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琉璃锁情伤

第九十七章 失去的爱

琉璃锁情伤 云夕儿 2694 2015-10-28 23:55:30

  什么也不留,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也没有!

“紫晴!”蓦地张开眼,她的声音清清冷冷,突然的发出,让床前的轩凌澈眉目一喜,甚至连嘴角的血液都来不及擦,一脸欣喜无比地看着她,轻唤:“心儿,心儿,你终于肯睁开眼睛看我了。”

“公主!”守在外面的紫晴闻声忙掀帘而入,见沫舞心已经醒了,忙问:“紫晴有何吩咐?”

沫舞心淡淡地抬眸对上那张满眸欣喜的眼睛,看着他脸上不正常的苍白与血液,眼中没有任何的感情。

她只是轻轻地伸出另一只手,平静地将他紧握着自己的那只手扳开,眼睛平直地看着她,声音如冰:“紫晴,被子不小心被弄脏了,你替我将床上的被褥全都换了。”

“心儿……”。面色忽地煞白,轩凌澈那只原本紧握不放的手在她那双清冷无度的眸子平静地注视自己时,心莫名一颤,手心的那只小手便被她轻轻抽去。一瞬间,满心满手的空落让他俊眸痛苦一片,却在她的脸上,再也看不见心疼。

“紫晴,先扶我起来。”心一空,他喃喃轻唤,却见她已经完全地收回了目光,再也不愿停留在他的面孔半分。

“是!”紫晴见状忙上前,轩凌澈原想上前帮忙,可是在那张冰冷无波的面容下,他伸出去的手已经被紫晴挤开。

当紫晴再跑出去唤其他人重新抱一床被褥进来时,轩凌决只是傻傻地站在沫舞心的床前,看着她淡淡地抬臂掀开床被,面情虽然平淡,可是她的眼神仿佛那沾血的被子让她觉得很不舒服,想尽快地将之丢开。

就这样,一群丫头忙进忙出,都仿佛忘了还有那么大个人站在一旁看着,直等众人重新将床铺铺好再侍奉着云清重新睡下,才听床上的人背躺向里侧,清冷的声音分外摄人:“紫晴,将皇上请出去吧。我累了,让我好好休息吧!”

“是!”紫晴了解地应声,而后转头看着那个一直傻站着的男人,恭敬地说道:“皇上,您还是先请回宫休息吧!”

手心无力地握起再松开,眼神望断了春肠,轩凌澈就这样痴怔地站在床边……痴怔地看着那个再不愿与自己说一句话,再不愿看自己一眼的人儿,心再度狠狠地一痛,转身,落荒而逃。

“噗!”

“皇上!”珠帘哗哗碰撞,外面的常乐也惊慌出声,床里的人闻声眉心一动,却是身影动也未动。而后又听到冷凝命人赶紧传太医却被那人轻声喝止的声音,再后来又传来几声轻微担忧的询问,似听那人无力地说了一声“回养心殿”,四周便再度恢复一片平静。

自此,床上的人手心也一直紧紧地攥着身上的锦被,直到外面的声音再也听不见,她的手才渐渐放松,可是枕头却被泪水浸湿…

原本以为不爱了,却发现心还是那么痛。

那夜之后,时间便过得极快。分不清白天黑夜,在沫舞心的眼中,一切都是灰灰白白。

那人自那夜之后,依旧会日日前来看她,偶尔会告诉她一些朝政局势,偶尔也说着关于那些她再也不想听,却听了依旧会伤神的消息。

那夜后的第二天,轩凌澈来凤阳宫的时间很晚,足足到了深夜才听到他有些虚浮的脚步轻轻地走了进来。

然而沫舞心却是恍若未闻,听着他一个人开心地说,而后再默默地看着他被冷傲提醒着起身离去。

这段时间,轩凌澈经常会带着李太医前来给沫舞心诊治,看着她的身体一天天渐渐恢复起来,众人一直阴郁了许多天的阴霾也渐渐散去。只是看着从那之后再也没有笑过的皇后,大家也都是心知肚明,从来都在沫舞心的面前避谈到有关孩子的事情。

这天,轩凌澈依旧来了,看着她冷淡的容颜,虽然知道她不会和他说话,可他还是问了一句,“你今天好些了么?”

