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医生,我是俘虏

第十一章

医生,我是俘虏 sugar娃娃 7242 2017-01-10 10:49:00

  姜沐风离开半个月后,沈韵珂收到他寄来的明信片,上面是美国最著名的旧金山金门大桥,背面则是姜沐风清秀的字体。

来美国别忘了来看望我这个老朋友,后面还备注了他现在居住的地址。

沈韵珂微微一笑,刚想把明信片放进抽屉,一直咸猪手飞来,把它抢了过去。

“来美国别忘了来看望我这个老朋友……”方奕冷冷的把上面的话念了出来,随后冷冷一笑,讽刺道:“呵呵,还老朋友……”

沈韵珂白了他一眼,把明信片抽了回来,放进抽屉里。

“卡片你留着干嘛?”

“没什么,留个纪念呗,说不准有机会去美国,还能找他当个导游什么的。”沈韵珂随口回答道。

“我美国也有很多朋友的,要是去了,吃喝玩乐住保准安排的妥妥的,要他做什么?”

“那就留着做纪念好了。”

方奕看着沈韵珂不以为然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他一副小媳妇模样,说道:“你难道没有看出来,我在吃醋吗?”

沈韵珂看着他,上看下看,左瞧右瞧,漠然的说道:“没有看出来。”

故意的,分明就是故意的,方奕气的牙痒痒,“反正我不管,我就是吃醋,这张卡片不能留着。”

沈韵珂说道:“你乱吃什么飞醋啊,姜沐风都已经去美国了,而且再也不回来了,我们之间能有什么?”

“半个月之前,你们还一起吃过饭,不是吗?”方奕想到这件事,心里就不是滋味,更何况去的还是那么浪漫的法国餐厅。

沈韵珂迟疑,问道:“你怎么知道?”

其实这件事他本来并不知情,只是莫名的接到了一封匿名短信,还附加了几张他们一同吃饭的照片。

沈韵珂翻看了那条短信,发信人带着挑衅意味,打了一句话:你女朋友正在和前男友共进午餐。附属的照片,也富有针对寓意,全是借位拍的,谈话,碰杯,明明很正常的举动却显得有些暧昧。

沈韵珂微微皱眉,这些照片到底是什么时候拍的,当时吃饭的时候,她根本没有注意到身边有人。

显然,方奕肯定是误会了什么,沈韵珂将手机还给方奕,说道:“无论你相不相信,那天,我们只是简单的吃了个饭,聊的也是他要去美国定居的话题,没有任何越举的行为。

“我信!”方奕肯定的说道,他可以相信沈韵珂,但绝对不会相信姜沐风。

方奕信任自己,在沈韵珂的意料之中,从一开始她就坚信方奕会相信她,至少他没有在刚接到短信的那一刻,就拿着短信去质问她。两个人在一起不仅要互相信任,更重要的是要互相尊重。

但是,这一组照片是谁拍的呢?是谁,想要千方百计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呢?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沈思婷的昆大丽之旅很快就结束了。云南那边的天气好,沈思婷跟着一群小伙伴到处游玩,皮肤晒黑了不少。

一辆白色的大众停在小区楼下,男人率先下车,帮沈思婷把行李拿了出来。

“谢谢师兄。”沈思婷接过行李,连忙道谢。

正当沈思婷准备上楼,严旭拉住她的手,说道:“等一下,我有东西要给你。”

沈思婷疑问道:“什么?”

严旭踌躇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拿出一条链子,“送给你……”

沈思婷仔细一看,是那条纯银手链,回忆起那晚,银店老板跟他们说,这条手链叫“星月”,是一生相伴的寓意。想着,她的脸颊微微泛红。

严旭把手链戴在沈思婷手腕,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见这条手链就很像把它送给你。”

“谢谢!”沈思婷仔细看了看手链,星星月亮被银链串在一起,中心是一颗小小的锆石,闪烁透亮。

在阳台闲聊的沈韵珂和方奕把这纯洁的一幕看的是一清二楚,他们俩相视一笑,默默地走进房间。

难怪打电话说不用她去接她,原来是有骑士护送。

沈思婷推门而入,被眼前两个笔直的身影吓了一跳,她错愕,说道:“姐姐姐夫,你们在家呀!”

沈韵珂笑的意味深长,双手抱环,说道:“刚刚送你回来的小帅哥是谁呀?”

