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医生,我是俘虏

第十六章(下)

医生,我是俘虏 sugar娃娃 4768 2017-01-21 17:45:39

  这一天的检查进行的很顺利,傍晚时分所有医生都完成了自己的工作,正当大家准备返程时,孙娜突然告诉大家,由于部队要求严谨,所以所有人员今晚必须在这里过夜,等明天培训结束之后,才能统一离开。

其实留在这里住也没什么,只是之前没有得到通知,大家都是轻装上阵,除了医用工具什么也没带,包括换洗的衣物。作为医生,每个人多多少少有一些洁癖,秋天的天气并不算冷,忙了一天大家身上的衣服难免沾染了汗渍,要是洗完澡不换衣服的话,难免有一些不舒服。

得到通知,沈韵珂随后拿出手机给裴雅打了个电话,告知她晚上不必等自己,她要留宿在部队里。

晚上七点,天已经黑了,大家在食堂吃过晚餐就回到各自的宿舍中。由于部队都是上下铺,一个房间可以睡八个人,所以女医生和男医生分别一人一间宿舍,而且就在对门,方便大家交流。

“让我们在这儿住也不早点通知,洗漱工具和换洗的衣服都没有,今晚怎么睡得着呀!”其中一名医生女助手抱怨道。

另外一个女助手也附和说道:“就是,最要命的是内衣都不能换。”

孙娜无意的瞪了那两个女生一眼,若无其事的说道:“与其在这里抱怨,不如赶紧洗洗睡觉。”说完,她便大步跨进浴室,准备洗澡。

沈韵珂窝在床上,今天一天她也有些累了,等孙娜出来她也进去洗洗。孙娜说的很对,部队这种地方本来就不适合她们这种矫情的女孩子,与其抱怨不如赶紧洗洗睡觉,明天还有一大堆工作,熬完最后一天就可以回家痛痛快快洗个澡了。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沈韵珂见两个女生没有动静,便起身去开门。

许绍谦站在门口,看到开门的人是沈韵珂,立刻露出温暖的笑容。

沈韵珂看着他,头发半湿半干,身上还有淡淡的肥皂味道,一看便知道是刚洗完澡,她微笑问道:“许师兄,有什么事吗?”

许绍谦将手上的衬衫递到沈韵珂跟前,说道:“这个给你。”

沈韵珂接过,展开看了看,是一件干净的白衬衫,看着许绍谦身上还穿着白天工作时的衣服,她问道:“这是你的衣服,给了我你穿什么?”

许绍谦回答说道:“我们男人邋遢一两天也没什么,倒是你们女人,平时爱干净习惯了,没有干净的衣服换洗指不定还会失眠呢。”

确实,即便是在寒冷的冬天,沈韵珂依然坚持勤换衣物,在出了汗的情况下不换衣服,确实然人难受。她欣然接受许绍谦的衣服,甜甜一笑说道:“谢谢!”

许绍谦回答说道:“不客气,累了一天你早点休息吧,晚安!”

沈韵珂关上门,房间里两名女助理看到沈韵珂手上多了见衣服,心里羡慕不已。这时,孙娜从浴室走了出来,她穿着内衣,上身套着雪纺上衣,扣子随意扣了两个,露出修长的大白腿,一下子就吸引了两名女助手的目光。

春光乍泄,沈韵珂也忍不住看了两眼,不得不承认,孙娜虽然人品不怎么滴,但是身材还是不错的,并且皮肤保养的也不错。

收到羡慕的目光,孙娜更加抬头挺胸,若不其事的走到自己床铺上,平静的躺下。她注意到了沈韵珂手里的衬衫,也大致猜到了那是谁的,她心中暗暗讽刺一番,便闭上眼睛安静睡下。

夜深人静,沈韵珂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她从小就有认床的习惯,每次睡陌生的床,总是要很几天才能适应。所以她很少在外面住,就算是住了,也是一夜不睡,第二天顶着黑眼圈。

窗外,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沈韵珂以为是幻觉没有多在意,然而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沈韵珂慢慢爬起身来,掀开窗帘往外看,操场上一排一排的站满了人。她看了眼手机,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想不到他们还要训练。

想着反正也睡不着,不如出去看看,正巧她还没有在现实生活中看过操练士兵呢!想着,沈韵珂轻手轻脚的打开门,又轻手轻脚的关上门,她的动作很轻,深怕吵醒睡着了的同伴。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越走近,整体的脚步声听得越清晰,伴随着口哨,士兵们整齐的呐喊。

“向右看齐!”士兵们全体想右看齐。

慢慢走近,沈韵珂定神一看,带头指挥的那个人正是周扬,把口哨挂在脖子上,洪亮的声音喊道:“向右转!”待所有人向右转之后,他又说道:“全体都有,全程五公里,起步跑!”

