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琉璃锁情伤

第一百零二章汹涌的眼泪

琉璃锁情伤 云夕儿 2705 2015-10-30 21:31:26

  “心儿?”走到床边,没有看到那个让他熟悉的身影,轩凌澈的心忍不住高高的提起,声音也是透着一丝焦急,让沫舞心的泪水更是打湿了面孔。

“心儿?你在哪里?”轩凌澈的声音提高,迅速的离开床榻,因为天没有黑,可是沫舞心却有些担心被发现地紧紧地贴在蜷缩在角落,将双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想再听到他那让她心疼的急切呼唤。

然而她的动作却是让她的身体发出了很小的动静,在轩凌澈那等敏感的功力下,已经清楚地察觉到屏风后传来的那丝微小声响。

“心儿。”快速地冲过来拉开屏风,一把将她抱到怀中,无比怜爱地唤道:“心儿,你怎么在这里?”“心儿,你怎么了?夜雪烟欺负你了?”感觉到怀中人的身子正轻轻地颤抖,轩凌澈小心地俯首去看的面颊,却是被她脸上湿润的泪水惊到,让他立即抱着她轻放到床上,温柔地抬手替她拭着泪水。

然而他的温柔却是让沫舞心心中一疼,身体已是快速地退到床的最里面。

“心儿……”手不知所措地僵在半空,轩凌澈不解她这是怎么了?

方才独自一人躲在那方床角不出声,又是哭泣得泪流满面吓得他心脏都快滞停,此刻,她还似乎排斥着自己的触碰。

心儿,她到底是怎么了

轩凌澈俊美如玉的面宠在低头看着沫舞心时,带着着急,让沫舞心无不感受到他的温柔与怜爱。

“没有,我很好!”沫舞心甜甜而笑,美眸中凝着被他信任与关怀的暖意,任他打量自己,心房被幸福涨满,同时也有些酸涩,竟情不自禁的吻上了轩凌澈的唇,同时,泪水再次落下。

沫舞心的主动,让轩凌澈不由自主的捧着沫舞心的脸,想加深这个吻,但他刚摸上沫舞心的脸一瞬间,就摸到沫舞心脸上滚烫的泪水。

离开那柔软的唇,轩凌澈皱着眉,有些难过的说:“你都知道了?”

“嗯,”沫舞心流着泪点点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她的条件,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决定?轩凌澈,你混蛋,你知道我那段时间有多恨你么?你又知道我现在有多心疼你么?”

轩凌澈心中一疼,他又何尝不后悔当初的决定,他更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及时收回那些对她的伤害。

沫舞心抬手轻抚着轩凌澈的脸颊,仿佛此刻那脸颊上,依旧有她打过的影迹,心里浮出一丝怜惜,"疼么?”

“疼!"轩凌澈点了点头,将她的手拉到他的胸口,"但比不上这里疼,我恨我自己为什么要说那些话,为什么要伤害你!"

“我知道你那些日子也很痛苦,为了让我离开不得不那么做,我更知道你只是想让夜雪烟不伤害我。”沫舞心靠在轩凌澈的怀中,抬眼看着轩凌澈,从这个角度,轩凌澈的轮廓异常的深刻。

“我知道,”轩凌澈抱紧沫舞心,“我知道你恨我,我也恨我自己,我恨我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心儿,我错了,你能原谅我么?”

“本来我很恨你,可是知道真相后,我就不恨了,我只想好好的和你在一起,哪怕只有一天也好。”

沫舞心双手圈住轩凌澈的腰身,口中呢喃着,轩凌澈身上的温度,好让她眷恋。

轩凌澈心中激动万分,"心儿,我现在再也不会伤害你了,你说的那些话也是假的是么?

“傻瓜,不管怎么样那都过去了,我会一直爱你的。”

"心儿啊心儿,你可知道我也放不下你。"轩凌澈叹息了一口气,满心的无奈,她的心儿啊,叫他怎么舍得放开?

“你准备怎么做?”沫舞心柔声道,话落,果然感受到轩凌澈的身体微微僵住,嘴角微微上扬,“我打算后天就不做皇帝了,然后我们去浪迹天涯。”

轩凌澈身体依旧僵硬,沫舞心知道,她猜对了,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你如果去流离宫,我就在流离谷外等你一辈子,如果你决定去浪迹天涯我就陪你?"

