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琉璃锁情伤

第二十六章 入宫觐见

琉璃锁情伤 云夕儿 1307 2015-10-05 16:07:41

  侍卫长在找沫舞心的时候,没有找到凌澈,看到沫舞心回来就问,“公主可看到凌澈公子?我们发现他也不见了。”

沫舞心看了看街上,“他可能走了,时间紧急我们先进城吧。”

用了一个时辰,他们进了凌城,一进城门,街道两旁店肆林立,耀眼的阳光,普洒在红砖绿瓦或者那眼色鲜艳的楼阁飞檐之上,给眼前这一片繁盛的凌城增添了几分耀眼和诗意。行走着,身前身后是一张张或苍迈、或风雅、或清新、或世故的轩凌人脸庞,车马粼粼,人流如织,不远处隐隐传来商贩颇具穿透力的吆喝声,偶尔还有一声马嘶长鸣,沫舞心自感犹如置身于一幅色彩斑斓的丰富画卷之中,禁不住把头伸向窗外,双眼迷离的望着金色的暖阳,如果褀月也能有这样的风光多好,这样的盛世,根本不用靠联姻来维持国家的存亡吧。

随意在繁闹的大街上徜徉着,绚烂的阳光普洒在这遍眼都是的绿瓦红墙之间,那突兀横出的飞檐,那高高飘扬的商铺招牌旗帜,那粼粼而来的车马,那川流不息的行人,那一张张恬淡惬意的笑脸,无一不反衬出轩凌民众对于泱泱盛世的自得其乐。沫舞心和使团没有一人不为这样的盛世而感到兴奋。

在使馆住下之后,沫舞心派人向轩凌皇帝轩凌言域递交了联姻事宜才开始吃晚饭。

在酉时时,皇宫传来旨意,宣沫舞心和和亲使团明日清晨到朝华殿觐见。

翌日,沫舞心一套盛装打扮,带着紫晴和使节团入宫,侍卫不能进宫,穿过繁华的主街,来到宫门口,侍卫不能入宫,只能留在宫门口。

坐上宫中的车撵,一直走,便来到朝华殿,也是朝臣上朝的地方。

下了车撵,沫舞心看到的就是金碧辉煌的宫院,和汉白玉砌成的地砖,所到之处露着威严和奢华。

沫舞心和使臣登上汉白玉切成的石阶,自古以来,皇帝不是想见就见,所以,紫晴作为婢女,只能留在石阶之下。

登上石阶的尽头,看到的就是一个朱红色的大门,门梁上,烫金的朝华殿字样异常醒目,走入大殿,看到的就是文武百官分立两旁,金色龙椅上,轩凌言域严肃的坐在上面,一副君临天下的气质。

沫舞心,尽量不让自己害怕,恭敬的跪在地上行礼,“褀月公主沫舞心觐见轩凌皇,吾皇万岁万万岁。”

后面的使臣依此行礼。

轩凌言域抬手,声音有些苍老的说:“都平身吧。”

沫舞心站起身,抬起头看着轩凌言域也不拐弯抹角,“启禀皇上,我来主要是希望轩凌能够出兵助我褀月解决这次的危机,作为条件,沫舞心愿嫁褀月任何一个轩凌的王公贵族,并且褀月愿割让灵州和岳阳城。”

轩凌言域从沫舞心站起来的那一刻,就一直打量着她,出尘如仙,恍若仙子下凡。一袭露肩紫衣长裙裹身,一头长发倾泻而下,一个紫色蝴蝶抹额坠挂在额心,除此之外再无装饰,却有着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她肤如凝脂,白里透红,温婉如玉,晶莹剔透。比最洁白的羊脂玉还要纯白无暇;比最温和的软玉还要温软晶莹;比最娇美的玫瑰花瓣还要娇嫩鲜艳;比最清澈的水晶还要秀美水灵。

渐渐的,轩凌言域有些看呆了,她像极了那个人,蝶儿,是你来了么…

不知不觉,轩凌言域的眼睛有些湿润,看沫舞心的眼神也有些迷离,就像一个男子看着一个心爱的女子一样。

轩凌言域久久没有出声,他旁边的公公好心的提醒他了一下。

轩凌言域回过神,慈祥的说:“这件事朕答应了,只是你的婚事么?我明天会下令皇子王爷和王公贵族中没有娶妻的男子来御花园,对像有你自己挑,可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