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医生,我是俘虏

第十二章

医生,我是俘虏 sugar娃娃 8332 2017-01-13 10:11:00

  住了两天院,沈思婷虽然还是一声不吭,像个人偶一样仍人摆布。但休息了两天,脸上的气色,精神比以前好多了。

沈年华一刻也不想在这儿多待,沈思婷一好转,他就办好了出院手续,买好了返程的车票,准备带沈思婷回家。

沈韵珂把沈思婷的行李收拾好,送到了火车站。

米莉接过行李,这两天她为沈思婷的事伤心了很久,眼睛哭的红肿,显得都老了很多。从头到尾,她没有说一句责怪沈韵珂的话,只是默默不语,沈韵珂看着心里十分难受,宁愿她打骂自己一顿。

沈年华虽然还在气头上,但语气缓和了许多,上火车前,他冷言说道:“你要是还当我是你舅舅,就跟我们一起回去。”

“我……”沈韵珂陷入两难境地。

见沈韵珂踌躇不定,沈年华没有强留,说道:“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你若还没回来,我就再也不认不这个外甥女。”

就就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亲情和爱情之间,她必须做出选择。

部队这边,方奕一行人身着军装,整齐划一排列在操场上。

“接到通知,蝎子的下一个目标是国防大厦,你们分成四个小组,分别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蹲守,一旦发现目标,立即行动。”

“是!”

接到命令,大家按照任务分配,各就各位。

恐怖袭击的消息被严密封锁,国防大厦的工作人员都像往常一样工作着。

徐志明穿着便装,混进大厦内,他最擅长的就是拆装炸弹,以免蝎子故伎重演,他带着仪器一层一层楼的排查。

“距离蝎子现身还有十分钟,大家小心!”方奕看了眼时间,说道。

所有人都提起警惕,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

三、二、一……嘣——的一声巨响,所有人都惊呆了。

爆炸的不是国防大厦,而是法医鉴定中心方向。

“不好,中计了!”

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法医鉴定中心火光四起,浓烟滚滚……

沈韵珂听到这次的爆炸地址,想也没想就冲了出去。

许师兄,你可千万别在办公室里……一路上,她不停的默念,不停的祈祷。

法医鉴定中心,已经是一片混乱,这次爆发发生在白天,正直上班时间,造成的伤亡无法估量。

现场,赶来的医生正在努力抢救伤员,消防正在进行灭火,为了防止第二次事故发生,附近都被用警戒线围了起来。

她焦急的四处找寻许绍谦的身影,直到听见有人在叫许绍谦的名字,她连忙跑了过去。

“老许,许绍谦,你醒醒!”裴雅跪在地上,摇晃着昏迷不醒的许绍谦,急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小雅!”沈韵珂看着躺在地上的许绍谦,连忙蹲在一旁,检查他的集体情况。

“脑部受到冲击,产生的昏迷,得赶紧送他去医院。”

裴雅刚才乱了阵脚,被沈韵珂一提醒,顿时焕然大悟,说道:“我车就在旁边,咱们赶紧把他抬上车。”

两个柔弱的身躯,扛着许绍谦上了车。裴雅一路油门踩到底,闯了无数个红灯,利用最短的时间赶到了医院。

手术室的手术灯亮起,裴雅双手来回紧握,坐立不安。听说法医鉴定中心发生爆炸后,她疯了一样的跑了出来,看见许绍谦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时候,她简直都快急死了。他现在躺在手术室,生死未卜,她心中的那块石头还悬在半空中。

沈韵珂坐在手术室门外的椅子上,心里也是焦急万分,她走到裴雅身旁,安慰说道:“放心吧,送医的及时,许师兄会没事的。”

裴雅靠在沈韵珂肩头,长长的舒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他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医生鉴定,许绍谦只是轻微的脑震荡,身上没有其他地方手上,所以昏迷了一会儿很快就醒了。

回想起早上的爆炸,他简直是惊险万分。

由于没有招到助手,他自能亲自去送医检报告,当他刚走出大楼,身后就发生了爆炸,强力的冲劲把他撞倒在地,造成了轻微的脑震荡。不过,许绍谦为自己的遭遇赶到庆幸,至少他还活着,遭遇这样的事情,也算是大难不死了。

