。

“春嬷嬷,你不必担心我,先去睡了吧!”

“你还好?”

秦柠抬头看向他,不知是谁,不作答。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你的脸。”

“你不识得我吗!还有什么好看的。”

“今天下午被打时疼不疼?”

“与你无关。”

“你是我的妻子,你说你与我有何干。”

秦柠猛地看向他,满眼的不可思议。“我没见过他,谁知你是不是他。就算是,现下不是还未成婚吗?”

“你觉得有区别吗?”

秦柠揉了揉脑袋,“七皇子,有酒喝吗?”

“你要喝酒?”

“对,我要喝酒。”

“你不怕我对你做什么?”

“你不是说没区别吗?”

轩辕逸看着她,吩咐了春嬷嬷尽快备好酒菜去。

轩辕逸一手托起秦柠的脸,看着现下还红肿的脸。这再大的手劲打的现下也该好了,为何还是红的。“还疼吗?”

“没有感觉了,不知疼不疼了。”

“他为何打你?”

“因为我没用。”

春嬷嬷摆好了酒菜退了下去。秦柠站起身奈何在床边坐的太久,一时不适,作势要倒。轩辕逸急忙去扶,秦柠躲过了他。秦柠走到桌边吃了些饭菜,就拿起酒壶不停地喝酒。

“我特别的没用,跟我沾边的人没有好下场,我天生就是个麻烦精。我还以为长大了就好了,可是长大了闯的祸就大了,麻烦也越来越大。”又为自己倒了酒,一手托腮看着轩辕逸。“你看上去好熟悉。”

轩辕逸瞳孔微缩,“你醉了?”

“我没醉,我若真的醉了,为何心里还是难受的?为何我还是有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为何明明不属于我的为何还会是我的?”

“你后悔了?”

“我没有后悔不后悔,因为这不是我所选的,不存在于后不后悔。”

秦柠拿起酒就往嘴里灌酒,轩辕逸拿出怀里的绢帕为她擦拭嘴边的酒。“别对我好,我已经欠下好多情了。你的,我不想欠。”

“我的情,你可以欠,我也准你欠下,我不要你还。”

秦柠握住他的手,让他的绢帕远离自己的脸。“柠儿爹说了,我什么都可以没有,唯独自己的心不可以失去。”秦柠捂住自己的胸口,“他说,我失了心就什么都没有了。,他说我不可以自杀死的。我死了,他和柠儿母亲是不会瞑目的。”

“爱上人也算自杀?”

秦柠点点头,“是,爱上也算。因为是我没守住自己的心,傻傻的信了那人。”

“如果我要你的心呢?”

秦柠摇摇头,“不可以的,不能给的。我没心了,我还怎么活。人没心了,就不能活了。”

轩辕逸只想自己的心口,“若我拿自己的心去换呢?你肯不肯给我?”

“换心?我们换了心,那柠儿还会活,你也可以活。我们都不用死,可是如果我命令自己的心不准跳了,你不就死了。呵呵,你要是把心收回去,我也得死。这不也是“自杀”吗?”

“给了你就是给了你,我要回来作甚?”

“因为你要活,我也要活!”

“我不活,我把我的心给你,你没了你的心你还可以活,你不会死的。”

秦柠狐疑的看着他,抽回不知什么时候被他握住的手。“你这人真奇怪,为什么老是想把你的心给我。”

“因为我看上你了,我死了,我的心不可以死,我的心要放在你的心里才可以活。”

秦柠揉揉脑袋,“不懂?天下有那么多的人,为何偏要放到我的心里。我的心很小,它只能装得下我自己,谁也进不来。”

轩辕逸揉揉她的脑袋,这丫头怎么这么轴。手执筷子夹起碟子里的菜送到她的嘴边,秦柠张开嘴巴,吃了下去。

秦柠看着轩辕逸,“你是谁?什么时候进来的?谁让你进来的?”

“你喝醉了?”

“我喝酒了吗?我怎么不记得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轩辕逸看着她不认人的样子,“我是你夫君,你在哪,我自然在哪了。”

秦柠抓抓脑袋,“我怎么不记得我自己已经嫁人了?你是不是趁我喝醉了酒,故意骗我的。”

“你见过有骗自家妻子的吗?”

秦柠那手指着他,“有啊!不就是你吗?你骗我啊!”

“我不会骗你的,永远不会。”

秦柠躺倒他的怀里,“如果是这样,我就信你。你要记住你的承诺。”

“我会的,但是你也要乖乖地。不要不吃饭、不要乱跑、不要离开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