随后响起了整齐的踏踏声,周扬跟在队伍最后面,和他们一起有节奏的跑着。沈韵珂站在一旁,大家都聚精会神的操练,没有人注意到她。反倒是她,一直在观察人群里的人,她看见了雷平,看见了徐志明,队伍中与方奕经常混在一起的几个人都在,就是唯独不见方奕的踪影。

方奕他不用操练吗?沈韵珂心想着,找了一处赶紧的台阶坐了下来。看着跑步的阵势和规模,应该不止三分队一群人,铁定是还加了其他分队的人。在看看另一边,依然有一只庞大的队伍在进行操练,但是他们没有跑步,而是在做俯卧撑。

这些士兵每天晚上都要进行操练吗?早就听说当兵很幸苦,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跑上几公里,还要进行各种体能训练,最要命的就是负重跑,跑起来那就是几十公里。想来,难怪这些当兵的各个都这么高,身材都这么好,身体素质都达标。要是把一个普通人放进部队参加这样的训练,铁定吃不消吧!

沈韵珂撑着下巴,感觉身旁有什么东西,转头一看,一个人影就坐在自己身边,吓得她惊叫一声,身体往旁边挪了一大步。

看到沈韵珂的反应,方奕咧嘴微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沈韵珂怒目瞪着他,骂道:“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方奕说道:“我坐在这里已经很久了,是你在想事情想的太入迷了,都没有注意到我。”

确实,沈韵珂一直坐在这里,丝毫没有感觉方奕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更不知道他就这样一直坐在自己旁边。

当以侧着脑袋,问道:“你刚刚在想什么?想的那么入迷!”

沈韵珂淡淡说道:“没想什么。”

方奕贼贼笑着,厚着脸皮问道:“是不是在想我呀!”

沈韵珂白了他一眼,说道:“是,我在想你为什么没有去训练,躲在这儿偷懒!”

“我可没有偷懒!”方奕伸了个懒腰,说道:“这种操练新兵蛋子的特训我早就不用参加了。”

“不用训练,那你留在部队干嘛?”

“部队可是我第二个家,成年之后我在这儿待得时间比在家的时间还长呢!”

沈韵珂转头看着他,问道:“那我们认识之前,你就一直住在这里吗?”

方奕淡然的点了点头。

沈韵珂目光下垂,成年以后……也就是说,他在部队带了十一年,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十一年。她突然问道:“既然你这么自由,为什么不回家住呢?”

方奕回答说道:“家里哪有这里好呀,兄弟多,朋友多的。在说我们经常要出任务,时刻准备着,随时随地就要出发,在家里多不方便。”

沈韵珂听着,点了点头,看着远处慢跑的士兵,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时,方奕突然爬起来,对沈韵珂伸出去,说道:“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吧!”

沈韵珂抬头看着他,有一些犹豫,自己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跟眼前这个人撇清关系,却一次又一次的不由自主向他靠近。她的内心很矛盾,手不自觉的握紧。

方奕见她迟迟没有伸手,带着笑容说道:“跟我走吧,放心,那个地方很好玩的,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沈韵珂踌躇了一会儿,想着无非是去看一看,应该不会怎么样,于是便伸出手。在她的手刚抬起来的时候,方奕就一把抓住她,用力把她拉了起来,向远处走去。

方奕的脚步很快,沈韵珂牵着他,紧紧的跟在他后面,心里设想着部队这种地方会有什么好玩的。一路上她忍不住东张西望,前面的路越来越黑,并且有一些坑坑洼洼。

感觉到沈韵珂的气息,方奕逐渐放慢脚步,在前面碎石比较多的地方,小声提醒说道:“这边碎石比较多,你注意一点脚下。”

“嗯!”沈韵珂点点头,目光落在脚下,脚步变得小心翼翼。

又走了一会儿,方奕依然拉着她蒙头向前走,周围越来越黑,感觉像是到了荒郊野岭,脚下的泥路变成了草地,并且冒出来的野草都到了膝盖的位置。

沈韵珂微微皱眉,对于陌生的地方充满了警惕,她娇声问道:“还要多久才到呀?”

方奕淡淡说道:“快了,就在前面了。”

虽然心里感觉毛毛的,沈韵珂还是跟在了方奕身后,如果是其他人带她来,她铁定在刚才没有水泥路的地方就选着回头了。

这时,方奕突然停住脚步,转身对沈韵珂说道:“到了,就在前面,但是你要先闭上眼睛。”

沈韵珂侧身,看了看方奕所说的前面,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没有。她带着疑惑的目光看着方奕,说道:“你确定就是前面?”

