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奉陪到底,骗婚王爷走着瞧

第十五章婚期而至(一)

奉陪到底,骗婚王爷走着瞧 秦柠 2369 2015-10-28 13:42:43

  八月初七,秦柠就被嬷嬷和婢子在寅时给拖起,又是沐浴又是梳妆。秦柠影影约约记得嬷嬷们好像为她换了好几次的妆面。到了卯时才开始梳发,秦柠睁开睡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嬷嬷,镜子里的是我吗?”

秋嬷嬷打趣道,“不是二小姐,那会是谁呢?”

“可是柠儿觉得镜子里的人不是我啊!”

春嬷嬷看着镜子里的人儿,“二小姐本身长得标致,平日里自是不需打扮的。现下嫁了人。往后里,二小姐就得每日里都开始梳妆打扮。”

秦柠转头看向春嬷嬷,“嬷嬷,这个柠儿知道。这就叫做‘女为悦己者容’。黄意姐姐你说是不是。”

黄意挽起秦柠耳鬓处的发,笑着看向镜子里的人。“回二小姐,对着呢!”

秦柠看着为自己梳头的春嬷嬷,再看向镜子里。“按理来说,这新婚之日新娘子的头应由娘亲来梳的。”

春嬷嬷停下了手中的梳子,低头不语。秋嬷嬷放下手中擦拭的朱钗。

秦柠深吸一口气,“从今往后,能把柠儿当女儿的疼着的人就只有春嬷嬷和秋嬷嬷了,从今往后伴着我的就是七位姐姐了。今个是我大喜的日子,你们一定要答应我,你们往后的日子里谁也不能离开我。”秦柠回身伸出手来握住了春嬷嬷和秋嬷嬷的手,眼里看着那七位丫头。

春嬷嬷和秋嬷嬷回收握住了秦柠。“二小姐,老奴记下了。”

“七位姐姐,你们呢?”

“奴婢们自是忠心侍奉主子。”

“好。”

这时楚家大夫人进了来,“我还想着自己早来为柠丫头梳妆打扮,不巧昨日夜里忙着婚事的大小琐事,今日里来晚了。柠丫头对不住了。”

秦柠起身微微下蹲行了个礼。“夫人为柠儿操劳,柠儿不能分担实属不是,怎可有怪罪之心。若论怪罪,柠儿今日就要嫁人,从此往后是别家的人了。柠儿不能侍奉于您左右,是柠儿不孝,还望夫人不要怪罪。”

楚夫人拿起手中的绣帕,在眼角轻抚而过。“不怪罪,怎会怪罪呢。柠儿说出这番话来,已是长大。今后嫁人了我们无从在你左右帮衬,柠丫头还得自己多仔细着些。”

“柠儿记下了。”

楚夫人握住秦柠的手拉开了些,“柠儿真是漂亮,今日是你的大喜日子,你可要欢喜些才是。”楚夫人,扫了一眼屋子里的人。转身对红瑞说,“红瑞,去喊大小姐过来。今日亲妹妹出嫁,她怎能不一同在二小姐的闺房里陪着。”红瑞转身出去了。

楚大夫人看向两位嬷嬷,“这几日里,忙着府中的大小事情,无暇顾及两位。若有什么照顾不周之地,还望两位不要见怪。”

春嬷嬷和秋嬷嬷躬身行礼。“并无不周之处。”

“那就好,柠儿虽已及羿。可柠丫头长于闺阁之中,并无交际。将来两位嬷嬷多帮衬帮衬些。”

“那是自然。”

“总与嬷嬷说话,不知嬷嬷叫什么?”

“回楚夫人,叫老奴秋嬷嬷就好。”

“嗯!那位是?”

“回楚夫人,老奴是春嬷嬷。”

“嗯!”