沫舞心淡淡的看着窗外,“我明天就离开,你不用来了。”

轩凌澈紧张的看着她,同样也为她肯说话儿高兴,“你要去哪儿?我可以陪你去么?”

“不是下旨逐回原籍么?我从哪儿来,就得回哪儿去。”她抬起眼直直看进他的幽森眸中,眼如寒潭,让轩凌澈突然心生凉意。他明白了她的意思,她在此时提起那封旨意,是嘲笑自己的爱不够坚专;更是提醒着自己,方才他对她的绝情。

该死,她真的这样讨厌自己吗?

心儿,你到底要我怎样?

轩凌澈抱着沫舞心祈求道:“是我错了,不要走,你走了我怎么办?”

“你当初下旨时你就没想过离开轩凌我还能去哪儿?祺月已经亡了!”沫舞心大声吼着,此刻冷清的脸上再次泪流满面。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是我不对,你原谅我…”说道最后,轩凌澈竟也哭了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为难伤心处,可是有些事情不是几滴眼泪就可以挽回的。

“你以为你的泪很值钱么?”沫舞心幽然而笑,那绝美的面庞透着一种凄美的苍凉,让轩凌澈心一紧,一种说不出来的寒意将他全身笼住。

轩凌澈眸子一黯,一直积压在他心头的烦恼,让他几乎脱口说出对夜雪烟的条件。可是话到嘴边,他却是适时地清醒,忙生生地刹住口,只是眸中有一种让沫舞心看不懂的痛苦:“心儿,你根本不懂我的这份烦恼……你更不懂,我的心……”说完,他深深地看她一眼,在她那双清澈的眼睛中,他看到了自己的黯然之色。手一松,他终是放开了她,而后收紧了手心。

沫舞心心一颤,看着他那潇然而孤独的身影,心底突然像被什么敲开一个小小缺口,有些微疼起来。

人总是这样从一开始不懂得爱,到后来的深爱再到最后受伤。以至于我们都不敢在爱了。

“一入宫门深似海,为谋君宠误终身。人生之路谁人懂,只见新人笑众人……呵,我累了,不想在呆在这里了,更不想那么可怜的爱了,”轻轻一笑,沫舞心那清淡至极的素颜之上,映出了这么多日来难得的唯一一笑。

那没有一丝杂志的笑,纯净而自然。不似嘲讽,不是讥笑,只为那看透人生万象,翩然轻笑。

就这一笑,让原本要去抱她的手也僵住。手心紧紧收起,轩凌澈看着她黯然神伤的眼,听着她怅然若失的声音,心狠狠地纠在一起。心痛与怒同时涌上轩凌澈的心头。

“朕不许!”衣袖重重一甩,他忍着想再次伤害她的冲动,一掌掀翻殿内茶桌,咆哮如雷道:“我不会让你离开的,永远不会…”

一种不敢置信的惊慌让沫舞心抬眸对上那双喷火的眼,在他的眼里,她看到毁灭与妒恨。他胸中怒意涛天,一种恨不能毁去所有东西的怒火,让他转头瞪视着她,拳心紧握,说完,他再不管她会如何反应,用力地一拂衣袖,大步离开那个让他想要揉进骨子里的女人。

自从那日过后,凤阳宫的守卫便增加一倍,不让任何人外出,更不任何人进去。

曾几何时,那人牵着她的手,十指相扣,俊眸含情,笑指天边万端云朵,唯愿化成无边轻风,能够与之相伴。

他说,他一生只娶她一人。

他说,他只爱她一个人。

他说,他不在乎她的过去。

如今现在全变了。

轩凌澈,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当初海誓山盟的是你,如今厌倦我,恶心我的还是你,我要离开你却不许,你到底要我怎样?

幽幽一叹,沫舞心的心涩然。经历过自生死边缘游走,她早已无惧生死。

经过那么多事的一事,她却是想通了。

她要忘不掉的不是她这个人,而是与她一起经历过的事,走过的路,说过的话,共同经历的那一个曾经,曾经的那段时美好的时光。

沫舞心吃完早饭,便坐在窗前的软榻上,望着满地的白雪,思绪万千。

云夕儿

不要以为故事就在这里结束,后面还有更难过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