虽然是轻微的脑震荡,但医生建议还是要留院观察一晚。

许绍谦自嘲的说道:“在医院待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以病人的身份在这里过夜。”

裴雅白了他一眼,说道:“得了,还能开玩笑,看来脑子没有什么问题。”

许绍谦现在能有说有笑,无疑是给两人吃了定心丸,气氛也缓和了很多。裴雅拿了许绍谦家的钥匙,帮他回家拿换洗的衣服,沈韵珂则留下来,照顾他。

沈韵珂坐在病床前,漫不经心的削着苹果,许绍谦则坐在床头,静静的看书。等苹果削好后,沈韵珂把她分成两半,一半递给许绍谦,一半塞进自己嘴里。许绍谦接过苹果,两人相视一笑,无声胜有声。安静去的病房,格外融洽。

方奕静静站在门外,这温馨的一幕让他极其不舒服,但不知为什么,心中的恐惧让他不敢踏进病房,只能默默地站在门外。

他走到楼道里,点燃一根烟,心情格外的郁闷。他知道许绍谦在法医鉴定中心上班,赶到现场也第一时间询问了工作人员,他说许绍谦被一位开宝马的漂亮美女送到医院去了。他心中猜想的第一个人是裴雅,没想到看到的人竟然是沈韵珂。

他知道沈韵珂跟许绍谦的关系不一般,也知道许绍谦在沈韵珂心中的分量,他们是同门兼好友,是一辈子不可能分割的好朋友。但看见两人那种温柔的目光,他心里总是感觉不是滋味,总觉得那条友情的鸿沟会被跨越。

裴雅回来之后,沈韵珂就被赶了回来,她推开家门的时候,方奕已经回家了。

隐约,听见阳台有人说话的声音,沈韵珂闻声走了过去。

“那些人是冲我来的,你们小心一点。”方奕阴沉的声音响起。

“我已经猜到他们拿我没办法,会对我身边的人下手,我身边现在已经有两个人为此收到了伤害,无论如何都要尽快抓到他们。”

“好,有消息互相通知。”

挂了电话,方奕揉了揉太阳穴,这两天,烦心事实在太多了。

沈韵珂无声的站在身后,刚才的对话她已经全部听见了,他所谓的两个人受到伤害是指小婷和师兄吗?

方奕转身,看见沈韵珂的那一刻吓了一跳,心中又有一些欣喜,他以为她会一直留在医院照顾他。

“珂珂,怎么这么晚回来?”

沈韵珂微微一笑,说道:“法医鉴定中心爆炸,许师兄受伤了,我刚才在医院看他。”

方奕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说道:“我也听说他受伤了,严不严重,人没事吧?”

“轻微脑震荡,不是很严重,留院观察一个晚上就好了。”

许绍谦出院,医生建议他少用脑,多吃补脑的东西,多多注意休息。许绍谦没有多听,作为医生,自己的身躯情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一旁的裴雅可不这么认为,医生说的一字一句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听说许绍谦要多吃补脑的东西,她便吩咐厨房,每天做些鱼头猪脑打包好,她亲自给许绍谦送过去。许绍谦一向讨厌吃动物的内脏和器官,裴雅则亲自监督,每次都是看着他把这些东西吃完,才肯善罢甘休。

吃了两天的鱼头猪脑,许绍谦被折磨的够呛,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别说看到内脏,就是看见猪肉鱼头胃里都直犯恶心。

舅舅沈年华临走前说的那句话,沈韵珂并没有告诉方奕,一个是找不到时机,一个是不知怎么开口。眼看着三天的期限就要到了,自己却什么都没做。

为了暂时稳定舅舅那边的情况,她决定先回家一趟,正巧方奕最近忙,两个人刚好有时间可以处理自己的事情。

回到家,开门的正好是沈年华。这三天,他想了很多,沈韵珂的性子他再清楚不过,认定了的事说什么也不会改变。这次她会不会回来,自己心里也没底。由于沈思婷的事情,他还有一些怨声,但看见沈韵珂能为了亲情放弃爱情,心里还是感到欣慰。

进门之后,舅舅舅妈都在,但是不见沈思婷的身影,由于害怕他们伤心,她不敢提起那件事,但是到了晚上,依然不见沈思婷的身影,她忍不住,问道:“舅舅舅妈,小婷呢?不回来吃饭吗?”

