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愿君来采撷

第十六章她竟然没有穿衣服

愿君来采撷 九意九重 1225 2017-02-20 18:30:55

  容姬望着面前的温君言,因为雨下得太大,衣角已经被溅了很多水渍。

“二哥,那我回去了。”容姬对周安畔道别。

只是周安畔只是一言不语,容姬无奈,上前摸摸周安畔的头“快回去,照顾你母妃。”

周安畔还是不动,他看向撑伞的人。

温君言感受到目光,抬头,看向源头。这个少年的眼神当真有意思。

温君言勾起唇角“容姬,我们要是不走,二皇子可能会一直站着。”

容姬看着一脸倔强的周安畔,也是点头同意温君言的说法。她其实已经有些头晕了,酒颈好像又上来了。

容姬走向温君言,两人撑着头一把伞。

“二哥,我走啦,改日来找你。”容姬道别,黄色曼妙的身姿白色俊逸的背影,二人离开转身离开。

黑夜朦胧,雨声凄厉,这四月的日子虽已经暖和,可这下起了雨,还是深夜,却也是让人冷的。

容姬看向身旁的温君言,她注意到原来她才到他的肩头,仔细一看,这人把雨伞的大部分竟然都给了自己,另一边的肩头早已经湿了个透。

不知道自己怎么的,她伸手,把那人拽向自己,贴的紧紧呢。

感受着突然的拽动,与身旁的人贴在一起,感受这她的体温,她今日大概是喝了不少酒,温君言觉得自己的身上似乎都有了那醉人的酒香。他望着容姬。

“本帝姬觉得冷。”感觉到温君言的目光,容姬微笑。

“其实奴才也觉得冷”温君言笑道,只是那笑似乎总是含着戏虐。

这沉香宫到清凤宫的路,似乎漫长又似乎短暂。

二人到了宫里,这除了守夜的几个奴才,基本上已经休息了,容姬准备沐浴,温君言退下。

进去浴桶,感受着热气围绕,她开始脸变的红润,那“缠梦”酒最是醇香也最是酒劲大。

容姬感觉自己迷迷糊糊上了床,却又是觉得有些冷,她唤屋外守夜的奴婢。

“你,去把小君子给本帝姬叫来。”她无力又似诱惑的说道

守夜的小宫女,听到这声音一颤,连忙去叫温君言。

温君言刚沐浴完,准备睡时,便有宫女打扰,说是容姬找自己。

温君言疑惑,却也还是起身,刚走进这寝宫里,便有些呆怔,这闺房里弥漫着淡淡的清香还有一股酒香。红色罗帐里,轻纱扬起,里面的人,一头长发飘散,脸色红润,一张娇滴红唇轻启:“小君子,把门关了,过来”那声音婉转悠扬

温君言疑惑,也只能遵从,关门时,他发现那守在寝宫门口的人竟然不在。

他走上前,一只光滑的水从红色幔帐里伸出“你上床,给我暖被窝”

温君言脸色一变,他想他应该是听错了。

“你给本帝姬上来。”那声音严厉却又像是撒娇。

“容姬,使不得,你千金之躯,奴才这污秽身材怕是会玷污帝姬你,使不得”他是头一回说这么多的话,温君言想原来他没有听错。

“你给本帝姬上来,快点”那话里带着格外的认真

温君言无奈,她说的话他是从来没有反对过,他慢悠悠的准备揭开幔帐。

“慢着”里面的人发话,温君言开始松一口气,原来是改主意了。

“你把外面的衣服给我脱了”这话一出,温君言整个人都不动了。

过了一会反应过来,他动起手把外衣脱掉,揭开幔帐,那朦胧的脸庞清晰,她黑色长发散落,眼神迷离,面色红润。红唇轻启她在无声邀请他诱惑他。

女子看到他,眯起了眼睛,他微微叹气,躺进被窝,却是这辈子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的灵魂出窍。

她竟然没有穿衣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