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剩下的盛夏之重生奇遇

剩下的盛夏之重生奇遇

希希糯糯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5-11-07上架
  • 34031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引子

剩下的盛夏之重生奇遇 希希糯糯 6351 2015-12-02 12:56:48

  主要人物:安以陌。同为韩安辰。重生穿越到了安辰大陆的三大国之一的安立国的忠臣家族,安家族的七公子的身体里。转生过来时,还误以为自己复活了,而且十分幸运的有了一个暗中帮助自己的,十分神秘的系统,似乎是一个十分厉害的东西。但是,还没等韩安辰高兴,这具原先的身体的主人的记忆却十分悲凉的告诉韩安辰,这具身体并不是韩安辰的,而是曾经的安以陌,安家的七公子,只是一个刚刚满了六岁的,无法修炼武技的废物的身体。韩安辰震惊的望着自己的身体,不得不承认,这具身体真的是一具六岁小孩的身体。韩安辰继续搜索安以陌的记忆的时候,悲剧的发现,全安府上上下下、大大小小,除了安以陌自己以外,连比安以陌小了两岁的,年仅只有四岁的八公子——安以君都已经可以觉醒武技天赋,开始修炼武技,修炼到了武学徒中级的境界了。有的人永远都只有武学徒的境界,就像曾经的安以陌,已经六岁了,连武技天赋都无法觉醒,更何况是修炼武技。全安府上上下下、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或者老人,除了安以陌的母亲和大哥、六哥以外,没有一个人看得起她。她在家中的地位不仅仅只是连丫鬟都不如,而是根本没有地位。比丫鬟不如不是什么,但是,连地位都没有就不同了。有地位的可以随便欺负她,而且他的母亲在安家的地位与丫鬟差不多。在安府里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欺负她。他甚至还是一个白痴。但有些人却不把他当成白痴,在一次观武大会上被有些人有计谋的杀害了。而韩安辰的灵魂便是从安以陌的灵魂突破限制制造出的时空裂缝边上被时空裂缝中的超强吸力给吸引过去的。从而穿越到了这个以韩安辰的名字——安辰为名的,有魔法,有武技,有斗气,却没有科技,没有功课,没有正常人的安辰大陆里!

特批:本书不是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进行写作,若是出现了第一人称写作方式,可以自己替换成第三人称。

内容简介:相信大家应该看过了暂未完结的第一部小说《剩下的盛夏》了。我在这里可以告诉大家,第一部的结局其实是十分的简单的。韩安辰暴露了身份。而韩安辰最好的朋友,亲如姐妹的苏妍被人先奸后杀,死不瞑目。但苏妍到死时也没有恨过韩安辰当初为何不听自己的劝告非要去冒险,她恨的,是她自己为什么没有好好的保护好韩安辰。可也正是这种心态让苏妍的真心付出感动了韩安辰。韩安辰也为此开始恨自己,为何自己一定要带着苏妍去冒险,若是当初听了苏妍的劝告的话,或许苏妍和自己还在好好地活着,而且活得很开心的吧!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韩安辰找上了当初追杀苏妍和韩安辰整整两年的仇人的总部。尽管韩安辰已经十分的小心了,但是个人的力量总不可能比得过几千人,甚至几万人的来回巡查吧!韩安辰很快就被发现了。一下子就被仇家包围了。韩安辰倔强的一笑,拔出自己用了整整七年的匕首,迅速飞奔到一个仇家面前,一刀便刺进了那个人的脑中,红色的血和黄色的脑浆顺着匕首的拔出到处四溢,韩安辰转眼盯着一个想扑过来攻击韩安辰的敌人,邪邪的一笑,舔了一口自己的匕首,任由匕首上的血与脑浆粘到脸上,本就十分美丽的韩安辰被这一抹红色的鲜血衬托的更加美丽,但,也多了少许神秘,犹如一个索命的女鬼。那个被韩安辰盯着的人承受不住韩安辰的那双犹如你杀了她的孩子的妇女的,含有强大杀气的双眼,双腿忍不住一抖,一股黄色的液体顺着他的裤子,流到了地上,手上拿的枪也掉到了地上。韩安辰再次邪笑,恨恨的看着这个人,猛地,韩安辰咬住匕首的背部,扑到了那个人的身旁,“碰”的一声,那个人的头直接被韩安辰切断了,甚至因为冲击力,飞了出去。韩安辰又杀了一个,又转眼看向了别的仇人……韩安辰杀红了眼。拼着自己也会被杀死的风险,不断地靠近敌人的身边,然后再一刀杀死敌人。等到韩安辰杀死了最后一个敌人的时候,敌人的总部已经被敌人的鲜红的血与黄色的脑浆给染成了只有红色与黄色的“染坊”。给人一种恐怖、灵异的感觉。而韩安辰也因为身上有着许多大大小小的伤口,一直流着血,韩安辰看着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并不在意,似乎那些伤口都不是来自于她自己的身上的一样。韩安辰拖着自己早已疲惫不堪的身体,躺在了韩安辰自己亲手为苏妍堆好的墓地旁边,带着如同清风般的微笑,缓缓地,闭上了那双本该十分明亮,现在却早已瞳孔扩散的眼瞳,因为失血过多,渐渐地停止了呼吸。她的最后一个念头却是“终于为苏妍这个小小的,傻傻的丫头报仇了,若有来生,我们一定可以再次成为像现在一样的好朋友、好姐妹……只愿你还愿意……”

