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青涩那些年

第三章 那躲避球你可还会接

青涩那些年 reina980322 3302 2015-10-03 06:42:59

  或许是因为新的环境陌生的人和许多许多还未了解的事情,这让无聊的日子过的都有些意思。虽然厌恶早起,但却乐意去上学。

过了三天左右,班级里已经分成了好几个小团体。刘韵、馨悦当然会在一块,在她们中加上了一个陈静,三人日夜说笑,渐渐了解彼此。而何河何珂居然会和那冷漠的顾季组成了一小堆,许是因为何珂和顾季都爱看书的原因。倒是馨悦常常跑去河何珂说话聊天。渐渐地这六个人就经常一同行动。刘韵一如既往的不爱说话,每次只是静静地跟在他们身后不言语。何河倒是对刘韵有些兴趣,总是想要与她说话。

“诶,刘韵。你怎么总是这么安静啊。”刘韵总是看他一眼并不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说:“难不成你害羞?”何河侧着脸看向刘韵。刘韵却不动声色连眼睛都不抬一下。

“我和男生没话讲。”刘韵头也不回走了,只留下何河傻呆呆地站在那里回忆着那句话。

这个刘韵一定有什么猫腻,这么厌恶男生,难不成情史发生过啥?何河这样想着连忙跟上去。

“你…不会被男的甩过吧。”何河这样说,让刘韵恼怒回头瞪他,却突然想起什么,恢复平静说:“怎样都和你无关,离我远点。”

这女生有点意思。

到教室才发觉老师已经站在讲台前,和几个女生谈笑。铃声一响,大家坐下就开口讲话。

“咳咳,今天咱们班可都到齐了哈!”一瞬间全班的头就齐刷刷地转了过去看向倒数第三个座位。发现坐着一个从未见过的女生。那女生眼睛不大有点丹凤眼,鼻子倒是小巧,脸蛋红红的,看起来有点像小孩子。但是个子不小坐着的她看起来腿倒是蛮长的。

“张芯语,起来介绍一下自己吧。”老师温柔地对她说,就看她站起来,脸不知怎的一下子就红透了整个脸。

“我叫张芯语,来自日本,前几天因为日本台风没能赶上飞机回来,才缺席了几天。大家多多关照。”那声音缠绵柔软,就像是孩子在说话。她的中文倒是很标准,应该是专门为了自我介绍练习了一番。

“日本人诶,好酷!”有些人好奇。

“这声音装的吧!”有些女生找茬。

“一会儿去讲讲话。”有些人期待。

馨悦倒是好像不感兴趣,转过头和何珂讲话。

早堂刚结束,张芯语身旁就围了好些个人。

“空尼奇瓦!”“哈吉美嘛希忒!”顿时教室里便被奇怪的日文弄得一片喧哗。

“我会讲中文。换句话说我中文比日文好。”被这句话大家都震惊了。而且她的声音并没有刚才那么娇嫩了。

简单的对话没有几分钟就结束了,因为来晚了三日就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没有朋友。其实也并不真的是这样,也有一个女生落了单,可她长相平平带着个眼睛,总是低着头看着手机,实在没人想要和她交朋友。当然这个张芯语也不想。

到了午饭的时间,犹如往常一样,陈静、刘韵和馨悦三人以刘韵为中心围成一个,吃着便当盒。

“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吃吗?”只听不远处从后面穿来羞答答地声音。刘韵便回头看去。本来以为是和自己在说话,却看见张芯语对南宫则讲话。顿时让刘韵三人惊呆了。

他们认识吗?!

不禁如此,全班好多个同学都看了过来,窃窃私语。

“好啊,看你这些天都没来学校还以为你怎么了呢。”南宫则仰头看着张芯语,稚嫩的面容挂着微笑。在他旁边坐着的楚希让出了一席地方,张芯语便顺势坐了下去。

“哦,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楚希,清楚的楚,希望的希。嗯…我可以叫你芯语吗?”这个叫楚希的女生声音高调,有点假假的,不过却看得出是真诚的。她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她那批到屁股后面的长发,乌黑发亮十分柔顺,前门流了中分长长得挂在脸颊两边。长得倒是有一股浓郁的古代中国风。

“嗯…当然好呀。”虽然初次见面有些生疏,但芯语还是蛮高兴的。

“你们别聊了快吃吧。”南宫则见饭菜都快凉掉有些着急。

突然听馨悦探头问他道:“南宫,你怎么认识张芯语?”其实馨悦这么问也不难怪,她家里有些对日本人反感,怎么说有些记挂着从前的南京大屠杀那种日本人犯下的罪孽,不禁对张芯语也有些戒备。

“我们是小学同学啊。怎么说也认识快十年了。不过后来她回日本上学就没见,但是听说我们分到同一个高中的同一班,我爸让我照顾她。”南宫则没有停息吃饭,倒是芯语一些害羞红了脸。