楚家大小姐从外间进来,轻移莲步行至楚家大夫人面前,恭身行礼。“母亲,霓儿向您请安了。”

“好,快去瞧瞧你妹妹。”

楚霓裳走至秦柠身前,两人互礼。“柠儿妹妹,今个我来迟,还请你莫怪。”

秦柠看着楚霓裳,不愧是楚家大夫人精心养着的闺女。看着楚霓裳,微微摆头“不会的。”

楚霓裳握住秦柠的手,开心笑了起来。“那就最好了。听说嫁人之日的新嫁娘要撑到晚上的,现下辰时了你可吃些东西了。”

“还不曾。”

“那要不要让人备下。”

秋嬷嬷向前回话,“老奴已让人备下了些。”

“那现下妹妹只剩穿嫁衣和带朱钗,现下先用一些吧!”

“好。”

七皇子府的门匾已由昨日换成了翊王府,七皇子封为了翊王。

沈皓凌走至轩辕逸身前,“怎么样,感觉如何?”

轩辕逸坐在滑椅上,板着张脸。“没什么感觉。”

西麓皇莫御燧在旁双手环胸,斜睨着他。“你少骗沈小子了,明明心里急得要命。还装的人模人样的。”

轩辕逸瞪向莫御燧,左手暗器飞出。

莫御燧连忙闪躲。“你今日大婚见不得血腥,你出那门子暗器。”

“不是没伤到你吗?”

沈皓凌连忙打圆场,伸出手中的折扇挡在两人之间。“大喜之日,我们聊点别的。”

莫御燧收回手,瞥了一眼轩辕逸看向沈皓凌。“那你开个头。”

“话说,新娘子若是在洞房里看见你这个样子会做何感想。”

话罢,轩辕逸黑了脸色。莫御燧放声大笑。

夏嬷嬷前来,躬身行礼。“回主子,巳时已到,已进差接亲的礼队前往接二小姐了。”

“嗯!”

到了巳时,春嬷嬷为秦柠补了补妆面。为秦柠换上了红嫁衣、戴上了朱钗佩环。下人来报接亲队伍快到时,楚父也同时到了毓秀阁。

春嬷嬷为秦柠正要戴上凤冠,楚父出声阻止了,拿出袖袋中的朱钗盒。“这是你娘生前最喜欢的白玉簪,今日你大婚戴上吧。”

秦柠抽出头上的金簪,楚父为秦柠戴上白玉簪。

“嫁人之后,处处留心,切不可恣意妄为。”

“父亲大人放心,柠儿懂得分寸。知道什么该说什么该做。”

“你?”楚父刚要发火,楚家大夫人急忙劝住。“今日里是柠丫头大喜之日,老爷不可啊!”

“哼!”楚父甩袖转身。

秦柠戴好凤冠,下人又来报。说接亲队伍已到,秦柠可以出府了。

春嬷嬷正要为秦柠盖上盖头,“且慢!”秦柠出声阻止。

楚父一脸温怒,“你又要做什?”

秦柠望向楚父,“我要你书房内我娘的画像。”

“不可能!”

“这婚事是你让我嫁的,我也应了。娘的三年白丧我未服就嫁人,我已是不孝。今日嫁人,娘更是不能所见。我难道不能要我娘的一张画留作纪念,往后里好朝思暮念。”

“我让人画好,你回门之日我再给你。”

“柠儿只要那一副,别人画的,画不出娘的半分模样。”

下人又来催,楚父正犹豫,楚夫人也劝解楚父,楚父看向秦柠。“你当真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忤逆我的意思。”

“柠儿不是忤逆,柠儿是当真喜欢那幅画,还请父亲割爱。”

“取来我书房二夫人的画像。”贴身小厮去了书房。“楚柠儿,今日嫁人之后,你我父女情绝。”

楚夫人急忙劝阻,“老爷,万万不可啊!”

楚父瞪向楚夫人,楚夫人只好噤声。

待小厮取来画像,楚父打开盒子望了眼,转手扔到秦柠脚边。

秦柠跪下捡起脚边的画,抱在怀里。示意春嬷嬷把盖头给自己,秦柠接过盖头。转而递向楚父。“今日柠儿嫁人,您为我盖上盖头从今往后,是死是活与您无关与楚府无关,同样楚府的一切也与我无关。”

楚父接过盖头,手中轻抚,抛出红盖头,遮住了秦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