当韩安辰再次睁开眼睛时,却发现自己在一间十分破败的小木屋中。她还以为自己是被人救了。可是当她起身四处张望时,却被身上的衣服吓到了,也被自己手臂上的蛇给吓到了!但是没等韩安辰尖声呼救,脑海中却突然多出了许多东西。只是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而已。没什么好震惊的。但是!有一件事重要了!为什么会有不属于她的记忆出现在她的脑海中!韩安辰从床上跳了起来。但是,当韩安辰从床上跳起来之后,韩安辰又想通了。既来之,则安之!只要我自己不生事,就不会有人发现安以陌已经死了。就算发现了也打不了再死一次而已。只是死而已,她——韩安辰,早就不在乎生死了,再死一次也没什么,顶多就是痛苦一点而已。不过,为什么韩安辰穿越到了一个男生的身上!韩安辰明明是女的啊!这件事要韩安辰怎么活啊!韩安辰可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正常的女人啊!韩安辰改如何是好?

事先声明一下,等级分什么的,我其实也是乱写的。有什么错误和建议可以提出来滴说!好了,不废话了!看下面吧。或许会有一点奇怪,别介意。

斗气等级分(以下均为由低到高等级分):武学徒,初级武者,高级武者,白银级武者,白金级武者,紫炎级武者,羽炎级武者,紫夜级武者。

魔法等级分:魔法学徒,初级魔法师,高级魔法师,白羽级魔法师,白银级魔法师,白金级魔法师,炎衣级魔法师,炎紫级魔法师。

斗气等级分:初来乍到,初级武士,高级武师,羽化境武士,白痕境武士,天人境武士,炎化境武士,紫化境武士。

三个等级的每一个境界都有初级、中级、高级之分。三个等级的最后一个境界也会多出一个巅峰级。

属性分为九种,分别为:金、木、水、火、土、风、雷、光明、黑暗。

魔兽分为四种:五级魔兽可以进化,六级魔兽可以渐渐的拥有智慧,九级魔兽方可进化成人形,但内脏也是与人类稍有一些不同,十级魔兽更不用说了。传说十级魔兽甚至可以与天地同寿,日月同辉,不过没有一只魔兽能够达到十级,每每都是在即将突破十级成为十级魔兽时被最后一重天雷劈中,没能防护好自己,重则消失于天地间,轻则受尽十世轮回之苦。

三个功法的别称:武技——武者,魔法——魔法师,斗气——武士。

附加一句,水、火、土三系只要同时具备两种的魔法师,并且手中有药珠的人可以成为炼药师。

可选修职业:商人,佣兵,侍卫,下人,官人,杀手。

穿越而来的韩安辰就是先天全属性,先天觉醒的体质。并且是自身附带的神秘系统让韩安辰穿越到这安辰大陆的。

提示:若是看不懂的话,可以多看几遍,如果多看几遍还是看不懂的话,就先直接看下文吧。

以下为真正的引子。别介意我太话多,这不是我的错。

……

韩安辰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想伸手揉一揉疼痛无比的额头,可是,刚把手放到额头时,却又一条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制作的布料拂过脸庞。韩安辰心中一惊。心想:怎么会有东西飘到我的脸上?!韩安辰猛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一片灰蒙蒙的。又闭上了眼睛,双手使劲的,毫无章法的乱挥了好一会。嘴里还嚷着:“走开!走开!别过来!别过来啊!”

就在这时,一个机械般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主人,请问您是否接受我成为您的仆人的请求?答应了,我们以后共存亡,不答应,这片大陆也不太平。”

这个机械般的声音吓了韩安辰一大跳,整个人都僵住了,不敢再动了。这时,机械般的声音又发话了。

“主人。其实您不用害怕的,我是寄生在您身上的一个系统,您可以用您本身的意念和我进行交谈,只要您答应我,让我成为您的仆人,我们就是一体的了。不答应,您也不可能再在这个危险的大陆上继续生存下去。”

听了这话,韩安辰有些恼怒了。这是威胁!这分明就是一个赤裸裸的威胁!刚想发飙,不过韩安辰又转念一想。其实这个系统说得好像也挺对的哎!不过……什么叫做这个大陆!

