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缕香

十二、屠城

一缕香 1643897*h 3071 2017-03-04 22:38:58

  百花府

府主正和大家吃着饭,府主拿起酒杯说“我等已经有洛尘宫的消息,明日并可攻打洛尘宫,各位,来祝我们旗开得胜。”说着举起酒杯一干儿尽,其他人看到城主如此开心,自是以为城主已经有了把握,毫不犹豫的喝了酒。几杯酒下肚后,慧慧开始有点头晕了,看人开始模糊,她心想:不对,我的酒量如此只好,城中更是无人可敌,怎会?这才几杯酒,有人在酒量放了东西。慧慧不可置信的看着城主说“爹,你在酒里放了什么?”她刚说完其他的人也纷纷开始觉得不对劲,墨程刚想起来却感觉全身无力,又重重的坐了回去,阿牛看着城主说“为什么?城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未听到城主的回答,他们就体力不支的倒下去了。城主上前摇了摇墨程,又摇了摇自己的女儿,泪水控制不住的流下,滴在正熟睡的慧慧脸上,城主边哭边将一块玉佩挂在慧慧的腰上说“这大概是爹最后一次为你挂玉佩了,也是爹最后一次陪你过生辰了。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爹不能再陪在你的身边了......保重。”

城主府的院子里,城主正和承大人喝酒,两人坐在一颗桃花树下,桃花花瓣连连洒洒的飘下,时不时落在桌上的酒杯里,承大人看着正看着天空的城主说“今晚的月,正圆。”城主说“是啊,就如当初你我相遇时,那时的月也是如此这般。”承大人突然大笑着说“是啊,当时你为了追一个小贼,竟然追得从我家房顶落下。”城主狡辩着说“那,那是你家房顶质地不好,怪不了我。”

承大人“所以说,是你太胖,与我家屋顶何干。”

城主“我哪里胖了,明明是你家屋顶不好。”

承大人“你还砸坏了我家的浴盆。”

城主“不就是浴盆吗,我陪你一个就是了。”

承大人“还砸伤了我,害我躺了一个月之久。”

城主“有吗?”

承大人“你还好意思说,你当时只忙着看明月。哪里有看到被你坐在屁股想的我。”

城主“谁说的,我还送你回屋了。”

承大人“呵呵,就是因为你送我回去......”

城主“我好心好意送你,你居然嫌弃我。”

承大人“那你还记得但是的情景吗?”

城主“记得一点,你娘把我轰了出来。”

承大人“还有呢?”

城主“没了。”

当时,城主看到被他压在地上的承大人,急忙将他扶起来问“你没事吧?”承大人苍白张脸说“腰,好像断了,退,好像也断了。”城主看着捂着腰,一点点移动的承大人,看到他露出来的脚踝上有一道红色的伤痕,想着应该是刚才掉下来砸到的,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的不对,弄坏了房顶,还砸伤了别人。这样想着,城主急忙追上去说“我送你回去吧,毕竟都是我造成的。”承大人瞟了两眼站在他对面,这个害得他受伤的人,点了点头说“好吧。”城主听到他同意,将他打横抱起就要走,这时承大人却突然开始挣扎了,城主箍住承大人乱动的手脚温柔说“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原来城主穿的是捕快的衣服,上面有些刺一样的东西,以为是自己刺到承大人了,承大人看着自己倍箍住的手脚,不满是说“我一个男人,怎可如此这般?”城主一听,明白承大人是在介意自己抱他的事,可是背后有甲刺,会刺伤他的,但是承大人害得城主以为是自己伤到他了,很是不高兴的说“你管我,我喜欢,你能怎样?”说着不管满脸通红的承大人的意愿,朝着外面走了出去。只留下一屋子的狼藉,破了的房顶上是一个碎的拼不起来的浴盆,旁边还有一个衣架和湿了一地的衣服。

经过承大人的指点,城主终于找到了承大人的卧室,一脚将门踹开,抱着承大人走到床前,将承大人放在床上躺好,看着躺在床上的承大人说“既然事情已经做完了,那从此我们两不相欠。”说着就要离开,却没想到承大人的娘亲突然带着一帮家丁闯了进来。承夫人看着一脸惊慌的城主,再看看躺在床上脸色通红,衣冠不整的承大人,怒上心头,对着城主就是一巴掌,城主突然被人不明思议的打了一巴掌,正要问个究竟,却听到承夫人说“来人,把他给我轰出去,从此不得见少爷一面。”说完,一群家丁拉着城主往门口走去,根本不给城主解释的机会。而躺在床上的承大人只好默默的盖上被子,当做没看见,完全没有要帮他解释的意思。

