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琉璃锁情伤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大结局 孟婆汤

琉璃锁情伤 云夕儿 1753 2015-11-11 01:01:49

  沫舞心转身看着忘川河,来到忘川河边,便是奈何桥。桥分三层,上层红、中层玄黄、最下层乃黑色。愈下层愈加凶险无比,里面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生时行善事的走上层,善恶兼半的人走中层,行恶的人就走下层。

奈何桥上有孟婆,要过奈何桥,就要喝孟婆汤,不喝孟婆汤,就不得过桥,不能过桥,就不能投胎转世。

孟婆汤又称忘情水或者忘忧散,一喝便忘前世今生。一生爱恨情仇,一世浮沉得失,都随着这碗孟婆汤遗忘得干干净净。今生牵挂之人,今生痛恨之人,来生都形同陌路,相见不识。阳间的每个人在这里都有自己的一只碗,碗里的孟婆汤,其实就是活着的人一生所流的泪。

每个人活着的时候,都会落泪:因喜、因悲、因痛、因恨、因愁、因爱。孟婆将他们一滴一滴的泪收集起来,煎熬成汤,在他们离开人间,走上奈何桥头的时候,让他们喝下去,忘却活着时的爱恨情仇,干干净净,重新进入六道,或为人,或为畜。

不是每个人都会心甘情愿地喝下孟婆汤。因为这一生,总会有爱过的人不想忘却,孟婆就会告诉他:你为她一生所流的泪都熬成了这碗汤,喝下它,就是喝下了你对她的爱。来的人眼中最后的一抹记忆便是他今生挚爱的人,喝下汤,眼里的人影慢慢淡去,眸子如初生婴儿般清澈。

转世后他(她)已不记得你,你可能也已不是他(她)的最爱..

为了来生再见今生最爱,你可以不喝孟婆汤,那必须跳入忘川河,在忘川河的千年,你会被酷刑折磨千年,然后在彼岸边等上千年,千年之后,带着记忆转世。而受不住酷刑的人就会永远在忘川河底,但是,千年里你在河里受尽折磨,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你的爱人一次次过桥却无法相见,无法说话。千年之后,还要在彼岸的两边在等上千年。

在彼岸的千年,你或许会看到黄泉路上走过今生最爱的人,但是你却不能说话,你看得到她,她看不见你。千年之中,你或许看见她走过一遍又一遍奈何桥,喝过一碗又一碗孟婆汤,你盼她不喝孟婆汤,又怕她受不得忘川河中千年煎熬之苦。

而这千年你只有一个魂魄在这彼岸边。千年后若心念不灭,还记得前生事,便可重入人间,去寻前生最爱的人。

沫舞心望着忘川河,却看不见轩凌澈的影子。

此叶发此树,叶落树归根,也不知化为谁的护花泥了。

今生我们爱了,就牢牢的牢牢的靠近,不要在茫茫人海中丢了彼此。

来生,你是你,我是我,互不相欠,各奔幸福。

即使梦中遇见了,也不要打招呼,笑笑,然后擦肩而过。

沫舞心笑笑,如果没有轩凌澈,没有爱的那么深,她会毫不犹豫喝下孟婆汤,可是,她不想忘记澈。

终身一跃,沫舞心跳进了黄色的忘川河,跳进去的一瞬间,他就觉得身上犹如千万知蚂蚁在啃咬自己,蚀骨的痛,那是比死还要痛的感受,就像被人丢在了滚烫的油锅里,身上所有的地方都在被炸开。

而从桥上望下去,河面上什么也看不到。

沫舞心咬牙忍着,想着只要可以和轩凌澈在一起,再疼也无所谓。

就这样,沫舞心忍了千年,这千年她看到了她的母后,看到了她的父皇,看到了君无邪…唯独没有看到轩凌澈,她知道,她也在这忘川河里和她一样守着折磨。

千年后,她从忘川河升了上来,她来到彼岸花丛中,她一头的白发,在红色的花丛中显得格外耀眼。

而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岸的那边,虽然那边除了花还是花,但她知道,她的澈在等她…

孟婆汤,奈何桥,孟姑煮汤,听百虫鸣和狗尾巴草沙沙作响......

时如金沙飘,鬓染银丝,汤如旧,人如旧,孟姑变孟婆......

过奈何桥,孟婆悠悠端碗汤

,来者面容百态,有木然、有平静、有狰狞、恐惧、甚至嘴角噙笑......

汤端一饮而尽,半推半就,颤颤巍巍......

终究没人逃得脱,终究要喝的一点不少,一点不多。

孟婆悠悠端碗汤,孟婆悠悠收汤碗。前生再怎么深恋,走在这奈何桥上,步履平稳,不乱丝毫。

心静如镜,心沉如石。

桥那边寂寂无声,因心死,失去了往生的记忆。桥这边哀哀呛天,因为心动,忘不掉的牵牵缠缠。

沫舞心依旧看着忘川河,“来生再续前缘,换我千行泪。”

孟婆听见沫舞心的话,用眼睛笑笑,低头看一锅汤。

这是一锅普通的汤,只因为加了一味叫遗忘的调料,也抵过了曾经的海誓山盟。记忆小舟搁浅,沧海一栗,大风大浪就是昨日黄花。

偶尔觉得今生从未做过却似曾相识的事物,在脑海如野草新绿,却永远不会记得始终,如草种永远长不成参天大树。没什么磐石不移,世间最残酷的是等待。非要记不得梅艳桃红时,天地褪色才幡然悔悟会不会太迟?

饮尽孟婆汤的刹那,有几个不是和着泪水吞咽?是悔是恨?这一生牵着她(他)的手,好好生活。

云夕儿

故事到这里已经结束了,没有续集,没有千年之后的未来,当然朋友们也可以发挥你们的想象,为他们创造一个未来。 这是夕儿的处女座,因为文采不好,也没有想象力,夕儿估计以后不会写书了,不过还希望大家支持我的这部小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