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让我再爱一次

第三十章

让我再爱一次 2653176852 1916 2016-04-12 19:45:48

  于是她在身上随便扯了两根布条,然后把头发给编成两个麻花辫,可还是有好多人会盯着她看,不管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先赚到钱,因为有一句话特对: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可是她要去哪挣钱?看看包裹里还剩的几十个铜板,要不钱生钱去赌坊如何?她贼贼的笑笑,就去赌坊了。

不过她一个女子去赌坊会不会不好啊!于是她又去了那家成衣店。

以给自家弟弟买衣服的理由买了一件粗布男装,这下身上的钱是真的所剩无几了,随便找了一个隐秘的茅房把衣服给换了。

然后把头发想男子一样盘了起来,咋一看还真像一个是三四岁的少年,把换下来的衣服给丢了,因为她决定以后都要假扮男装。

魏梦珠大摇大摆的从茅房里出来,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找了个大赌坊大摇大摆进去了。

赌坊里真是人满为患啊,随便找了个人群挤进去,出来时就有好几十两银子了,然后快速的再挤进下一个人群,出来时又是几十两银子。

就这样不出十分钟再出来,她已经是一个小富婆了,然而赌坊里却是炸开了锅,因为有许多人的钱财丢了……

她是一个好孩子,从来不赌博的……

之后就要慢慢打算,现在钱也有了,但还不知道这里是那里呢?

她不想问去这种太尴尬的问题,于是乎她就找了个马车,跟车夫说要到京都,然后她就又坐了七天的马车到了京都。

到了京都她找了个牙子租了一个间小宅,然后混迹街角、各种市场,要知道,一般的八卦都是在那些地方产生的,她只要坐那听听就行。

得知她现在是在岭黎国的京都“圩阳”,岭黎国在这片大陆上也是一个强国。

不过前两年岭黎国皇帝去世,然后当时的太子登基了,听闻这位新皇出了一些新政策,国家很快富裕了起来,所以基本每个百姓一提新皇就满是赞叹。

但这跟她没什么关系,重点是她打听到五袂山出了一个神女,年仅十五灵力已经达到八阶,而且还有一只十阶的神兽,不过最近听闻,那神女貌似和五袂山闹出了不和,不过最近受新皇邀请来到了岭黎国。

新皇要立后了,应该是邀请她来参加喜宴的吧。

不过这也和她还是没什么关系,她来这圩阳已经一个月,不是听些八卦就是吃喝玩乐,一点意思都没有。

于是她在家的附近找了一家学院上学,用了假名,她这个时代基本还是一个文盲,虽然认识些字,但那还在百里国时,被太子软禁的时候学的。

这所学院是只学文,一般都是些武学废材才会来上学,她是因为身上的钱财不多了,只能来这个学院上学了。

第一天上学,走完入学程序,先生把她带到学堂,学堂里都是和她差不多大的学生,大家看她穿着粗布衣,然后下面就一片议论纷纷,先生让她自己选座位,她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先生刚走,那些学生们立马狂躁起来了,也不知道在议论些啥,魏梦珠只是安安静静地收拾着笔墨纸砚。

突然有一个长得柔软还有些病态的男子跑到她面前:“你还是不要坐这为好。”

魏梦珠跳了下眉:“为什么?”

“因为……”他还没说完,就有一人揪他的耳朵,他疼的大叫,然后就有人一脚把他踹开。

魏梦珠抬头,只见一个穿着华服极为吊儿郎当的,后面跟着几个狗腿,那穿华服的少年正在看着她:“起来。”

她低头继续整理自己的东西,那个华服的少年后面的狗腿也装腔作势的:“秦公子叫你起来,你没听见啊?”

魏梦珠歪了下头,也没看他,继续坐在那,旁边还有一群看戏的。

那狗腿看她还不起来,一手抓着她衣领把她拎了起来,一副要揍她的样子,魏梦珠看着那个狗腿的手,说了句:“放开。”

“你是谁啊?也不看看你面前是谁,秦公子在这你都敢……”那狗腿还没说完,魏梦珠就吼了一句:“我叫你放开~”

这一吼,她自己也吃了惊,怎么回事,声音怎么那么可怕,弄得她自己都头昏脑胀的,然后伸手扶着自己脑袋,摇摇头便好了些。

声音刺耳,屋子所有人的都立即捂住了耳朵,座位上的宣纸的像刮风了飞走了,那秦公子后面的几个狗腿都晕倒在地。

魏梦珠平静一下心里,然后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衫,又坐回到了位置上,面上平静如水,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等大家都反映过来时,看着那位秦公子,秦公子面色苍白难看,脚边还躺着几个人。

“怎么回事?”先生和院长好像也听到声音了,之后便匆匆赶来,看见地上的几名同学,立马让人出去找郎中。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院长大人怒了大声的问,那些学士都没敢出声,但都像看怪物一样看向魏梦珠和那位秦公子。

“你,还有你,跟我来。”院长指着秦公子,又指了一下她然后说。

魏梦珠起来,立即跟着院长后面走了,随后那位秦公子也跟着她后面走了。

很快上课钟声响起了,大家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斋长也很快赶了,让人将那几个晕过去的人抬到舍间等待郎中,先生还是继续讲课。

院长把他俩带到后堂,然后院长面上怒色,但又极力克制:“敢问二位,能告诉我刚刚发生了什么?”

那秦公子还是一副很不舒服的样子,院子看了一眼他,然后指着魏梦珠:“你说?”

魏梦珠立马摆出委屈的表情,摇摇头说:“我也不清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