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原恶之灯

002末世到来:回忆

原恶之灯 枭三冉 2688 2015-11-08 14:58:42

  2020年3月11日晚11:50,A市大学女生宿舍

明明已经到熄灯时间,A大的某人还偷偷点灯连夜打网游,昏暗的灯光下,一身穿白色睡衣的枭盘腿坐在椅子上,嘴里叼着阿尔卑斯棒棒糖,双眼紧盯着电脑上正在屠杀的网络游戏人物,一手放在鼠标上,一手快速敲打着键盘,没过几分钟,新任务的boss就被枭操纵的红眼角色决杀,在页面上找到任务NPC领取奖励后,猛咬了口嘴里的棒棒糖,蹦的牙生疼,硬生生咬下的一小块糖果塞进蛀牙洞里,触到她的神经,使得枭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起来,钻进厕所要把那块糖涮出来,吐出糖果后,捂着受伤的腮帮子暗骂一声:日!

回到电脑前,发现网络突然被中断,尝试将网卡驱动重装安装了一遍,换了根网线,问题似乎得到了解决,可是仍然无法确定,而且也没真正搞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呆坐在椅子上,捂脸:“我CAO,TMD中国联通,中国移动,老娘每月给你们那么多钱,说断就断,白供着你们了!”无聊翻下身,爬上床去,看着旁边床的空位:“这俩小妞去哪玩了,都快12:00了”翻身没管那么多,抱着限量版抱枕睡了下去

“轰------!“一声巨响划过天空,打破了凌晨的平静,枭被巨响造成的连锁反应震下床,脸着地的她,捂着被撞疼的鼻子迷迷糊糊的骂着:“要死?”抬眼拿起身前的闹钟,定睛看了看表上模糊的时间:4:08,哎我去。。心里一万只***奔过啊,扶着腰慢慢站起来,看向窗外的人海,不对,应该说是尸海。。。枭满脸惊愕,拿起家人送的小望远镜看向不远处,一群群黑压压的丧尸正从教学楼往这边慢悠悠的走,漫天都是血腥味,让人作呕,灰尘和生活垃圾散落在天空上,飘着,外面的小路被血色染色了,大批大批的人类尸体堆积在路边,突然五六个丧尸奔向路边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孩,五六个成年体型的丧尸就这样撕咬着女孩的肉体,不到半分钟女孩就被撕裂开来,本来白皙的大腿被撕扯的肉和血搅出来,吊在外面,枭立刻放下望远镜,跑到厕所一阵狂呕,狂呕过后,捂住胸口,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揉了揉眼睛依旧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一般,想从这噩梦中清醒过来,搀扶着走到床边,翻找着床头柜里的东西,翻出一把匕上带有一颗黑曜石的匕首,匕首短小锋利,流线型的设计,这把匕首是军队的二叔送自己的礼物,没想到还有用武之地,仔细端详了一阵子,把匕首放入口袋里,找出装衣服的双肩包,将私藏的零食和矿泉水装进去,坐在床上思考,现在的脑子里乱乱的如同一堆浆糊,看了看腕上的手表“4:50。。。“嘟囔着时间,疯狂的揉着自己的头发“怎么会这样?军队呢?警察呢?都去哪了?!都去死了么?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双眼充满仇恨,过了半晌,才摇摇晃晃的从床上坐起来,来到电脑前,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闻之类的,打开电脑,盯着右下角的图标好一会儿,拳头硬是砸在桌子上“还是没网络!“颓废的坐在椅上,抬起头来看着天花板

“咚咚咚!!!”门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枭一个激灵从椅子上蹦下来,从袋子中取出匕首,仅仅握住,心想:TMD,丧尸不会冲上来了吧。顺手拿起一根玻璃管,准备随时撂他脑袋,警惕的靠近门口,门外传来一男生的声音:“若枭!若枭!是我!昆泽!”枭看了看猫眼,把昆泽放了进来,立刻锁上门,看着眼前的男生,浑身是血腥味应该刚从外面和丧尸搏斗完,叹气,默默给了他一瓶水,言“你小子怎么过来的?”

昆泽大口大口的咽着水,喘了口气说:“杀过来的呗,外面都快变成丧尸世界了,不杀过来怎么整?”