果然,米莉和沈年华的脸上划过一丝哀伤,想起女儿受的委屈,米莉的心就像被刀子狠狠的割了几刀,她哽咽的说道:“小婷刚回来的那一晚就悄悄把东西收拾好,买好了飞机票,第二天天不亮就一个人去美国了。”

沈韵珂听后心也是狠狠地抽了一下,回想起几个月前,小婷兴高采烈的炫耀自己拿到了斯坦福的入取通知书,眉飞色舞的幻想着大家去给她送别的场面,仿佛就在昨天。她是一个多么开朗的女孩子啊,十八岁花一样的年纪,竟然经历了这样巨大的打击。而这一切,都跟自己脱不了干系……是她,毁了她的青春……

沈韵珂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吃饭,桌上的饭菜都是她最喜欢吃的,可现在一点味道也没有,味同嚼蜡一般。

夜晚,舅舅依然把她安排在沈思婷的房间住下。舅舅家并不是很富裕,舅妈没有上班,一家人靠着小区里的一家小超市维持生计。当初买房子的时候,他们为了省钱送沈思婷出国留学,特意买了一套经济实惠的,所以家里的房子并不大,八十多个平米,两室两厅。每次她回家,都是跟沈思婷挤一个被窝,两个人打打闹闹的,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房间里面还弥漫的沈思婷身上的味道,房间整洁,一层不染,应该是舅妈仔细打扫了一番。她在房间仔细溜达了一圈,沈思婷带走的东西并不多,只是简单的衣物和一些书本文具。床头摆放的是她最爱的倒霉熊,每晚抱着它才能安睡,可这次竟然没有带走。

沈韵珂看了眼时间,这个时候的美国斯坦福,应该是早上吧。她拿起手机,看着姜沐风的电话,迟疑了一会儿,随后打出几个字:在吗?

过了十分钟,手机一直不见回信,沈韵珂静静的躺在床上,他去美国那么长时间了,应该已经把电话号码换了吧!

不知过了多久,沈韵珂躺在床上昏昏欲睡,手机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屏幕跳动的是一排规律的数字。也许是什么诈骗电话吧,想着沈韵珂就把电话挂了。可是没过一会儿,电话又打了过来,依然是那种不规律的数字。

沈韵珂微微皱眉,打一个是巧合,打两个就不一定了。她按下接听键,试探性的问道:“你好,哪位?”

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响起,“是我。”

“姜沐风?”沈韵珂问道。

“是的,刚才看见你给我发的信息,就打给你了,没打扰你休息吧!”

沈韵珂恍然大悟,呵呵一笑,说道:“见你这么久没有会信息,我还以为你已经换号码了呢。”

姜沐风说道:“是换了,但这个还在用。”

他这次回美国,想过放弃国内的一切,然后从头开始,但是国内的这个号码,有太多他不远丢失的回忆,所以他留了下来。而沈韵珂不知道的是,手机里面的人都被拉黑的拉黑,删除的删除,只剩她一个人的电话号码和通话记录。

两个人都默契的不说话,气氛有一些尴尬,姜沐风这个电话打来的有一点儿突然,让她把想说的话打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姜沐风拉了一个长长的颤音,问道:“国内现在已经快凌晨了吧,怎么还没有睡?”

沈韵珂平躺在床上,舒了口气,说道:“准备睡了,但睡不着……”

“怎么了?遇到什么烦恼了?”姜沐风端着咖啡,坐在电脑桌前,已经做好听沈韵珂倾诉苦水的准备了。

最近发生的事情,她不想多说,于是转移话题说道:“你在美国还好吗?”

