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旧忆之魔踪

第二章 抚余马兮安驱

旧忆之魔踪 q1243701783 2639 2016-04-05 10:48:46

  安抚了受惊的兮渺,娃娃便把她送回了城里。

回到花圃竹屋,那少年神情凝重地慢饮着茶水,毫无方才流里流气的浪荡模样。

“小剋啊,我把她送回去了。”娃娃又变回了小姑娘的样子,笑嘻嘻地说道。

“刚才袭击你的是狼族的夜狼吧?”小剋不理会她的嬉笑,问道。

娃娃一副满不在乎地样子,凑过去大口喝完一杯茶水,无所谓地道:“是啊是啊。”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急道:“哎,小剋,你吃饭了没?”

“娃娃,咱能不能别‘小剋小剋’的,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小剋无奈地抗议。“哦,对了还没吃呢。”

“知道了,小剋,那你快去做饭吧,我饿了。”娃娃调皮的撒娇道。

“我……”小剋翻了个白眼,不再纠正了,也是,都叫了十几年了……可,还是觉着别扭……

待他离开,娃娃的脸色也沉了下来,“混蛋!妖族,你们等着瞧!”

不一会儿,饭菜上桌了,娃娃喜道了声“小剋最好了”,就要开吃。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把拿起的筷子放下了……她想起了他们一起经历过的日子,同样是他做饭,不同的是等候吃饭的有三个人!因为他做的饭特别好吃,每次喂饱了吃饭的三个人就没了他自己吃的,可他从不在乎,依然天天尽心尽力做饭,有次她看到没饭吃的他自己一个人在偷吃干巴掉的剩馒头就大葱,想起给自己吃的好饭好菜,她不由得心头一紧,眼眶发热,哭出声来,他发现了急忙跑过来问她怎么了,可她当时真的是泣不成声了,扑到他的怀里,泪如雨下。只剩下身体僵硬,一手半残的馒头,一手半残大葱,还有那一脸的傻样子。当然,还有躲在走廊里无声泪流的自己……

从那以后,娃娃悄悄告诉了狂风,于是后来无论他们三个多饿,都会等他做完饭一起吃。

也可能就因为这个,他们才死心塌地助他封号成“君焰”!掌控雷霆与火的力量,自号“雷霆老剋”!

一顿开心的晚餐。娃娃还是抱怨他吃饭太快,饿死鬼投胎似的。他就一直用那个不是理由的理由搪塞——饿了才吃的快,不饿就不吃了嘛……之后,他收拾完残局便离开了。

剩下娃娃自己盯着火烛发愣,片刻后,她叹了口气,自语道:“风雨欲来啊!”她顿了顿似下定决心般,狠狠的道:“那就比一比谁家的风雨更强!”

他自花圃竹屋出来,便腾空而起,远远地看了一眼灯火全灭的路边茶摊,没有停留,一路向北疾驰而去,临近巍峨的一线天,他一个跳跃,稳稳地落在一座雕像面前,囔囔恍若自语地道:“该醒了。”说着,一股绿色的光芒自他手上飞射到雕像的胸膛,一阵急促的心跳声在这无声的夜里想起,片刻后又消失了。他很满意,又把一火焰扔到空中,那火焰越过一线山数十丈后爆裂,无形的能量四散开来。不久,一团巨型火球自北方飞来,火焰渐去,展现出一匹火红色骏马!这马全身火红,四肢强壮有力,高高的大头扬起,兴奋地嘶鸣。

他伸手,它低头,抚摸着熟悉的老朋友,熟悉的气息真的很好!

我轻轻地道:“老朋友,不是我要打搅你,是有人打算不让我们安生了。”

他轻轻地说,它愤怒的长嘶,身上燃起大火似要与人一决生死。

他双手张开似拥抱状,哈哈大笑,霸气地大声道:“来日,我定带你踏遍诸番山河!”

……

妖族,狼域领地。

一片大空地中央有个巨大的狼头图腾,四周是清一色的帆布帐篷,只有一个帐篷例外,它更高大,更雄伟,更庄重。这就是狼族首领的帐篷!

