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琉璃锁情伤

第九章 沫舞心&离歌殇

琉璃锁情伤 云夕儿 1290 2015-09-30 10:03:09

  伊贵妃寝宫内,伊思月打发了请安的命妇,扬声问着身旁的宫女:“她还在那跪着?”

“回娘娘的话,是的!”宫女小步上前,跪在伊思月脚下。

“说了什么没有?”伊思月挑眉一挑,没想到一个姑娘家,居然有这样的体力,跪了一个上午还能撑着。

“没有,奴婢看那贱人,似乎魇住了一般。”

宫女想着,如果一般人遇到这种事情肯定要寻死的,她怎么可以那么安静的跪在那里。

真是疯狂!

“魇住了?哼……魇住了本宫也要她醒过来。本宫要让蓝雨蝶看着,谁才是后宫之主。”伊思月重重一拍桌子,本宫要把所有的耻辱都还给蓝雨蝶的女儿。

当年,就算蓝雨蝶收留了无家可归在街上流浪的她怎样,如今她还不是成为后宫之主,就算不能成为皇后,可她却有皇后玉印和皇后职权,差的只是一个称呼和册封典礼。但对于她来说,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蓝家已经灭亡,蓝雨蝶已死。

“娘娘说的是。”整个寝宫的太监、宫女立马匍匐在伊思月的面前,一个个脸上都写着小心与恭敬。

宫人的惶恐让伊思月的心情略略好了几分,只是一想到自己晾了沫舞心一上午,她居然还不去寻死就烦燥,语气不怎么和善地道:“璃公主那边可有消息传来,这事皇上怎么说?”

“回娘娘的话,公主殿下递来消息,说是陪娘娘你用午膳。”一小太监连忙上前。

“嗯……”就在此时,外殿的宫人进来跪拜:“娘娘,公主殿下正往这里来……”

伊思月一喜:“去,通知御膳房,准备公主爱吃的菜。”

“是,娘娘……”

宫人鱼贯而出,途径沫舞心身边时,时不时地递上一个打量或者同情的眼神。

看着沫舞心脖子上的痕迹,有几个年轻的宫女,羞愧地掩面而去……

早已习惯了这种打量的眼神,沫舞心根本不在意。只是静静地跪着,闭着眼睛默默地在心中数着,第两百零七个,第两百零八个……

直到耳边传来一阵沉稳矫健的脚步声,沫舞心一怔,听这脚步声不似女子那般轻盈也不像太监那般软绵,这个时候居然有男人来?

皇后娘娘这是什么意思?来的人又是谁?

难不成这事惊动了父皇?

沫舞心没有猜错,这事的确是惊动了皇上,只是来人不是她父皇,她没有资格让皇上亲见…

就在沫舞心忐忑间间,那人停在了她的身边,半晌后,才居高临下地道:“沫舞心。”无形中,透着冷与傲慢。

沫舞心抬头,就看到一个身着蓝衣,高贵优雅的男子站在她的面前,男子眼中,有着无比的冷漠。

四肢有几分僵硬,脑子也不怎么灵光,双眼闪过一丝丝的迷糊,好半天沫舞心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离歌公子。”她低着头闭上眼,“你不该来的,我已经没有资格见你了。”

离歌殇皱眉,“沫舞心,难道你就这么看我么?”

四肢僵硬得不像是自己的,沫舞心却是强撑着,嘴角溢出一抹笑,轻声地道:“难道不是么?你是诸国瞩目的离歌楼楼主,而我却是废后之女,如今更是被世人唾弃,你又何必来玷污了自己一身的清白呢?”

离歌殇,沫舞心会死,可是绝不会死在褀月皇室的手里。就算被玷污了清白如何?她也绝不死在这些人的手中。

“沫舞心,你难道想一死了之?”

离歌殇的脸色一变。他没有去理会他接近沫舞心的目的,因为沫舞心的那双眼,那双悲凉的眼,让离歌殇有几分不自在,就好像是自己是天下十恶不赦的大罪人。

“一死了之?”沫舞心苦笑一声而后道:“我能有什么意思呢?离歌公子,沫舞心还有颜面见我母后和蓝家先人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