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绝代废材倾天下

第六十三章 坚决不从?还是?

绝代废材倾天下 柳晨雨馨 2041 2015-08-31 16:40:10

  “唔,终于说出口了,早就知道你是那个什么劳什子无极宗的少主来着,就等着你开口呢!”钱多多撇了一眼无悔,口气略带不屑的说道。

“还有你们啊,一个个的,身份都不错嘛,罗思思,莫云大陆第二大宗门,一群女人环绕的地方,天女宗少宗主,我可有说错?”钱多多眼角瞄向罗思思。

“你怎么知道的?”罗思思一手警惕的抓向腰间的长鞭。

“别动怒啊,听我接着说啊,莫青天,离云国二皇子,传闻天赋出众,为人邪肆,狂妄不羁,与现实不符啊!”钱多多上下扫了一眼莫青天,不停的感叹。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就是近年闻名大陆的‘百事通’的主子,对否?”莫青天并没有被拆穿身份的气恼,他压根就没有打算瞒着自己的身份,他现在好奇的是钱多多的身份,“传闻‘百事通’的主子视财如命,见钱眼开。想必也就你能胜任了。”

“说的不太对。”钱多多正正眼色,端坐在桌前。“咳咳,我,作为一名爱金币的我,不爱金币,就太没个性了,什么‘视财如命,见钱眼开’的话,实在是太俗气了,配不上我这么高端风雅的身份。”说着,钱多多扫开自己的金扇,使劲的扇了扇,“唔,好像金粉又掉了些,不成,明天再补补。”

“、、那个,多多啊,你知不知道我的身份?”柳小雨有些艰难的舔了舔唇,开口道。

“知道啊,不就是柳云城的掌权人柳家二儿子?”钱多多心疼的看了看自己的金扇,以前收到手下传来的消息时,信纸的一角正好被毁了,停在了“二”字上,柳雨是男的,肯定是二儿子咯。“不过话说回来,在座各位的身份都还不错啊。”

“确实不错,大陆三宗这里占了两宗少主,三国这里有一国皇子,对了,还加上离愁,两国皇子,再来个‘百事通’的主子,不错!”柳小雨摸了摸鼻子,感叹道。

“确实不错,不过我的身份还有一个,炼器师会长唯一的儿子,不过,这身份太没个性了。”钱多多自报家门,他已经将这里的人看成同伴了,那么最起码的信任,必须要给予。

“噗噗、、、”无悔一口茶水喷出,对面的柳小雨闪身躲过,“炼器师怎么生出你这种极品儿子?难道你会炼器?”

“当然会,不过炼器太粗鲁了,不符合我的个性啊!”钱多多似忧愁的叹了口气。接着扬起金扇,“这把金扇可是我的得意之作。”

“恩,金扇,不错,够闪。”柳小雨似无奈的点了点头。

“大家吃好了吗?吃好了就走吧!”柳小雨见众人停了筷,便开口说道。

“恩,走吧,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就可以出去了。”无悔被关在学院一个月,虽能学到东西,但是着实无聊了。

“恩,争取早日升为终极团队。”钱多多信心十足。

“回去休息。”罗思思显然有些闷,心情不大好的说道。

一行人付了灵点,便回了住宿宅。

“多多,来我房间一趟,我有事和你说。”柳小雨准备回房间,突然想到了什么,回过头对钱多多说道。

“小雨,什么事?这孤男、、、寡男的哈!咳咳、、、不、、太好吧!”莫青天咳了咳。

“小雨,要不我也去吧,”无悔斜视了一眼钱多多,“他,我怎么这么不放心呢?”

“不放心的应该是我才对。”钱多多双手抱胸,脸上阴晴不定。心里碎碎念:虽说料到了有这么一天,可是,怎么能发展这么快?自己还木有准备好和、、男人,那啥啊、、、

“那啥,要不无悔你和我一起去吧!”钱多多没有底气的对着无悔说道。

“我说,这事儿这么简单,你有必要喊人吗?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婆婆妈妈的?快点!”柳小雨怒了,皱起好看的眉,大声吼道。

“这事儿?是什么事?”钱多多脑海中浮现出两男子在床上翻滚着床单的样子,鼻子一热,一抹鲜红随之淌下。

“唔,我待会来!”钱多多捂鼻逃回自己房间。

“这事儿是什么事?”无悔急了,他不禁想象出了柳小雨眼冒红心向钱多多表白的情景。

“这绝对不行!”无悔一声大吼,接着又轻声对小雨说道,“那个,小雨啊,那贪财鬼就知道钱钱钱的,一点都不好,你要他还不如要我啊,不成,不能让你们独处。”

“无悔,你想哪去了?”莫青天皱眉,“小雨叫那贪财鬼肯定有事,你别捣乱。”

“真的只是有事?没有私人感情在里头?”无悔一听,抓住柳小雨,追问道。

“你想哪去了?”柳小雨莫名其妙,“什么私人感情?”

“没有啊,没有就好!”无悔挠了挠头,“那啥,我回房间了。”

“我也回房间了。”罗思思一路无言,有些黯然的说道。

柳小雨看着几人就那么走了,脑袋上顶着几个打问号,这些人怎么都变得这么奇怪?

“我回房了,待会多多来了让他直接进来。”柳小雨对着剩下的莫青天和柳晨语说完,便直接回房了。

钱多多房间内,一室的金色,将人看的眼花缭乱。

钱多多拿着一条金色的手帕,堵住血如泉涌的鼻子,目光呆滞无神。

“柳小雨,你怎么可以这么直白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实在是不好意思啊!”钱多多自言自语。

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去了会不会让人以为是投怀送抱。不去人家会不会以为自己故作矫情?钱多多一手托腮,深思着。

“天,我在想什么?”钱多多猛地一个起身,“我是男人,怎么可能对男人感兴趣,断袖—太没个性了!”

“怎么办怎么办?”钱多多绕着房间转了几个圈。

是将门踹开,然后一声大吼,“柳雨,我不是断袖”?

还是敲开门,坚决不从?

还是——直接从了?

“啊啊啊啊!不想了,过去再说。”钱多多将鼻孔的金色手帕一甩,慷慨异常的朝柳小雨房间迈步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