沈思婷脸颊微微泛红,目光游离,说道:“什么……什么小帅哥。”

“还狡辩……我跟你姐夫都看到了。”沈韵珂瞟了眼她手腕,调侃说道:“手上那条手链挺漂亮的啊!”

眼看着瞒不住了,沈思婷立刻讨好卖乖,挽着沈韵珂的手说道:“姐,他是高中大我两届的学长,平时对我挺照顾的,我那份家教的工作也是他帮我找的,这次旅游也是他组织的,我们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方奕听后,扑哧一下,说道:“你姐夫我以人格担保,他喜欢你。”

沈韵珂赞同的点点头,看着沈思婷微红的脸颊,她问道:“你也喜欢他吧!”

沈思婷扭捏着,微微点头。

“你们……该不会已经确定恋爱关系了吧!”

“还没有,他还没有向我表白呢!”

方奕小声嘀咕道:“这小子看着挺聪明,骨子里怎么那么墨迹呢!”

沈思婷摇晃着沈韵珂的手臂,乞求道:“姐,这件事你能不能先别告诉我爸妈,她们最反感我做学习以外的事情了,知道后一定会千方百计阻止的……”

沈韵珂思索了一下,沈思婷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她有自己做主的权利。再说舅舅舅妈对她的管教确实有点严厉,她也希望她能自己做一回决定,于是点点头。说道:“看在你帮我隐瞒的份上我也帮你一回,但是……感情的事不是儿戏,你必须自己想清楚,不能盲目!”

“我知道的。”

沈韵珂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屁股,说道:“赶紧去洗个澡吧,瞧你这几天晒的,黑的都快赶上你姐夫了。”

沈思婷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说道:“黑显得健康嘛!”

看着沈思婷俏皮的脸颊,沈韵珂感慨万分,真希望这个小丫头一直这么天真下去。

时光飞逝,转眼就立秋了,还有一个星期,沈思婷就要去美国斯坦福大学报道了,虽然她表面上不说,但心里还是很激动的。

周末,恰逢沈韵珂和沈思婷休息,方奕带着沈家两姐妹来到商场看电影,方奕搂着沈韵珂,沈思婷坐在一旁抱着爆米花,对两人的亲密动作视而不见,显然已经习惯了这个电灯泡的身份。

平静了这么久,没有人会想到,恐怖袭击会再次来临。

看完电影,原本打算去江边看看风景的三个人,被一声巨响镇住了。

远处的电信大楼,闪烁着火光,照亮了半片天,滚滚浓烟弥漫天际。

“快上车!”方奕嘶喊道。

沈韵珂拉着还不知怎么回事的沈思婷,听从方奕的指挥上了车。

方奕铁青着脸,油门踩到底,盼望着第一时间赶到事发地。

沈韵珂抱着沈思婷坐在后座,她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又是那群人干的?安宁了这么久的A市再次掀起轩然大波,况且这次炸毁的是国家的电信大楼,如果是报复社会,那么歹徒也太猖狂了。

沈思婷躺在沈韵珂怀里,刚才的爆炸把她吓坏了,到现在心情还没有平复下来,她此时此刻有一肚子的疑问,但是看着眼前的情形,又不敢问出口。

电信大楼在市中心,一发生事故,警队很快就赶到现场救援。

到达目的地,方奕率先跳下车,对沈韵珂说道:“这里太危险了,你带小婷先回去。”

沈韵珂心里担心着方奕,但沈思婷在身旁,自己不能丢下她不管,只好听从方奕的意见,开车带沈思婷回家。

这一晚,注定是个不眠夜,沈韵珂在客厅坐立不安,沈思婷坐在沙发上也跟着心惊胆战。

“姐姐,姐夫不会有危险吧!”

