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琉璃锁情伤

第五十九 薇阳上门

琉璃锁情伤 云夕儿 1295 2015-10-21 10:01:54

  一时,其他人大惊失色,在魏晨率先做表率之下,众人虽有不甘,却也不得不跟着跪下。

因为不管怎么说他们是臣,沫舞心是主。

看着那个清丽的身影不为所动地背对着一地人,有人暗恨得几乎咬碎了舌。

沫舞心手心一紧,一种极度的讽剌,让她默默地立在门边,一声不吭。

而后,她衣摆一掀,抬头看向外面的艳阳天,断然离去。

紫晴本想回头看看那一众人的不甘嘴脸,可是见前面步履匆忙的王妃,只得轻哼一声快步追上王妃而去。

回到房间,沫舞心无力的说:“魏晨说的话不要告诉王爷,王爷若问起,你就说他们只是来看看我就可以了。”

紫晴不懂,“为什么,告诉王爷了,王爷才好想办法啊!”

“不用,王爷这几天很忙,不要让她被这些小事烦心。”

“小事,这怎么是小事呢?王妃,如果他们真的对王妃下手怎么办?”

沫舞心揉揉眉头说:“不是有冷傲他们么?只要我不出门就不会有事的,”

不管是不是真的她都不想再给轩凌澈找麻烦,她不想再成为他的拖累。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五天,祺月使臣带着失望回到祺月,他们不是没有派人刺杀过沫舞心,只是最后以失败而告终,而沫舞心又对轩凌澈隐瞒了下来,所以他们才安全回到祺月。

难得一天的好天气,沫舞心依旧呆在望月楼看着夕阳西下,心情甚为不好,因为紫晴来报,薇阳郡主来访。

就算郁闷如何,她可以不见其他的人,但是薇阳她不能不见,谁让她是她夫君姑姑的女儿,上次宫宴上得罪了轩凌梦,这次一定要想办法挽回她们的关系。

不多时,薇阳便高傲的走来,一身火红的紧身袍袍袖上衣,下罩大红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艳,盛气凌人。

不过她今日倒是很懂礼貌的给沫舞心行礼,并道歉道:“薇阳上次失礼,还望辰王妃不要在意,今日薇阳专程来赔罪,希望辰王妃看在表哥的面子上不要生我的气。”

沫舞心笑着说:“怎么会呢?郡主并没有做错什么?澈有你这样的表妹也是他的福气。”

薇阳不好意思的笑笑,“辰王妃客气了,从小到大还都是表哥照顾我呢。”

“既然如此,郡主也不要称呼我辰王妃,如果看的起我就叫我嫂嫂吧。”

薇阳笑着,“好啊,我正有这样的想法,那嫂嫂就不样再叫我郡主了,就叫我薇阳吧。”

沫舞心也笑着拉住薇阳的手,此时二人看起就像亲姐妹。紫晴看到二人和好,笑着说:“王妃,郡主,你们聊,我去为你们传晚膳。”

“好,”沫舞心点点头。

看着紫晴离开,薇阳笑得更深,她拿起桌子上的茶,在沫舞心不注意的时候,用指甲蘸了一点茶水,然后递给沫舞心,平静的说:“那嫂嫂,喝了这杯茶我们就和好了。”

都是自家的茶水,沫舞心并没有起疑,接过茶水,笑着说:“好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了。”说完毫不犹豫的喝下茶水。

薇阳勾勾唇角,沫舞心你不要得意,你一定会成为我手下的败将的。

不一会儿,沫舞心便觉得头有些晕。不明所以的她以为自己累了,便对薇阳说:“不好意思薇阳,我有些头晕,我先去休息一下,你请自便。”

“嫂嫂你不舒服么?扶你到里间的软榻上休息吧。”薇阳知道沫舞心的毒发作了,心里很是高兴,她知道沫舞心离死不远了。

但是为了以绝后患,薇阳下了狠手,拿出身上的火折子,点燃了内室到外厅的纹纱。

一串火在四方窜动着,在蓄意的倾倒中,在故意的破坏中,摇摇曳曳的升腾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