轩凌澈抱着沫舞心的手收紧了几分,好似要将沫舞心给嵌入骨肉,“心儿,我爱你。”

沫舞心柔柔的说:“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我也爱你。”

澈,我多想陪在你身边,可是我们不能了。

安静地倚在他的怀中,沫舞心只想贪恋这份熟悉而温暖的怀抱,再也不想挣扎。

任泪水打湿了二人的衣裳,她就这样安静静地躲在他的怀中,在这个无人来打扰的

夜晚,放纵自己最后一次。

澈,我爱你,可是我却不能再害了你。

我体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不想有一天你看到我忘记你,我更不想有一天你看到我神志不清。不管如何,你等我,等我取出琉璃锁里的宝藏,我不信以这巨大的宝藏不能打下流离宫。总有一天我们会在一起的。

如今轩凌才刚刚安稳,不再适合打仗,我相信六弟也会是一个好皇帝的。

感觉着怀中人同样紧紧地圈紧了自己,轩凌澈的欣喜让他的俊颜在红艳的烛火下,显得格外俊美迷人。只可惜,他却不知道,怀中之人那泪流满面的拥抱之举,却是在心底做下了让他根本无法承受的决定。

又是一天来临,几日没有下雪的天,又飘起雪花,一片片就像一只只蝴蝶,在在空中飞舞然后落下。

沫舞心站在窗前,看着雪竟有些看呆了。

“这雪花再美,也不及你美。”

听到声音,沫舞心回头一看,潇洒飘逸的轩凌决正出现在她的身后。

沫舞心浅浅一笑,“六弟越来越会说话了。”

“皇嫂叫我来不是为了和我道别的吧,明天可还有时间呢?”

“不是,我有事让你帮忙。”沫舞心看着他,认真的说。

“你说,我马上去办。”轩凌决问也不问直接说道。

“你不问我是什么事么?”

轩凌决斩钉截铁的说:“只要是你吩咐,不管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都愿意。”

沫舞心笑着说:“事情很简单,我想你明天出宫一趟。”她知道他的好,但他却不是她生命中的那个人。

“你出宫干什么,你为什么不让皇兄带你出去。”直觉让轩凌决觉得这不是一件好事。

沫舞心摇摇头勉强的笑着说:“澈不允许我出宫,可我听说凤渊皇后和皇帝明天要回去了,我怎么说也是她的妹妹,此去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可以再见,我想去跟她送行。”

轩凌决因为太关心沫舞心,以至于他都忘记了沫舞心和沫璃的关系并不好,所以就直接答应了下来。

寂静无人的深夜,沫舞心醒了又睡,睡了又醒,连紫晴傍晚时劝着要自己起来用膳也不曾理会,只是独自安静的躺在床上,拼命地要自己睡去。

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传来,沫舞心再次闭上眼,假装睡着。

熟悉的人走到床边,悄悄的摸索着宽衣解带,然后轻轻的在床外侧躺下。

在轩凌澈刚躺下的一瞬间,沫舞心就快速的转过身,一把抱住轩凌澈。

这个动作下了轩凌澈一跳,如果不是闻到特属于沫舞心的香味,他或许以为床上躺的是别人了。

他温柔的摸着沫舞心的头,“你怎么了?还没睡么?”

沫舞心往他怀里蹭了蹭,软软糯糯的说:“没你我睡不着。”

听到她如此软的声音,轩凌澈血液有些膨胀,声音也有些暗哑的说:“心儿,你可知道你这样是让我犯罪啊!”

“是么?那我就主动投案自首好了。”说完,沫舞心毫不犹豫的吻上轩凌澈的唇。

轩凌澈一个翻身就把沫舞心压在身下,虽然他已经很累,但只要有心爱的女人在身边,再累他也不怕。

可他却不知道,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在一起亲密了。

“公主,决亲王在殿外求见。”紫晴走进来看着沫舞心说道。

沫舞心淡笑着点点头,“嗯,你让他进来吧。”

“是,”紫晴退了出去,沫舞心趁此机会,在梳妆台上放了一封信,便出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