方奕点头说道:“相信我,把眼睛闭上。”

沈韵珂心里满是疑惑,但看着方奕那么认真的表情,想着既然自己已经来了,那就先暂时相信他吧,虽然是荒郊野外,但是以自己对方奕的了解,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于是就怪怪的把眼睛闭上。

方奕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确定沈韵珂已经完全闭上了眼睛,于是慢慢向后退,叮嘱说道:“我没有叫你挣开眼睛,你可千万别真开。”

沈韵珂勾起嘴角,信誓旦旦的说道:“知道了!”

由于眼睛看不见,沈韵珂只能靠听觉和感觉,周围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并且像是有人故意弄出来的。沈韵珂微微皱眉,她知道这些动静都是方奕弄出来的,但由于眼睛看不见,所以不知道方奕在做什么。

过了一会儿,沈韵珂感觉方奕站在自己身边,刚想开口,就听见方奕带着微微的喘息,说道:“好了,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终于可以看见了,沈韵珂连忙睁开眼睛,突然她感觉眼前一亮……点点银白的、灵动的光,在草丛中飘浮……

沈韵珂瞪大双眸,嘴角微微张开,欣喜的说道:“是萤火虫!”在这城乡结合的地方,突然见到这个可爱的小东西,内心着实涌起了一阵久逝的情感。

这些萤火虫把周围照亮,在草丛里飞舞,像是从天上洒下点点繁星。它们三三两两,忽前忽后,时高时低,那么轻悄、飘忽,好像一些看不见的小精灵提着绿幽幽的灯笼,飞来飞去,那美妙的形象和色彩,确实是迷人的。

方奕无声的走到她身后,声音很柔很轻的说道:“萤火虫是不怕人的,不信你伸手去触碰,它们会在你的指尖停留。”

沈韵珂闻言,慢慢走上前,她的脚步很轻,很轻,深怕惊扰了这群小精灵。她在一只矗立在小草上的萤火虫伸出手,那萤火虫像是感觉到了她的想法,扑扑煽动翅膀,飞到了她的指尖。

沈韵珂见状,心里一阵欣喜,由于害怕把它吓跑,便忍住了欢呼。

方奕弯着腰,双手快速合拢,把两只萤火中困在手掌中间,沈韵珂见状,也跟着他玩了起来。抓萤火虫看着简单,做起来就难了,沈韵珂做了好几个饿虎扑羊的动作,也没能把这个小东西抓到手里。

玩累了,沈韵珂和方奕找了个落脚的地方坐下,看着眼前的亮光,突然感觉很是惆怅。萤火虫这种东西,只能在乡野之间看到,一般是夏天比较多。随着城市渐渐开发,荒地都做成了高楼大厦,沈韵珂已经习惯了城市的喧嚣,并且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萤火虫了。

沈韵珂微微喘息,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方奕回答说道:“我当兵那会儿,经常要来这边负重跑,有次我想偷懒,就趁着晚上看不清,偷偷离开了队伍。一个人游走瞎窜,就来到了这里,我刚跑进草地里,躲在草里休息的萤火虫突然窜了出来,当时那场面,贼漂亮了。

沈韵珂闭着眼睛,想象中方奕口述的画面,嘴角微微上扬,她仿佛也看到了那美丽的场景。

“虽然我的家世很好,在部队很受人照顾,但也给我造成了很多麻烦。男人之间,很多事情是不能跟你们女孩子一样跟姐妹分享的,所以有什么烦心事,我就跑来这儿,一个人静静的坐着,跟这些萤火虫作伴。”方奕的声音很柔很轻,除去了他军人血气方刚的一面,心里还是有一个小脆弱的。

“以前,我一直觉得上帝是公平的,虽然给了我一个好身世,但是却剥夺了我的很多权利。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你,我才感觉老天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了我,给了我最完美的人生,我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幸运。”

方奕的话让沈韵珂感慨万千,她淡淡的说道:“老天是公平的……”因为我们相遇,却注定不能在一起。后面的话,沈韵珂无法说出口。

“珂珂,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前路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去面对……”

沈韵珂没有正面回答方奕的问题,也许是她故意想逃避吧,她突然站起来,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方奕明白沈韵珂的意思,没有强逼下去的理由,他牵起沈韵珂的手,说道:“从牵起你的手的那一刻起,我就再也没有想过要松开,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沈韵珂微微一笑,淡然说道:“走吧!”

身后的萤火虫三三两两,寂静的荒郊野岭没有了声音,依稀可以听见昆虫的鸣叫。渐渐的,萤火虫一只两只的躲进草丛,整片草地又陷入一片漆黑。

sugar娃娃

上午更新的太少了,给大家加点料,嘻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