然而,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不只是哪个嘴巴漏风的把事情说了出去,不仅如此还添油加醋的把事情描述的很生动。一时间围绕着城主公子和承府少公子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版本更是多得数不胜数,城主府和承府是百花城的两大首富,多得是想看热闹人。就连说书的人说的都不再是什么武松打虎,刘备三顾茅庐,和聊斋里的小倩和书生了,而是他两的二三事了。更是有人出钱买说书先生来说,对于他们来说那是越劲爆越好。

承大人刚才京城回来就听到他和城主少爷的各种传言,他大概的理了理,共有以下几种版本:

1,他和城主少爷偷情,被娘亲发现,娘亲一怒之下将城主少爷轰了出来。(他确实被轰出来了,可不是偷情,是进贼。)

2,两人爱慕已久,一天在房间里亲热,被夫人发现轰了出来。(瞎了吗,他那是受伤了。)

3,两人已久私定终身,行了周公之礼,正要亲热,被夫人发现轰了出来。(定你个头,行你个头。)

4,两人早已互诉衷肠,被夫人发现轰了出来。(老子第一次见到他,哪来的互诉衷肠?)

5,两人早已相爱,正在私通,被夫人发现轰了出来。(爱你个头,老子都不知道他是谁。)

6,也是最离谱的一种。城主看自家儿子着实可怜,同意向承府提亲,城主少爷太高兴,连夜去找承家少爷,两人一时高兴情不自禁,承夫人不同意,轰了出来。(性别相同,怎么相爱。)

说了半天没一个是对的。直到后来,两人都各自成了亲,此事才得以作罢。

城主“那次,我可被你害惨了。回家后被我爹吊起来打,三天下不了床,到现在想起来都怕。”

承大人“我才是被你害惨了,先是被砸,后是被压,再然后是一个月下不了床,还害得我被罚抄书经,整整一个月啊。”

城主“不是吧,比我还惨。”

承大人“不然.....”突然承大人看到有人拿着箭向城主射过来,来不及多想,直直朝着城主扑了过去,“碰”一声两人摔倒在地上,城主刚想问什么,却看到承大人的胸前有个箭头,上面还滴在血,城主颤抖这手去探承大人的气息,却发现承大人已经没了气息。城主抱着承大人痛哭着说“为什么你不听我的话,为什么不走啊,为什么?”说着不停的摇晃靠在胸前的承大人说“你不是说会陪我的吗,现在怎么能抛下我?”“不如让我送你一程。”城主听到声音,转过来着来人。城主不敢相信的看着我说“怎么会,怎么是你?”看着一脸不敢置信的城主,我笑着说“怎么?城主很是失望吗?”说着走到桃花树下,拿起酒杯说“桃花树下桃花人,醉卧君怀也值得。不是吗?城主大人。”城主突然仰天大笑着说“哈哈,今天栽在这里我认了。”说着看了一眼躺在怀里的承大人说“只是,没想到最后竟却要连累了他。”续看着我说“从遇到我,他就时常倒霉。若是有来生希望他不要遇到我。”看着一眼悲伤却满脸幸福的城主我问“为何?”城主将他往怀里拢了拢说“这样,我就不会害死他了。”我看着城主说“这一切都是他所愿的。”

城主“你一定没爱过一个人。”

我“......”

城主“若是爱过,便会懂,他好便是天上地上最好的事情了。”

城主“我这一生,最想看到的事情有两件。”

我“哪两件?”

城主“这第一,是看慧慧找到个好夫君,一生幸福。这第二,就是看着他的笑脸,看着他陪我说笑。”

我“真是渺小。”

城主“待有天,你找到心爱之人,便会明白这陪伴是多开心的事情。”

我“无聊。”

城主“若是不无聊,或许我就不会遇到他了,所以,我宁可无聊些。”

我“那为何?”

城主“我不想再失去他。”说完看着天空。

城主“看在这两个月的相处,帮我个忙吧。”

我“......说。”

城主“我死后,将我们埋在这棵桃花树下。”

我看着眼前的桃花树,一脸的不解。

城主看着桃花树说“你知道吗,这棵桃树其实是我为他种的。”

我“理由。”

城主“只因他爱煞了这桃花,我便种了一棵。能和他死在这桃树下,此生无憾了。”说着将箭狠狠的插入胸前。

1643897*h

熬夜是个非常不好的习惯,大家千万不要经常熬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