枭低头沉思了会:“其他人呢?”

昆泽眼里闪过一丝悲凉:“我们宿舍就剩我和老莫了,其他人不是被闯进来的丧尸咬了,就是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枭想了想:“老莫呢?”昆泽又喝下几口水,抹了抹嘴说:“老莫和我找到一处地下室,下面有食物和物资,老莫想大学里肯定还有幸存者,就让我来找了。”枭默默叹了口气:“大学已经呆不住了?”昆泽拍拍她的肩:“嗯,呆不住了,昨晚的病毒爆发应该就是我们大学先开始的,丧尸这玩意只要不是把你吃了,被咬者就一定会尸变,所以咱得赶快走”枭起身,默默把寝室里的食物都搜罗进包里,翻找着室友留下的小包,掏出俩打火机,几瓶水和零食,从柜子里翻出纱布等东西放入自己包里,背在背上,将匕首拿在手上,将玻璃管拿在另一只手上,昆泽看着枭,捂嘴笑着:“战斗民族!“枭瞪了他一眼,两人从窗口跳出,抄小道,跑向地下室的方向,路上,昆泽用随身带着的玻璃瓶暴击好几只丧尸的脑袋,枭则用玻璃管撂丧尸,俩人一会就到地下室

将双层铁门固定好后,昆泽将玻璃瓶扔到一边,抱臂:“老莫!我回来了”,说着呢,一瘦高瘦高的男生从灯光处走出,瘦小的脸庞上戴着一副宽大的眼镜,老莫推了推镜子,看了眼昆泽身后的枭,皱眉:“我就猜到枭姐肯定死不了,毕竟那么残暴,哪个丧尸敢惹她?”枭环视着四周,听见这句话,眯眼看了看老莫,甩着玻璃棍,语气带着杀意“老莫,你皮又痒了?”老莫立马做出一副献媚的表情,枭瞪了眼他,回头看了看桌上的武器,大多是棍子啊,刀之类的,最后枭定睛在一把长刀上,指了指长刀问:“这谁的?”老莫回头看了眼刀,笑言:“昆泽从宿舍里带来的。”枭一脸惊讶的看着昆泽:“你小子杀人啊,藏那么大一把刀。”昆泽立刻摇头解释着:“不不不,不是的,这是我家祖传的,被我偷偷拿出来装*用。。”枭和老莫相视一眼笑道“败家玩意儿”昆泽一脸黑线

枭手附上那把刀的刀柄和刀刃,刀刃缝纫有力,刀柄上刻着:玉翎二字,老莫看了看外面的形势,对两人说“这里只是暂时安全而已,我们不可能永远躲在这。”

枭坐上桌子,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这要是跟电影似的,能升级就好了。”老莫啪地一声打在桌子上,把昆泽和枭吓了一跳:“对啊!丧尸如果可以升级的话,人也可以吧!”昆泽苦笑着:“你俩到什么时候了还犯病”老莫抽了一下昆泽的脑袋,解释“如果我们知道自身如何升级那就好了,毕竟病毒只感染后变为丧尸,那丧尸死后会不会留下什么东西,是给我们升级的呢?”

枭笑笑“这只是猜想”老莫推了推眼镜言“对,所以我们要证实这个猜想!“说着,抄起武器往外走,昆泽见势,立刻拦住了他:“你疯了?想送死?”老莫推开昆泽,一脸正经“不是送死,我只是想找到可以升级的途径”昆泽握住他的肩膀,大吼“你丫别TM犯病了行不!如果没有这种途径,你岂不是就是送死?!”枭默默走过来,拉开僵持的二人,叹了口气说“没办法了,试试吧,如果呢”“可是!”昆泽吼着,枭打断了他的话,笑言“不能老坐以待毙吧,”顿了顿,看向老莫:“老莫,你去可以,如若不行,请马上赶回来!”老莫点点头,打开铁门,跳上丧尸最少的那条小道上。

枭锁好铁门后,看向一边低头的昆泽,走过去拍拍他的肩:“没事的,你要相信他,对吧?”昆泽叹了口气,挠了挠头:“好,我怕相信他”

俩人就这样一直坐在桌子上,静静等老莫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