“还行,我在的城市生活节奏比较慢,过的还算安逸。”他又说道:“旧金山本来就是旅游城市,这里经常可以见到中国人,有时下楼喝杯咖啡还能遇见老乡,一起聊天。”

沈韵珂想象着姜沐风形容的生活,嘴角不由的勾起,露出向往的笑容,她说道:“听起来不错。”

姜沐风说道:“你有时间可以来玩呀,我给你当导游,这里的风景确实不错,我们还可以去世界著名的斯坦福大学感受神圣的气息。”

说道斯坦福,沈韵珂立刻想到了沈思婷,脸上的笑容也戛然而止。她问道:“你住的地方距离斯坦福很近吗?”

许绍谦点点头,说道:“就在隔壁市,挺近的。”

“那……”沈韵珂踌躇了一会儿,说道:“我可不可以请你帮个忙……”

“什么事?能帮一定帮。”

沈韵珂说道:“我表妹出国留学了,就在斯坦福。”

姜沐风听后感叹道:“女学霸呀,太厉害了!”

“她刚去不久,人生地不熟的,最近遇到了点事,整个人的状态不好,你能不能帮我照顾一下她。”

“当然没问题,她叫什么?我下次去斯坦福可以去找她玩。”姜沐风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沈思婷,大一新生……”沈韵珂把沈思婷的情况跟姜沐风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挂了电话,沈韵珂心里也松了口气,姜沐风答应帮她照顾沈思婷,对沈思婷将来的生活也能有点帮助,至少在异国他乡,身边能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不至于在遇到麻烦的时候手忙脚乱。

沈韵珂这一次在舅舅家住的时间比较长,转眼已经一个星期过去了。知道舅舅舅妈不赞同他们在一起,所以他们只能偷偷摸摸的联系。

可是,纸永远是保不住火的,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快就被沈年华发现了。

晚饭过后,沈韵珂正帮着米莉收拾碗筷,准备洗碗。这时,方奕突然打来电话,远在厨房的沈韵珂并没有听见,沈年华路过房间门口,听见了手机铃声,准备去拿给沈韵珂听。可是当他看见屏幕上的备注,愣愣的站在原地。

电话在手中震动,沈年华悄无声息的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那头,方奕慵懒的声音说道:“珂珂,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好想你。”

沈年华全身血液冻住,心冷的像冰块。

“这几天部队没事,我去接你吧!”

从头到尾,方奕都没有听见沈韵珂出声,他疑惑的问道:“珂珂?你听到了吗?”

依然是没有声音,方奕急了,问道:“珂珂……”

这是,沈韵珂带着微笑走进房间,看到沈年华,先是一愣,看见他拿着自己的手机,心中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舅舅……”

“不要叫我舅舅,我没有你这样的外甥女!”沈年华脸已经被气的通红,他以为,她为了亲情真的跟方奕断了往来,没想到,她竟然骗了自己。

沈年华这副摸样,沈韵珂大概已经知道了电话是谁打来的,她低下头,说道:“对不起……”

沈年华把手机重重搁在书桌上,说道:“你竟然骗我,你从小到大哪件事情骗过我,现在竟然为了这样一个人对我说谎,你让我太失望了!”

听到争吵的米莉连忙走进房间,看着对峙的两个人,连忙问道:“怎么了?刚还还好好的,怎么吵起来了?”

沈年华瞪了沈韵珂一眼,说道:“你自己问她!”说完,气冲冲的走出房间。

米莉看着低着头的沈韵珂,关心问道:“怎么了?你舅舅怎么发那么大的火呀?”

沈韵珂低着头,心里感觉万分委屈,眼泪不争气的留了出来。她靠在米莉肩膀上,无声的抽泣。

这一下,米莉更加急了,一边安慰她一边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别哭呀,有话好好说嘛……”

沈韵珂抽噎着,擦了擦眼泪,说道:“我跟方奕没有分手,被舅舅发现了……”

米莉是赤裸裸的慈母性格,对孩子一向是宠爱有加,基本上连一句重话也没有说道。每次孩子跟沈年华闹了矛盾,她都是站在孩子的角度,去做沈年华的思想工作。可是这一次,米莉选择了站在沈年华一边。

沈韵珂心里莫名焦急,她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不同意我跟方奕在一起?”