馨悦听了点了点头,眼睛瞟了一眼她就转回头。

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这可是开学第一节体育课。很多人是充满期待的,特别是馨悦,换了衣服在一旁练习原地跑步。但是刘韵觉得特别麻烦,换衣服也是懒懒散散的。几乎所有人都走出去,剩下刘韵馨悦陈静三人,刘韵却还差了换运动鞋。

“诶!刘韵你快点啦,吴晴芹在等你。”这几日陈静的话比初次见面的时候多了,而吴晴芹在选委员的时候选了体育委员,就被拜托了了锁换衣间门的工作。

听了这话,刘韵才开始加快速度,倒是变的手忙脚乱起来,拖着长长的鞋带就准备往外走。

“不用着急,反正还没上课,要是伴着了就不好了,坐下系了鞋带再走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看似凶巴巴的吴晴芹居然会说这样的话。对她有了很大的改观。当馨悦转头看向她的时候,她却散发着温柔的气息,三天前的不良气息好似一瞬间一样消失。可能是因为她的头发染回了黑色,虽然戴着红棕色的美瞳,却也没有之前那么夸张了。

刘韵将鞋带系好,向体育馆走去。却被陈静拉住:“我们不等她吗?”陈静试探性的问着她,于是停下脚步,看着她把门锁上。

“啊?你们是在等我?”吴晴芹一些受宠若惊地看着她们有些许不敢相信。馨悦倒是轻松愉悦地走向她挽住她的手说:“还有别人吗?”就拉上她四人一同走。

到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个吴晴芹也是福建人而且与刘韵一样是福清的。便自然而然的话题投合。

往年第一场体育课都是自由活动,但是貌似这个学校十分喜欢躲避球,说是可以加进同学间的关系。这堂课就成了躲避球大赛。随便分成两队开始游戏。

刘韵看向自己的队伍,吴晴芹和自己在一起,对方有馨悦和陈静。转眼间站在自己身旁不远有张芯语和楚希的身影。顺势看了看对面,是南宫则在绽放可爱的笑脸。

她想着站在尽量不显眼的地方可能不会被打到就向后退,却突然踩到一个人。转头就说:“对不起啊!”

却被一双温暖的手把住双肩扶住。

“诶,小心。没事的。”是何珂和她不到十厘米的距离,两个人就这样对上了眼。

慌忙从他的双手挣脱接着站好,什么话也不说便走回吴晴芹的身旁,心里却扑通扑通一直不停息。她唔住胸口,大口呼吸。

“你没事吧!”在一旁的吴晴芹诧异地看着她让她立马恢复了正常。

尴尬地说:“没事,就是有点热!没关系哈哈哈!”只得这样掩饰。

随着体育老师刺耳的哨声,球一抛而起,滚到了刘韵的队伍。一把捡起的是付铅,连忙丢向对面人群密集的对方,正巧打到安蓉,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就有几个男生开玩笑说:“你故意的吧,好卑鄙哦,打安同学。”

付铅则两手对掌做出抱歉的姿势看着那女生退场。

这场躲避球赛越来越激烈,下场的人也越来越多。刘韵出了名的不爱动,站在那里等人打,没一会儿功夫就被打下去。有颗球正面朝陈静飞去,本是已经接住却因为弹力太大飞了出去,满脸的失望让在她旁边看到的南宫则不禁安慰了几句。陈静却吓了一跳慌忙走下场去。而馨悦倒是一直在场地里跑来跑去却正好没有人能够打的到她,谁叫她跑步五十米只要八秒不到出了名的快,滑稽的形象引来许多笑声。倒是付铅一直针对瞄准她。吴晴芹没有多少人去打,或许因为她十分瘦的身体让人不舍得去打,也或许是因为她之前的不良形象让人不敢去打,她便留到了现在。

这个时候,南宫手里拿到了球,正在瞄准对方所剩不多的人。看到张芯语便眯起眼睛来作出坏坏的表情。

“我要打哦!小心哦!”张芯语也不甘示弱,双脚跨成与肩同宽,作出接驾的姿势,样子看起来丝毫不像当初一般娇羞。

球犹如瞬间从南宫手中推出,“嗖”得一声就向芯语的方向飞去。“砰!”只听一声,大家惊呆了看着接住球的芯语,整个身子向后仰膝盖跪在地上,同学们不禁鼓掌,因为这场球赛中还是第一次有女生接到球。这时的芯语脸却又唰一下的红了起来,将球递给了在她一旁的楚希,随后退到角落不显眼的地方去了。芯语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会运动的,其实她在跑步方面简直就是只蜗牛,但在球技上面还是很擅长的。谁叫她以前是日本排球部的。

这场球赛许多人都大显身手,对芯语很多人都有了很大的改观,本以为只是个娇羞的女孩子没想到还会这样拼力不顾及颜面,不过这样让以前对她这种小女生形象不太满意的女生都有了稍微的转变,有时回去说几句话却不亲近。

这个日本女生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呢?这倒是出奇得引起了刘韵的兴趣。

reina980322

刘韵~馨悦~陈静~吴晴芹~张芯语~啦啦啦 大家快来看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