韩安辰震惊的睁开眼睛,四处张望了一下,只看见一条青蛇正趴在自己的右手上睡得十分香甜呢!不过,看到青蛇时,韩安辰就想大声尖叫。因为她怕蛇啊!但是,还没等韩安辰大声尖叫呼救,韩安辰的脑海中就突然出现了大量的记忆。韩安辰顾不上去管系统和那条可以让她吓死的青蛇了。大量的记忆让韩安辰头晕目眩的韩安辰只能被动的疏通那些记忆。不管系统再怎么呼唤,韩安辰也自动屏蔽了系统的呼唤。

当韩安辰再次醒来时,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三夜了。但是韩安辰已经想通了许多许多东西。三天未出声过的系统突然出声了。

“主人,请问是否接受我的请求。请尽快决定,时间不多了!再有两天我将陷入沉睡!”

机械般的声音第一次有了一丝急切。韩安辰微微愣神,便试着把意念传递过去。

“系统?听得见吗?”

“是的,主人。”

“哦!那我可以说我同意了吗?”

“任务:【接受主仆请求。】

任务道具:【《紫宸心法》。】

任务状态:【已完成。】

任务奖励:{【《炼药手决七十二种》】【《黄级炼药书》】【《药膳大全》】【《药汤大全》】【《初级炼药书》】【《玄级炼药手册》】【《药材大全》】}

任务限制时间:【五日内。】

任务失败惩罚:【无。】”

这是虾米?!还有任务!还有道具书和道具!这系统事先怎么不说啊!这还摆脱不了这破系统了啊!还有失败惩罚?!我的天啊!我欲哭无泪啊!而且,为什么我还是男的啊!我不是人妖啊!

此刻韩安辰的内心是崩溃的。这就是韩安辰此刻的想法了。韩安辰恨不得马上去装一块豆腐‘死掉’啊!不过想一想,还是算了。为什么算了呢?因为撞豆腐也会痛啊!韩安辰超级怕痛啊!韩安辰此时的心情十分的微妙。就差没有捂着脸,蹲下身来哭了。

“任务:【寻找一位护道人。】

任务道具:{【《初级炼药手册》】【《黄级炼药手册》】【《药奴印使用方法》】【《契约大全》】。}

任务奖励:【无】

任务限制:【六个月以内】

任务失败惩罚:【抹杀】”

What!What!What!搞神马!任务失败惩罚居然是抹杀!我的天啊!要马上动身找人了啊!不过……护道人是个神马东西嘞?

【系统!系统!护道人是什么东西啊?护道人要去哪里找啊?护道人是干什么的啊?】

【主人,护道人是护道之人。主人是炼药师,护道人将跟随主人左右,受主人恩惠,反护主人安危,其中有诸多规则,可以双方自行规定……】

韩安辰听得头都大了。虽然韩安辰是高材生,但是还没有适应过来古代的生活好吗!

【长话短说!长话短说!我听不懂!】

系统言简意赅。

【在现代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保镖,有合同的。】

韩安辰秒懂。

【那就是,我给他炼制那些所谓的丹药,然后他来保护我的安全,对吧!我们是交易的关系对吧?】

【彼此不能伤害对方。】

韩安辰满意了。而在得到系统传达给他的关于如何确定护道人的方法时,就更加的满意了——跟他想的一样,都是平等契约嘛!不平等契约韩安辰可不干!

韩安辰刚想问问该去哪里寻找护道人时,门被人推开,有一个人走了进来。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十分英俊儒雅的男人。也不算男人吧,大概就是男生的样子,十五六岁的样子。不过,这一切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一个人能长得这般的文质彬彬,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也真的是绝了。不过当韩安辰见到自己的护道人的时候估计就不会认为眼前这个男人,不,是不会认为眼前这个男生长得很帅,反而会认为眼前这个男生就是一个十分平凡的,放到人堆里面都不会有人能够认出来的。当然,这些都只是后话。

“以陌!你终于醒了!太好了!我去叫母亲过来!母亲一定会很高兴的!你当初都快把母亲吓死了!”

文质彬彬的男人欣喜的看着韩安辰,准确的来说,是看着安以陌的身体。韩安辰找了找记忆,马上就知道了眼前这个文质彬彬的男人,便是自己的亲生哥哥,今年已经十五岁了修为似乎也挺高的,好像是达到了中级武者还是初级武者来着......

