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琉璃锁情伤

第一百一十三章 乱了

琉璃锁情伤 云夕儿 1328 2015-11-08 13:46:40

  轩凌澈和冷月十几人,经过半个月的躲藏,奔波,终于从流离谷赶到祺月,又用半个月的时间从祺月赶到了凤渊。

凤渊京城的一家客栈,轩凌澈和冷月坐在一家茶楼的窗口,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怎么样?人都隐藏好了么?”

冷月点点头,“嗯,人都隐藏在城里个个客栈,现在只等待时机了。”

“按照时间,轩凌攻打属于凤渊的祺月很快就会传来,我们到时再动手。”

“是,”冷月领命下去。

天高云淡,空气纯净而清冽,预示着暴风雨的来临。

朝堂上,君无邪看着从边关传来的急报,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满是怒气,驻守祺月的人真是废物,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被轩凌夺去了两个城池,加上之前沫舞心带走的两座城,只要攻打下祺月京都,整个祺月的半壁江山就落在轩凌的手上了。

君无邪合上奏报,下旨道:“兵部和户部立刻盘点一下军需物资,三日之后由大将军慕阳容领军出战。”

年过四十的慕阳容跪着说道:“是,臣誓死捍卫凤渊,”

三日后,慕阳容领着京郊附近三万大军浩浩荡荡出发,沿途共集结了十八万大军前往祺月。

战火再一次被点燃,祺月再一次血流成河,尸骨成山。

轩凌人多,兵力也很强大,用时半个月的时间就打下了祺月的都成。

而慕阳容的部队也到达了祁阳关,祁阳关易守难攻,轩凌决的人不敢轻易攻过去,慕阳容的人虽然人多,但是连日来的奔波让他们没有力气再去打仗,轩凌不攻,他们也乐意在原地休息起来。

御书房,君无邪看着郁闷了半天,伴随而来的还是对沫舞心的恨意。

“来人,摆驾,”他一声令下,宫中的太监很快抬来步撵,将他带到冷宫。

看到沫舞心光着脚,疯疯癫癫的坐在地上,君无邪不加思索地一脚踹了过去,沫舞心就瘫倒在地,大声哭了起来,“哇哇…坏人打我,澈哥哥救命啊,澈哥哥,有人打我,哇!”

她不哭还好,她一哭,君无邪更加生气,瞪着她,气愤地又踢了她一脚道:“到现在你还记得那个轩凌澈,你放心,等你死了,我就把你的尸体给他送去。”

“哇…好痛啊,救命啊,澈哥哥,快点来打他啊,哇!”

那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可是君无邪一点不在乎,上前又是两脚,直到她脸上有了淤青,鼻子开始出血,他才解气。

祁阳关两军还在坚持着,中间也打了一次,最后两军都有点损失,以平手收场。

凤渊处于西部,到了五月,天空是诗般的浪漫,如歌般的轻柔,如海般的辽远,它仿佛是个阅尽世间沧桑的看客,安静从容的静卧在天地间,不管世事如何变迁,无论人间多少沧桑与磨难,不管有多少阴晴圆缺的故事,都静静地在它眼前流过。

看着这样的天空,站在客栈后院的轩凌澈竟有些痴迷,冷月走了进来,“王爷,都安排好了,”

“嗯,明天就行动吧!”等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动手了。

明天也是君无邪的生辰,本来因为战事,君无邪不想举办什么宴会的,只是朝中大臣都说这是君无邪做皇帝以来的第一个生辰,再说为了冲喜,皇上理应办一次宴会,所以这天皇宫比平常都要忙碌的许多。

这一天,在京城,街道包装得绚丽多姿,到处歌舞升平。各地的文武百官,设置香案,向京城方向行大礼,祝贺皇上万寿无疆。

皇宫一派喜庆,所有人都忙碌着,没有人注意到,本是该巡逻的两个侍卫,却不寻常的向冷宫走去。

冷宫的沫舞心,此时正躺在地上,安静的睡着了。

假扮成侍卫的轩凌澈,按照先前打探来的地形,慢慢走到冷宫。

黑夜笼罩着四周,看不到任何景色,他只看到周老旧的门窗,有一块墙竟然倒了一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