沈韵珂坚定的说道:“当然不会!”她心跳的很快,这句话不知道是在安慰沈思婷还是在安慰自己。

不知道等了多久,两姐妹相拥着在沙发上睡着了。

早间新闻,播的第一个重大新闻就是昨天晚上的电信大楼爆炸事件。好在爆炸时间是晚上九点,工作人员已经下班了,执勤的保安正好换岗,所以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藏在大楼的是定时炸弹,据推测是藏在十六层的男厕,但是调差大楼内部监控,并没有发现可疑人员,所以炸弹放进大楼的时间还不能确定,现在警方正在对大楼内部工作人员进行调查。

方奕在现场排查之后,就连夜赶回了部队,由于是深夜,他怕打扰沈韵珂休息,所以就发了条短信,简单的说明最近会比较忙,让她照顾好自己。

爆炸时间虽然人心惶惶,但政府对事后工作处理的比较及时,所以大家还是正常的外出上下班。

当晚,会议室的电脑受到黑客入侵,犯罪人蝎子嚣张的面容出现在大屏幕上,他公然向警方挑衅。

“这一场爆炸只是个开胃小菜,今后的每一个星期,我都会给你们带来惊喜。”蝎子狂妄的笑着,他在人群中扫射,对方奕说道:“你两次端了我的老巢,这笔账我会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方奕瞪着双眸,与蝎子对视,他不卑不亢,心里暗暗说道:老子等着!

部队召开紧急会议,他们一直在监视蝎子的举动,可犯罪嫌疑人实在是太狡猾了,方奕两次突然袭击都没有抓住蝎子,只是侦破了他们的窝点。

放虎归山,心头大患,蝎子一日不绳之于法,他的心就一天不得安宁。

蝎子这一次显然是冲着自己来的,方奕已经做好十足的准备去应战,但是这一次,他没有了以前的果断,因为身边多了一个让他放不下的沈韵珂。

他担心蝎子动不了他,就对他身边人下手。蝎子的手段他再清楚不过,为达目的,不折手段。只要能除掉自己,再卑鄙的事情他都做的出来。

恐怖袭击的事情闹的人心惶惶,没有参加工作的人基本都待在家里,不敢出门,热闹的大街相比以前清冷了许多。

夏青青撑着下巴,开始八卦起来,“这恐怖分子胆子也太大了,政府的电信大楼他都敢炸!”

任重远随口附和道:“那些人都是亡命之徒,死都不怕,还有什么不敢做?”

“诶,小珂姐,你男朋友是特种兵,他有没有跟你透露什么内幕呀?”夏青青问道。

沈韵珂微笑摇摇头,发生事故以后她就没有见到方奕,别说她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能往外乱说。

这时,门外一年轻的女子抱着个五岁左右的小孩儿,急匆匆走进诊所。

小何看见眼前的人,不敢相信一般惊讶道:“沈医生?!”

沈韵珂也非常惊讶,说道:“小何!”

这个世界真小,诊所相隔医院那么远,她们都能遇见。

看着沈韵珂穿着熟悉的白大褂,小何问道:“沈医生,你现在在这儿上班?”

沈韵珂点点头,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小何把小孩放在椅子上,说道:“我侄子发烧了,我哥跟我嫂子由于工作原因照顾不了,就临时托我照顾一天,我这不是打他来打点滴嘛。”

沈韵珂摸了摸小孩儿的额头,正准备给小孩儿量体温,小何连忙说道:“发烧38°,我出门前都量过了。”

进医院之后,小何的目光从没有离开过沈韵珂,她一直很感激她,之前在市第一医院的时候,她经常照顾自己。没想到这么好的一个医生,竟然会沦落到在一个小诊所看病,真是可惜。

小孩在挂点滴的时候,昏昏沉沉的睡着了,沈韵珂无聊,便随口问道:“医院那边,大家都还好吗?”

经沈韵珂这么一问,小何回想起这几天医院发生的事,话匣子一下子被打开,“你离开之后一切都还好,但是这几天,医院可闹的不可开交。”

沈韵珂疑惑的看着她,小何接着说道:“咱们医院的孙主任,不知道什么时候跟院长好上了,之后这件事被院长老婆知道了,然后她就带着人,在咱们医院上演了一出原配大小三儿的好戏。”一向八卦的小何,把场面描绘的有声有色,简直是神还原。

回想起那天,她路过医院门口,孙娜挽着院长的手往外走,两个人的举动确实有一些亲密。

小何又说道:“其实孙主任跟院长有一腿的事,很多同事都撞见过,而且孙主任在医院没事就喜欢往院长办公室跑,一待就是好几个小时。我还听说,骨科怀孕的那个护士去妇幼保健院产检的时候,还曾撞见过孙主任,听说是去堕胎的。”

沈韵珂听后微微皱眉,难道孙娜肚子里的孩子真的不是姜沐风的,而是院长的?事情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

她问道:“孙娜呢?她现在怎么样?”