此时,帐内灯火通明,一个个壮硕的身影林立,正中坐着一个精壮的汉子,宽大的暗金色披风,两个青铜狼头卧于两肩,一头乱发配上那黝黑的脸庞显得狂野霸气!

他环视着那些低下曾经昂扬头颅的得力将领们,不由得气从中来。

“我狼族的最精英的夜狼军,竟然连一个人类小姑娘都抓不住,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中气十足的男低音如同开水浇灌在每个战士的脸上!

“首领,那个拿剑的女人毕竟是跟随那个人的臂膀之一……”

“混账,她受了重伤,况且她的分身还在精灵族修养,这样的一个女人哪来的力量打败了夜狼?”他顿了顿,又怒斥道:“定是这些年安稳的生活磨灭了你们的狂野!哼!”

底下狼族战士的头更低了。

狼族首领看到这一幕更是烦躁,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招呼道:“大长老何在?”

“属下在”声音来自某个角落,话落人却悄无声息出现在首领面前。

“那个人和他的手下究竟来自哪里,人族,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狼族首领问道。

大长老恭敬地弯腰,平静地道:“那是一群来自一个不该存在的地方的一群不该存在的人们。”

“怎么讲?”狼族首领急道。

“一个被诅咒的地方,生活的一群被诅咒的人们。”大长老像是用尽力气才说完,然后整个人七窍流血倒地了……

……

人族,王城。

兮渺向往常一样结束了说书,一路招呼来到那个茶摊,那个吃白食少年依然像往常一样坐在那等着她来吃饭,虽然很无奈,但有时却觉得很温暖。兮渺是个弃儿,被说书老板收养,年幼时经历战乱被一个从天而降的男人所救,她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脸,却最后知道他就是后来的定国神候!于是她就用她的方法感谢那个救她的人,并期待见到他当面说声谢谢。可是,梦想和现实总是有些差别的,她总是遇到这个吃白食的浪荡少年,偏偏长的不帅,穿着也不像大户人家,还总是神神叨叨的,唉……

“嗨,妞儿!老板,两碗西红柿鸡蛋打卤面。”少年欣喜地大喊道。

兮渺,一直是个矜持淑女的模样,可只要遇到这个家伙,她发现那些所谓的淑女在他面前只是一样的“妞儿”!这能忍?俗话说,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儿也不能忍啊!唉,不对啊,后面这句是谁说的,好像是……她烦躁地直跺脚。

那个讨厌的声音随之而来,“唉,小妞儿,换鞋子了啊,是不是不跟脚啊,来喝口水……”少年口若悬河。

可怜兮渺听着这前言不搭后语的风凉话,愣是没了脾气,喝着闷茶,谁知他话头不断,大脸往前一凑,“怎样,是不是感觉好多了……啊……”

兮渺只觉得一口闷气上升,不吐不快,之后……一口仙雾喷出,正中大脸!

“咳咳咳,你……咳咳,能不能……老实点啊”兮渺缓了口气,看着他用手擦脸,尴尬的不行。

正巧老板把面端上来了,兮渺赶紧下筷子开吃,不敢抬头,谁知茶摊老板来了句“嗯,抹匀了干的快。”就在两人的错愕中,兮渺一口面喷出……看着少年那脸红白黄相间的表情,老板闷闷道了声“这下抹不匀了”就这样华丽丽地走开了……

咳咳咳,真是一顿“愉悦”的午餐……

之后,兮渺还是去了花圃竹屋,而他一个人坐在那傻笑。

“昨天的事,我很抱歉。”魔主老板还是那样一边收拾一边平静的说道。

少年收起了傻笑,悠闲地喝起茶水,没有言语,等着他说下文。

“不过,魔族似乎出了问题。相信你已经看出来了。”魔主老板接着说道。

少年还是不说话,一口一口地喝着茶水。

“我想回去!”魔主老板斩钉截铁道。

“我考虑考虑。”说完,他便消失了。“你也考虑考虑我的提议。”

“小心眼儿的小子!”魔主大怒。“该死的小子,叫我‘红萝卜’?你怎么不让我去死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