米莉微微叹息,说道:“小珂,你就听你舅舅的吧,他不会害你的。”

“可是我想知道原因,你们不能让我不明不白的跟人家分手啊!”

米莉一直不肯说,只是极力的劝说她相信沈年华,但是沈韵珂依然不依不饶。她知道舅妈一定知道些什么,而且这次她不问清楚,以后就更加没机会问清楚了。

她投去祈求的眼神,说道:“舅妈,求求你了,告诉我吧!”

米莉显得有些十分为难,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瞒下去的理由了。她长长的叹了口气,从房间的柜子下翻出一个鞋盒子,盒子里面是一些重要的合同文件,最下面有一张老旧的照片。她看了眼照片,缓缓的递给沈韵珂,说道:“这恐怕是我们家唯一一张,你爸爸和你妈妈的合照了。”

沈韵珂接过照片,照片里面笑的缠烂的年轻女人正是她妈妈,而旁边那个帅气的男人,脸上挂着痞痞的笑容,她却从来没有见过。

“爸爸……为什么你们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

米莉缓缓的说道:“我对你爸爸妈妈了解的事情并不多,只知道你爸爸叫程卓,也是一名军人。你妈妈大学军训的时候,他刚好是你妈妈小队的教官,后来两个人日久生情,就在一起了。”

沈韵珂疑惑道:“军人,难道舅舅这么讨厌军人,跟我爸爸有关?”

米莉点点头,说道:“因该是。”

“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米莉说道:“其实具体缘由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记得你妈妈刚毕业不久就怀孕了,那天她大着肚子来找你舅舅,进门后就不停的哭,无论怎么安慰她,她就是不肯说。后来我们一直没有见到你爸爸,无论怎么也联系不上,就连你妈妈生你,他都没有出现。”

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为了知道事情的真相,沈韵珂拿着照片,来到沈年华的房间。他正靠着床头,闭目休息。

“舅舅……”沈韵珂小声叫着他,在沈年华挣开眼睛后,她把照片递到他跟前。

看到照片那一刻,沈年华的脸上露出久违的沧桑,他轻轻抚摸照片上那张幸福的脸,久久不能回神。

“舅舅,你还打算瞒着我吗?”

沈年华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随后说道:“你跟你妈妈长得真像,脾气性格也像,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有时候我看见你,就像是看见了你妈妈。”

这么老的照片被翻出来,勾起了沈年华满满的回忆,尽管那段记忆并不美好,但还是深深地刻在他脑海里。

“那个时候,你妈妈刚进大学,你爸爸当兵刚满两年,两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少女,一见钟情,于是就陷入了热恋。起初,你妈妈怕我不同意她谈恋爱,于是就瞒着我。可那个时候穷,爸妈又死得早,为了供你妈妈上学,我抛下学业四处找工作,总是满地乱跑。所以,他们约会就被我不小心撞见了几回,这件事我也算是知道了。”

“其实,你妈妈跟你爸爸在一起,我并不反对,只是怕你爸爸是个军人,粗枝大叶的,不懂的照顾你妈妈,可是后来,看你妈妈过得那么开心,我也就没多说什么。他们在一起整整四年,你妈妈的整个大学时光,都是在他的陪伴下度过的。后来毕业了,你妈妈带他来见我,说是准备要结婚。早在之前,你妈妈就各种给我做思想工作,说这辈子非他不嫁,如果我不同意,她就做一辈子老姑娘。我就你妈妈这么一个妹妹,只要她开心,我便由着他。我不关心他的家境,也不关心他的职业,当时只盼着,他能对你妈妈好,我也就心满意足了。后来,他们就同居了,并且没多久,你妈妈就怀孕了……”

