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琉璃锁情伤

第九十三章 流产

琉璃锁情伤 云夕儿 1324 2015-10-28 13:42:43

  “心儿……”

“别过来!唔……”一听到那人又要过来,她胃中不适的更厉害,口中一股腥甜,一口鲜血又一次吐了出来。

此时沫舞心根本是说不得话,就连再站着的力气几乎也没了,只有半伏在柱上,努力地平息着心头的不适。

“心儿……”看着她那样的难受,以及地上的一摊血迹,满心心疼的轩凌澈忙快步过去一把轻揽起她替她轻拍,根本不顾她刚刚才一身是雪,将她柔弱无力的身子轻靠在自己的臂中,抬袖替她轻拭着嘴角的血迹,痛心道:“对不起心儿,是我伤害到你了,都是我的错,对不起……”。那一地血迹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他后悔了,他现在宁愿于天下人为敌,也不想再伤害她了,这一个月,他每伤害她一次,他的心就痛一分。现在他再也不想和她分开了。

看到这一幕,紫晴都忍不住哭了,看着虚软无力甚至都无法再开口的公主,她们好心疼好心疼。便连冷霜都紧紧地握紧了拳,第一次对那个至高无尚的男人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怨恨!

她怨他,他怎么可以这样伤害娘娘!娘娘一直在宫中痴等着他的到来,一时一刻,分明难熬她都微笑着等待。可等来的,却是他那样不闻不问地看着她任人羞辱么?

“放开我!”稍稍顺了气的沫舞心平息过来的第一件事便是要再次挣开他,她不顾一切地挣脱,就是不要他再碰到自己。

“别碰我!”半晌,在根本挣不脱之后,她终是放弃了挣扎,转而抬起一双如剑的冰眸,冷冷地看着他,声音尖利:“别再碰我,皇上!你的碰触,让我想吐!”

雪一下子下得更紧,这漫无边际的大雪,似天要通了一般,竟然是连绵不绝,越下越大。

突然的一阵狂风刮过,那满天的大雪伴着急促的大风刮的所有人脸暇生疼,衣决翩飞,轩凌澈无比受伤地盯着那双冰冷凄楚的眸子,一时完全地怔住。

身体,被沫舞心用力地推开。

他呆呆地看着她有些狼狈地抬手一抹那满面的是泪渍,而后眼神憎恶地看自己一眼……转身,再度奔进了雪地。

“公主……”而紫晴因方才跌倒时扭到了脚,此时心急地也想奔过去,却脚脖再度一歪,一旁的冷霜忙伸出手迅速地扶住她。

刚走一步,沫舞心便觉得小腹疼的难受,身体也极度的虚弱倒在地上。

“心儿,心儿!太医,快传太医,云儿……”轩凌澈的痛呼声惊醒了所有被这突发的一幕而呆住的众人,他们早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看到皇上俯身抱起皇后娘娘的瞬间,地上的积水已迅速染成一片红色……鲜红鲜红的血顺着沫舞心的裙摆不断地滴落,就连那漫天的大雪都无法再掩盖干净,相反,地上汇成一条血色的血路,一片一片,染红了众人的眼。

“公主……”紫晴不顾一切地站了起来,却除了腿脚一软重重地跌倒之后,再也无力爬起。

泪水,随着皇上那抱着沫舞心急速离去的身影迅速地模糊了眼睛,除了沫舞心身上不断滴下的血红之色,她也是眼前一黑,再也看不见这片血红的天地。

雪,依旧不断地哗哗直下。

入夜的凤阳宫灯火辉煌,那被夜风吹得不断摆动的灯火映照着殿廊之上不断进出忙碌的人影。

哀伤,悲寂的声音,在如此阴沉的雪天更是笼得人心一片死寂。当里面的李太医传出结论,说沫舞心怀孕一个月,已经不幸小产了之后,冷霜与冷月等当即震惊得傻了眼,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从里面不断拿出来的血衣与端出来的血水,心中的恨与怨在不断沸腾着。

而殿内假意心疼的夜雪烟心中却是一阵惊喜,哈,果然上天倦伶!那个女人看来真是气数已尽,连老天都不帮她!哈哈,竟然将她腹中怀着的孽种给打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