小何摇摇头说道:“不知道,自从发生这件事后,孙主任就再也没有来过医院。”她微微叹息,又说道:“不过也是,闹出这样的丑闻,她哪还有脸再出现在医院呀!”

在医院,大伙儿都知道,庄院长是个怕老婆的主儿,想必孙娜因为这件事肯定被折磨的够呛,想想她有钱有身材,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不过,姜沐风已经离开了,他们之间的事已经画上了句号,这件事自己听听就好了,没必要去管太多。

下了班,沈韵珂第一时间回到家里,楼下停放的JEEP车,很快就吸引了她的目光。

方奕回来了?想着,她加快了上楼的脚步。

刚开门,就看着方奕把行李箱的拉链拉上,她疑惑的问道:“你要搬走?”

“不是我,是我们……”方奕说着,又拿出另外一个行李箱,说道:“你赶紧收拾一下行李,家里什么东西都有,你简单的收拾一下就好了。”

沈韵珂不解,问道:“我们这是去哪儿呀?”

“当然是去我家!”方奕解释道:“这次恐怖袭击的头儿跟我有点过节,他这次出现多半是想找我报仇,我怕他那我没辙就对我身边人下手。这个地方不安全,所以你先搬去我家住几天,等风声过了我们再搬回来。”

“那……小婷怎么办?”

“一起带上呗,等你收拾好,再去帮她也收拾一下,咱们争取今天晚上就走。”

沈韵珂踌躇了一会儿,说道:“这样不好吧!”

方奕给她一个安定的眼神,说道:“放心吧,这件事我已经跟家里打过招呼了,他们都很欢迎你去常住。”

方奕都这么说了,沈韵珂也不好拒绝,在说这件事关乎自身安全,马虎不得。

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方奕和沈韵珂简单的吃了晚饭,但还是不见沈思婷回来。

她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五人接听,这下让沈韵珂很是坐立不安。

方奕安慰她说道:“她可能正在回来的路上,手机放在包里没有听见,咱们再等等。”

沈韵珂点点头,时不时在阳台张望,依然不见沈思婷的身影。

沈韵珂越想越不对劲儿,沈思婷补习是在早上,一般中午就能到家。就算她有事不能回来,也会发短信通知,她又拿起手机打了过去……

这回电话接通了,对面传来人工语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手机从手心滑落,不好的预感蔓延全身。

听到沈韵珂这么说,方奕也感觉情况不妙,连忙拿出手机。

“喂,霆哥,是我方奕。”

“你帮我查个人,我要知道她现在的具体职位。”

“对,十万火急,越快越好……我等会儿把她电话发给你,一定要快!”

“好,谢了!”

方奕挂断电话,把焦急万分的沈韵珂抱在怀里,安慰道:“我已经找人去查了,很快就会有消息的,放心吧!”

沈韵珂点点头,心里还是感觉不踏实,舅舅舅妈就这么一个女儿,要是她出了事,她该怎么向他们交代呀!

不得不说,部队的人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不过五分钟,霆哥就打来电话。

方奕听到沈思婷所在的地址,不由的皱起眉头,沈韵珂见状,整颗心都揪了起来,连忙问道:“怎么了?有消息了吗?“

“查是查到了,但是……”方奕点点头,迟疑了一下,说道:“但是是在,皇伦酒店……”

酒店?!沈韵珂二话不说,跟方奕赶了过去。

酒店门口,站了几个男人,看到方奕赶来,都迎了上去。

周扬目光黯然,走上前说道:“情况不太妙……”

沈韵珂径直走到门口,隐约听见小声的啜泣,她推开半掩着的房门,走了进去。

方奕默默地关上房门,紧握着双拳,脸色铁青,问道:“查到是什么人干的吗?”

周扬说道:“抓到两个小混混,阿明正在盘问。”

方奕冷冷说道:“好好查,一个都不要放过,参与的人全部阉了!”

听方奕这么说,周扬突然感觉菊花一紧,紧紧夹住了双腿。

地上散落着被撕碎的衣服,床单,抱枕散落在床沿,沈思婷半裸着身子,把头埋在两腿之间,无声的抽泣。

沈韵珂被眼前的景象看呆了,她艰难的走到床边,将浴巾盖在沈思婷身上.

