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琉璃锁情伤

第三十四章 洞房花烛的眼泪

琉璃锁情伤 云夕儿 1288 2015-10-08 15:46:06

  辰王府,欢乐声已经消停,祝贺的人逐渐散去。

轩凌澈醉汹汹的走回新房,一路上也是东倒西歪,有几次都差点晕倒。

推开门,看着床前的人,轩凌澈脸上洋溢的全是幸福,缓步向沫舞心走去。

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本来已经平复的心,再次加快速度。

轩凌澈现在沫舞心身旁,他拿起先前放在床前茶座上系着红花的秤杆,他踌躇了一下,手微微地抖着,鼓起勇气把新娘头上那张盖头挑起,把它搭在床檐上。

一阵粉香往他的鼻端扑来,轩凌澈有些沉迷。

沫舞心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轩凌澈一笑,坐在沫舞心旁边,“你今天真美。”边说手慢慢的开始脱沫舞心的衣服,唇也在沫舞心的脖子上游离。

最后,轩凌澈直接把沫舞心放在床上。

“嗯,疼”沫舞心一声闷哼。

轩凌澈心疼的看着她,“怎么了?”

沫舞心斜看着床,“床上的东西摁着我背了。”

轩凌澈脸微微红了起来,“对不起,我忘记了。”

轩凌澈把沫舞心扶起来一掀铺盖,“哗哗啦啦,”一床的桂圆花生,全都被洒在地上。

没有了哪些寓意早生贵子的东西,轩凌澈再次把沫舞心按到在床上。

沫舞心的身上渐渐已无寸缕,轩凌澈压上沫舞心的身,亲吻着她的每寸肌肤,沫舞心任由轩凌澈爱抚,正当轩凌澈要进入主题的时候,沫舞心却大叫着,“不要,不要,放开我,放开我…”最后,沫舞心一把推开轩凌澈,起身躲在床头的角落里大哭。

尽管心里很生气,欲火中烧,可轩凌澈还是心平气和的走到沫舞心的身边,“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我没有给你准备的时间,对不起。”

沫舞心一把扑在轩凌澈的怀里,哭着说:“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伤了你的心,可是,我无法忘记,我忘不了…”

沫舞心伤心的大哭起来,泪水浸湿了轩凌澈的衣裳,轩凌澈轻轻的拍打着沫舞心的背,温声说:“你哭吧,有什么不开心的事都哭出来吧,我不会再逼你的。”

沫舞心摇着头,泪如雨下,“你不明白,我…我…对不起,”

沫舞心实在不知如何说出口,她推开轩凌澈的原因不是因为没有准备好,而是他一碰她,她就会想起那些人侮辱她的画面。

轩凌澈以为她是忘不了过去未央冷宫的生活,没法这么快接受做王妃的事情,及其温柔的呵护着沫舞心,“没事的,哭过之后就好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沫舞心抬起头,没有在嚎啕大哭,只是泪水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流。她拉起左手的衣袖,流着泪说:“这颗守宫砂是假的,我妹妹找了四个人玷污了我的清白,我父皇为了把我送走,就让御医给我点了一个假的守宫砂。其实我早就想告诉你的,但我怕这次的联姻不成功,褀月就会危险。对不起,我不该伤害你,我更不该答应我们的婚事,对不起,我已不是清白之身,你要休了我也好,要杀了我也好,我都没有怨言。”

轩凌澈双手握成拳,心却很痛,为什么,舞心,你嫁给我不是喜欢我,而是想要解决褀月的危机。

轩凌澈放开沫舞心,一气之下,跑了出去。

看着门外黑漆漆的夜晚,沫舞心瘫倒在地,她不怪轩凌澈,任何一个男人,哪怕她在优秀,也不能允许自己的女人不洁吧。

沫舞心起身关上房门,然后穿上衣服,默默的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泪流满面。

好不容易等到天亮,沫舞心,拿起水粉,擦拭红红的眼圈,然后换了一身隆重的属于王妃的服装,就走出房间。

门外,已经有紫晴和两个侍女在一旁等待。

她平静的说:“王爷在什么地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