安以言转身冲出了房间,去叫安以陌与安以言共同的母亲去了。

没一会儿,安以陌和安以言共同的母亲——金言喜来了。

“小陌啊!你可终于醒了啊!母亲都快被你吓死了啊!母亲还以为,还以为你……噢!瞧我这嘴!我们的安以陌福大命大!怎么可能会因为那一点点小撞伤出什么事呢!小陌啊!你现在感觉好一点没有?有没有哪里难受啊?哪里不舒服就点一点头啊!别硬撑着不说啊!哥哥会帮你的……”

金言喜一看到安以陌醒了,或者说是一进门就叽叽喳喳的说了一大堆,让安以陌听得头都大了,耳朵都长茧子了,不过安以陌看在自己这个二号母亲这么关心自己的份上,不和这个二号母亲吵。不过,脑子快被吵炸了……

“母亲,我想安静一会,就一会。等一会您再进来唠叨我吧,麻烦您了,顺便把哥哥也带出去。我想一个人静静。”

韩安辰,不!是安以陌薄唇轻启,略微低沉的声音响起。既动听悦耳,又不缺丝毫英气。似一个小大人——性格成熟,但相貌是小孩的面貌。

虽然安以陌说的是赶人走的话,但是在安以言和金言喜的耳中可不是单单悦耳动听那么简单的了。这道声音在他们的耳中犹如天籁之音一般,无样。

“小,小陌……你,你……你会,会说话了……不!你懂得说话了?”

安以言首先反映过来,安以陌突然会说话的事实,既欣喜,却又震惊的望着自己这个弟弟——安以陌。

自己这个人人皆知的白痴弟弟居然懂得说话了!甚至还会思考,懂得让人离开要怎么说了!这些天,弟弟真的从白痴变成了正常人了吗?如果真的是因为这些天的昏迷让弟弟从白痴变成了正常人的话,那么昏迷几天真的不算什么了!只要让弟弟恢复成为正常人,不管让自己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可以!只求弟弟能从白痴恢复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正常人!

无数个念头从安以言的心头一闪而过。他内心里最深处的情感完完全全暴露在了安以言自己的脸上。如果安以言知道了眼前这个弟弟并不是安以陌,而是韩安辰的话,估计会疯掉。因为安以言是人人皆知的护短。如果让他听到半句有关安以陌的坏话,那个人一定会‘死’的很惨,很惨……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听了安以言的话,安以陌和金言喜同时回过神来。在金言喜还没来得及开始唠唠叨叨的说话之前,皱了皱眉头。

“是的。大哥,母亲。我现在已经懂得了许多东西,该得罪,不该得罪的人我都不会去得罪他。但是来惹我的人,我不能对你们保证我不会去得罪他。好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我现在暂时需要一点点的时间静一静。抱歉了,大哥,母亲。失陪。”

韩安辰突然反应过来,曾经的安以陌是一个人尽皆知的白痴,而现在突然会说话,会思考,甚至懂得了许许多多的东西之事,一定是一件事十分令人吃惊的事。不过呢……就算被发现了自己变成了一个正常人的事再怎么重要,也不可能重要的过自己的性命重要啊!所以呢,安以陌现在最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呢,就是,想一想以后在这个大陆该怎么活下去!活不下去的话,其他的事情再怎么重要都是白搭!总不可能会有一个人,因为钱多到没地方用到把钱都花在养那些没用的人身上吧!所以吧!要养活自己的话,只能靠自己去赚钱了!总要想一想‘以后去那里赚钱?要怎么赚钱?去哪里比较赚钱?’吧!这么多问题,就算是韩安辰这个高材生,理财生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一点时间内想出来吧!所以安以陌可是需要好好的想一想了。

听到安以陌赶人的话,金言喜虽然有很多话想和自己这个突然从白痴变成正常人的儿子说,但是,作为一个母亲,儿子的身体好与不好是十分重要的!更何况是这个突然从白痴变成正常人的儿子!若是没有让自己这个儿子好好休息一下,要是再变成白痴的话,想再变成正常人是不大可能的了!所以金言喜选择等待,等待自己这个儿子的情况稳定之后再来与这个珍贵的儿子好好说说话。

“好!好!好!母亲这就去好好休息,小陌你也要好好的休息!别累坏了自己的身体!什么事都比不过身体重要!”

金言喜一边扶着安以言向外走,一边回过头叮嘱着安以陌也要好好地休息。也正是金言喜的‘一切以儿子的身体为重’的心态,这才会让世人都说金言喜是一个‘慈母多败儿’的母亲。当然,这都是后话。

(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