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奉陪到底,骗婚王爷走着瞧

第三十二章血色落幕

奉陪到底,骗婚王爷走着瞧 秦柠 2017 2015-11-21 16:34:46

  轩辕逸神色复杂的看着楚柠,她知道了。

“阿柠!对不起的,我并非想如此。”

“王爷,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舞步退身,转而回旋。以袖遮面,对着轩辕逸一笑。事到如今,谁也不愿,只怪我无防备信错了人。

洛维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dian)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楚柠唱到此处时气息不稳,神识不觉间再次的换散开来。手心中的疼痛感没有了,楚柠你一定要撑下去,这一曲还未终了。不可以停,弯身动作时指甲嵌入手心之中,血立时晕染了红绸。空气中出现了血腥味。

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楚柠觉的喉间的血腥味袭来,眼中的泪流了出来。望向轩辕桌边的酒杯,原来酒中也含毒。

日色欲尽花含烟,月明欲素愁不眠。赵瑟初停凤凰柱,蜀琴欲奏鸳鸯弦。此曲有意无人传,愿随春风寄燕然。

轩辕逸瞧见硬撑着的楚柠,手中的红绸染满了鲜血。心中酸楚,他为了自己终将是负了楚柠。现下她中的迷.药,已经使她的意识涣散。却咬牙硬撑着,她的手一定很疼。为自己斟了一杯酒,阿柠,我陪你。

楚柠见他欲喝下那杯酒,旋身到了轩辕逸身前,夺下他手杯中的酒,退身至中央。

忆君迢迢隔青天,七日横波目,今作流泪泉。

楚柠停身喘息,望向轩辕逸。饮下了那杯酒,轩辕逸握紧了绣袍。阿柠,再忍一忍,再忍一忍就好了。

不信妾断肠,归来看取明镜前。唱完最后一句,倒在了楚父的桌前。

楚父立即起身去扶楚柠,当他扶起时,楚柠手心里是血,还死死的咬住嘴角。

“父亲,楚柠不孝。”

“没有、没有。”

血腥味浓郁了起来,楚柠的腿间鲜血蔓延。那腥红的颜色,彻底痛了轩辕逸的心。阿柠,我欠你至深我该怎么还。

从楚父的怀中抱起楚柠,“快叫太医!”

皇上震惊,速速传来了太医。

楚柠的意识模糊,耳间已无任何的声音。看着轩辕逸焦急的样子,伸手去触碰,看着自己满手的血迹终是收回了手,意识全无。

*

太医为楚柠诊治后,皆是摇摇头。

宫中婢子为楚柠洗漱干净换好衣物,轩辕逸还在床前等候。这时的皇上也在外间等着消息,楚父跪了下来,“老臣一生已经负了自己的妻子,如今就连自己的女儿也命悬一线。我已年迈心死、看在老臣尽忠的分上,看在柠儿可怜的分上,还望皇上恩准老臣辞官。”

“辞官!温家人会放过你还是沈家人会放过你?可是你府中上下的妻妾呢?”

“老臣失去太多,亏欠太多,眼下只想陪着自己的女儿,别无他求。若是不放过,那就当老臣已死。求皇上成全。”

“朕可以成全,可是逸儿会让你带走人吗?”

“人之将死,若有旧情,怜惜一二吧!”

轩辕皇看着楚墨涵,朕放过你,沈、温两家也是不会,一个必死无用之人,随了你吧。

回到里间时,楚父看着轩辕逸,一把挥开了他。抱着楚柠,转身离开。

“柠儿,我们回家。”

“岳父,阿柠是我的妻子。”

“皇家,我们楚家不敢高攀。我的女儿,我会照顾,不劳烦。若是翊王还念旧情,就放过我们吧。”

“柠儿还有救,我师父玉阳子明日就到。”

“翊王就是凭借这个才放心柠儿喝下曼陀罗和毒酒的。”

“小婿不是此意。”

“不管有无此意,翊王别忘了,是你让她喝下的。从今往后,你是你,她是她。再无牵连。”

轩辕逸放任楚父带走楚柠。望着自己还留有血迹的衣袍,就拿沈家和温家的血,为我的孩子祭奠吧!

*

楚父一路让影卫护送与楚柠离开前往了郎春阁,王掌柜开门时,见来人是楚父与楚二小姐,立即带路前往了郎春阁的后院。

“主子,要不要给小姐请大夫过来。”

“现下是是非之时,不可请。老王,在城外制造出一辆马车坠落山崖的假象出来,切不可露出破绽。”

王掌柜按照吩咐去做,楚墨涵拦下人来。从楚柠的衣衫和自己的衣衫处撕下碎布交予王掌柜,“把这些染上血迹丢下山崖,另外在崖上做出打斗过的痕迹出来。”

王掌柜会意

楚墨涵望向床榻上的楚柠,傻孩子都告诉你不能喝,为何还是要喝。你若是死了,我如何对得起你的母亲。

“后悔了吗?”

楚墨涵不理会来人,为楚柠盖好被子。

“她的伤势这么的重,盖住被子只会加快她体内的毒死腐蚀内脏。”

“要如何你会救她。”

“不说我也是会救的,当然不是因为你。”

来人伸手为楚柠把脉,沉思一会儿觉得惊讶,手伸到楚柠的小腹处。楚墨涵出声阻止,“你要做什么?”

来人不悦,“我一个糟老头子会对自己的孙女做什么。柠丫头肚子里还有孩子?”

楚父不解,“柠儿明明流了很多的血,连太医的都说。”

“我说有就有。”白胡老头转了下眼珠,“留还是不留?”

楚墨涵看着楚柠,罢了。“孩子没有了,柠儿是不会开心的。”

白胡老头假意说着,“一个负心汉而已,孩子没有了,倒也干净。”

“岳丈求你了。”

“你小子也会求人了?”

“岳丈!那可是你的重外孙。”

“她没事,休养一段时日就会好的。”

“可是柠儿今日确实是喝下了带有曼陀罗的茶水?”

“老头子我分不清曼陀罗和迷.药吗?”

“迷.药?”楚墨涵望向楚柠,心中暗自觉得不好,轩辕逸是否已经发现了。

白胡老头捋了捋自己的白胡子,“瞧你那样子,我都来了,那些人怎么还会跟来。”

“多谢岳丈。”

白胡老头嫌弃的看着楚墨涵,“我救自家的外孙女,与你何干。”

“岳丈说的是。”

秦柠

看到这章文的你,留杯咖啡给我吧!让我知道你来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