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琉璃锁情伤

第四章 蓝家往事

琉璃锁情伤 云夕儿 1315 2015-09-29 10:03:44

  是夜,整个皇宫一片寂静,只有几处灯光依旧亮着,犹如繁星点点。就在这静夜里,冷宫传来阵阵悲伤的古琴声,犹如一个少女在哭诉衷肠。

离歌殇快速轻巧的躲过宫中侍卫来到冷宫,躲在宫墙的一个隐蔽的角落,刚好可以看到沫舞心在凉亭里弹奏古琴。

琴声悲伤,幽怨凄凉。仿佛这世间万物的一切都沉浸在悲伤中。

这世间有多少惆怅双鸳不到,幽阶一夜苔生悲凉。

离歌殇起身轻轻飞落在沫舞心身旁,看到来人,沫舞心停下弹奏,有些自言自语的说:“这十年,你是第一个来冷宫却不找我麻烦的人。”

离歌殇有些玩世不恭的笑道:“那这么说是我的荣幸之至了。”

沫舞心微微冷笑,沉默不语,继续弹奏琴曲。

离歌殇也双手付在背后,抬头抬头看着漆黑一片的夜空,嘴里念着,“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前盟已是成虚语,心与霜风一并凉。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不如向帘儿低下,听人笑语,蜡炬有人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

沫舞心扭头看着离歌殇,如果此生就这样多好,没有烦恼,也没有悲伤。。

曲完,离歌殇念完。

沫舞心站起身,微笑着说:“离歌公子的念的诗真是如痴如醉。”

“那里,姑娘的琴声才是让人流连忘返。”

沫舞心爱惜的摸着琴弦说:“是么?可我从不弹琴,今天是学会弹琴以来第二次弹琴。”

“为什么?”离歌殇不解的问,“以你琴技完全可以做个琴师,何必这样受这份罪”

“你觉得身在着皇宫还能由自己选择么?”沫舞心悠悠的说,像是说给他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都说你与蓝家有关系,你为什会逃离十年前的追杀。”

“蓝家?”沫舞心自嘲的笑笑,“好像很久没有听到别人提到这个名字了。”

她望着天空,像是在回忆着什么,就在离歌殇以为沫舞心不会回答的他的问题时候,沫舞心却说:“蓝清是我的祖父,蓝雨蝶是我的母亲。”

离歌殇大吃一惊,“什么?你是公主,蓝皇后之女?”

“很意外吧,褀月的嫡公主就是我沫舞心,从我出生时我就在冷宫,我的父皇借着我母亲的势力登上皇位,杀兄弑弟,我母后用她的才华和我祖父的势力帮我父皇坐稳了龙椅,我父皇以我刚出生需要照顾为由把仅一个月大的我和我母丢在这未央宫,好听的说这是让我们休养,难听的就是囚禁,我们在这里除了每月只可以出去一次,吃住无忧,在无其他。就这样在五年后,我六岁,我父皇突然判处蓝家株连九族,所有和蓝家有牵扯的人斩_立_决。”说道最后,沫舞心已经双眼通红,尤其在说斩立决的时候,可以说是字字狠绝?。

平复了一下心情,沫舞心继续说:“本来我也要被处死的,我的母后用五马分尸,不入皇陵,不入宗祠的筹码,求我父皇放了我。我只能在这未央宫苟延残喘的活着,不管什么时候都得听他们的话,做最脏最累的活,吃最差的东西,她们有一点不高兴我不仅要受最重刑法,还不能去蓝府。”

离歌殇默不作声,他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聪明绝顶的一个人,为什么到现在却说不出来话,他不是不明白人心险恶,和宫中的黑暗,他也不是不明白那年蓝家的遭遇的不幸,因为那也是他策划的。

当年的蓝府可以说是无人不晓的名门望族。

蓝家世代都是褀月重臣,男子不是战功显赫的大将军,就是一人之下的宰相,女子不是地位尊崇的皇后,就是宠冠后宫的贵妃。而从蓝家书院出来的学生可以说是遍地东方大陆所有的国家,他们有的封侯拜相,有的行走江湖。

云夕儿

因为夕儿要工作,所以只能晚上更新,所以请大家多多包涵,夕儿会努力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