“我当时是劝着他们赶紧把婚礼给办了,一个女人大着肚子没名没分,多不像话。他们彼此相爱,结婚只是时机问题,所以也就同意了。可是后来,婚礼的一切都准备就绪的时候,你爸爸接到了部队里打来的一通电话,什么还没来得及说,就回部队了。当时,满堂的宾客,所有人都准备迎接新人,新郎却不见了。我当时气的差点没提刀冲进部队去,被你妈妈和你舅妈拦住了。”

“你爸爸刚走的时候,还会每天打电话来报平安,可后来不知怎么,经常联系不上,总是说任务任务的。你妈妈怀孕三个月的时候,我跟你舅妈结婚了,那天我总算看见你妈妈脸上挂上了笑容。后来,你妈妈的肚子越来越大,于是被我劝说着搬回了家,但她还是会时不时去她们出租的小房子,等你爸爸回来。”

“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很安逸,虽然贫苦,但是很幸福。可是好景不长,你妈妈怀孕八个月的时候,家里突然来了些小流氓,说要找你爸爸,你爸爸已经大半年没有跟我们联系,我们哪知道他在哪儿呀!可是那些混混并不是讲理的人,无论你怎么说,他们就是要找你爸爸。当时交不出人,他们就把家里乱砸一通,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被他们搅得一团乱。更可恶的是,他们隔三岔五就要来一趟,当时你妈妈和你舅妈都怀孕了,我为了保护她们连工作也没去做,整天守在家里,就是怕他们来闹的时候伤着她们两。”

“可是有一次,我出门去买菜,那群人又来了,你妈妈以为是我回来了,就把门打开了,那群人冲进来后二话不说就开始砸东西。你妈妈和你舅妈奋力去阻拦,就在那个时候,意外发生了……慌乱的时候,不知是谁推了你舅妈,她大着肚子没站稳,撞在了床脚,就这样,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保住……”

说到这儿,沈年华已经泣不成声,他接着说道:“我当时回来的时候,家里一片狼藉,你妈妈和你舅妈同时躺在血泊之中。到医院的时候,医生都感慨,要是再晚来一步,你妈妈和你舅妈就都不在了。那个晚上,是我这一辈子最难熬的一个晚上,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同时躺在手术室里抢救。因为收到了惊吓,你妈妈早产,生下了你。但是你舅妈就没有那么幸运,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成型,所以没有保住,并且今后再也不能生育……”

听到这儿,沈韵珂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她从来没有想到,她出生之前,竟然发生了这么多曲折的事情。

“生下你之后,你妈妈就患上了忧郁症,整天浑浑噩噩,在你满月之后,终于忍受不了精神的折磨,跳楼自杀了……发生了这么多事,你爸爸却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包括到现在,依然是音讯全无。”

沈韵珂瞪大双眸,吓得捂住嘴巴,她的妈妈,竟然是自杀的……还记得当年她问起妈妈,舅舅还骗她说,妈妈是生病去世的。

“有了你妈妈的前车之鉴,我怕你舅妈也重蹈覆辙,于是从孤儿院领养了小婷……曾近这个孩子总是抱怨说跟我们两个不像,其实她根本不是我们亲生的。”说着,沈年华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叹息着说道:“这件事,希望不帮我们保密,不要让小婷知道,那孩子已经收了不少罪,再也承受不了打击了。”

沈韵珂静静的看着照片,妈妈的笑容是那样的幸福,而这个从未谋面的爸爸的笑容,是那样陌生。因为舅舅从来不肯跟她说起爸爸的事情,所以她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的爸爸是个怎么样的人。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她有一个伟大的舅舅,却有一个抛妻弃子,不负责任的爸爸。

其实,在这段往事中,最大的受害者就是米莉,一个女人,无法拥有自己的孩子,是一件多了残酷的事情。

米莉正在客厅沙发上叠衣服,沈韵珂无声的走到她身后,紧紧的抱住她,声音微微颤抖的在她耳边说道:“舅妈,对不起……”

这句对不起,是替爸爸说的,也是替自己说的。

米莉欣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傻孩子,你什么也不必说……舅妈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有你和小婷这两个孩子……”

沈韵珂紧紧的抱住她,她想,这个怀抱肯定比妈妈的怀抱,还要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