沈思婷抬头,看见沈韵珂,立刻扑到她怀里放声大哭。

“乖,没事了,有姐姐在。”沈韵珂抱着她,抚摸她的背部,心像被人狠狠地刺了一刀,生疼生疼。

无论沈韵珂怎么劝说,沈思婷都不停的哭,直到后面哭晕了过去。

医院,沈思婷吊了葡萄糖,脸色好看了些。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一声不吭,看着洁白的被单,眼神空洞无神。

沈韵珂对方奕说道:“你先回去吧,我留在这里陪她。”

方奕默默点点头,自己留在这儿一点儿忙也帮不上,不如留点空间,让她们两姐妹单独聊聊,沈韵珂也好开导她。

也许是哭累了,沈思婷迷迷糊糊就睡着了,沈韵珂静静守在她身边,心里充满了愧疚和自责,要是自己早点发现不对劲,沈思婷也许就不会被害成这样。

清晨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沈韵珂见沈思婷还没有醒,便起身去准备热水为她梳洗,她本想去外面买点儿早餐回来,但想到沈思婷现在的情绪还不稳定,她不敢离开太久,所以给方奕打了个电话,让他买好送过来。

沈韵珂打了一盆热水,走到门口发现门是打开的,她以为是方奕来了,并没有想太多。

进门,两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沈韵珂错愕,手中的脸盆险些没有端稳。

舅舅舅妈怎么来了?他们是怎么知道小婷出事在医院?沈韵珂有些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是好。

“珂珂,小婷醒了吗?”正在这时,方奕提着早餐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两个人,也愣在了原地。

“啪——”清脆的一耳光。沈年华的脸上,除了愤怒,看不到任何意思情绪。

手上的脸盆哐当一声摔在地上,沈韵珂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她无以言对,这一巴掌是她挨的心甘情愿。

“珂珂!”方奕心疼不已,关切的看着她。

沈韵珂还未开口,沈年华指着方奕漫骂道:“我不是说过不许你跟他在一起吗?你为什么不听?”

沈韵珂默默低着头,无言以对。

方奕见状,劝说道:“舅舅……”

还未说出口,沈年华便呵斥道:“我们家的事用不着你管,你给我滚出去!”

“舅舅,我只是想来看看小婷,并没有恶意。”方奕说道。

看着躺在床上的沈思婷,沈年华心疼不已,说道:“都是你,都是你这个扫把星,把我女儿害成这个样子。”

“舅舅,小婷的事不管他的事,都是我害的……”

沈韵珂的安慰不仅没让沈年华消气,反而更加愤怒,呵斥道:“到现在你还帮他说话,你是要我们全被他害死,你才甘心吗?”

“舅舅,不是的……”

沈年华不想在听任何解释,他指着大门说道:“既然你诚心想着他,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外甥女,你也滚,跟他一起滚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们!”

沈年华的态度很坚决,见两个人不为所动,直接把两个人推了出去。无论沈韵珂怎么解释,他都不听,直接八门给反锁上。

门外,方奕捧着沈韵珂的脸颊,刚刚硬生生挨了一巴掌,半边脸已经红成一片,看的方奕心疼不已。

“你先回去吧,我还要留下来照顾小婷。”

“你已经照顾了一夜了,回去休息一会儿吧。”方奕劝说道。

“小婷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睡到着。”

“舅舅现在还在气头上,你留下来也无济于事,不如回家先休息一下。这儿有你舅舅舅妈在,不必担心。

发生这样的事,是谁都不想看到的局面。小婷现在这样一蹶不振,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沈韵珂一下子心乱如麻,心里除了内疚,还是内疚……

此刻,两个人心里都不是滋味,沈年华对方奕的偏见越来越大,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解开这个结。至今为止,他们也没有找出沈年华讨厌方奕的原因,后路的坎坷,压的两个人有些喘不过气。

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沈韵珂坐在沙发上坐立不安,根本睡不着。她想了想,又让方奕把她送回了医院,为了不在惹怒沈年华,方奕目送着她进入病房后就离开了。

房间里,沈年华背对着窗,看着窗外,一脸的哀伤。米莉坐在床头,看到女儿这般模样心疼不已,不时的用纸巾擦拭眼泪,小声地抽泣。

沈思婷则面无表情,一脸茫然的看着一旁,依然是一声不吭,一动不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