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温润邪王之宠姬梦倾城

第八章 做我的宠姬可好

温润邪王之宠姬梦倾城 倾素伞 3013 2016-04-04 17:14:42

  安然一个人百无聊赖地走在街上。

真是的,本来还想好好整整孟玉华,不曾想她这么不禁整,只不过做了个小动作她就进去了……

自她进了寺庙之后就很消停,再也没给她使过绊子。

然而今天就是入宫竞选秀女的日子了,太后还不消停。

安然从荷包中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牌匾,上面题着几个字,“明日入宫”。这是太后给她的东西。

安然翻动着这一块木匾,有些疑惑,这是让她迟一天入宫?是另有隐秘?

“迟一天就迟一天吧,反正我也是乐得逍遥。”安然一边走一边嘟囔着。

不过、就要入宫、受太后摆布了么……安然有些恍惚,也有些迷茫。

其实从心底上,她还是那个沉默的安然,受伤的安然,不敢面对的安然。最近几天的略微变化,只不过是她表面的现象。

这只是因为她可以摆脱失语的痛苦,可以摆脱家破人亡的痛苦,还可以摆脱……面对绍染的纠结和伤痛。

说起来,倒是很想绍染了……

眼前的一片繁华映入安然的眼帘,却入不了她的心。安然兜兜逛逛,觉得很没趣。

“咯垱!……咯垱!”马车驶过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

莫名地,安然回过了头,流光在一刹那间不偏不倚地落入她的眼睛。

奇怪……安然揉了揉眼,刚才,似乎有那么一刹那,她看见了安邪王的马车!

安然不可置信般地定睛一看,只看到马车飞驰而去后扬起的尘沙。

安然心中似乎点燃了什么似的,心头被烧灼得很疼,只剩下一个念头——她想知道安邪王明墨染,到底是不是绍染!

当安然追马车追得气喘吁吁不得不停下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她发誓她从来没有这么冲动过!

作为一个古代的大家闺秀,居然迈开大步去追一辆马车!

而且还是安邪王的马车!

应该没有人认得她吧!安然抹了一把汗。

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安然只是叹了一口气,她何必执着?见不得绍染也穿越了吧,即使穿越了他们也是不可能的,安邪王啊,可是太后独揽大权的第一大强敌。太后势必要除掉安邪王,才能保证除掉皇上之后皇位没有继承人!这样太后才能独霸天下!

可是安然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希冀。

想到这里,安然眸中流露出她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浓浓的哀伤。

与此同时,安邪王的马车中。

“王爷,刚才似乎有一个人在追我们?”贴身侍卫提醒道。这件事安邪王何尝不知道?只是侍卫觉得平日里安邪王不会这么算了。

安邪王眸光潋滟,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幽深,静默片刻后轻轻一笑,看起来十分温文尔雅。

“把马车停在这里。”他这么说道。

“王爷您是要?”

……

安然失魂落魄地走着,无意间就走到了小巷里。

拐弯处,一个男子站在那里。

三秒后。

“呯!”安然似乎撞上了什么东西,立马捂住头忍痛道:“对不起!”

“你说什么?”一个清雅而磁性的声音。

“……”

一阵静默后安然突然发现自己刚才说的“对不起”似乎是现代才有的礼貌用语吧。

“冒犯了……”安然说着抬起头,随之倒吸一口冷气!

绍染!

啊不不,是安邪王!

安邪王看她捂住头吃痛的样子,眸中染上了些许清浅的笑意。

“无妨。”安邪王轻飘飘地落下这么一句话,好似要走了。

隐藏在一旁的侍卫也是惊呆了,王爷特地跑过来制造一场邂逅,就是为了说一句“无妨”吗?

安然一边看着安邪王的背影,一边吐槽他怎么那么坚实,撞得头都疼了。

等等,安邪王?安然瞪大了眼。安邪王的马车不是早就走了吗?安邪王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他是不是那个人?

“这位请留步!”安然憋了许久急忙大叫:“我叫柳轻安。敢问这位尊姓大名?”

安邪王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阳光照着他的侧颜,看起来就像那天图书馆中沐浴着阳光的绍染。

安然有些期待地望着他,如果他是绍染,应该会告诉她他是绍染吧!

“明墨染。”安邪王唇边挂上一抹浅笑,淡淡地道。

真的、只是明墨染么?安然有些不死心,又追问道:“那,王爷你认识安然吗?”

“安然?”安邪王好听的声音似乎被轻轻挑起了一样地透着疑惑,半晌才回答道:“我只认得柳轻安。”

“王爷……认得我?”安然一愣,安邪王口中的“柳轻安”,到底是以前的柳轻安还是现在的柳轻安?如果是以前的柳轻安……不对啊,以前的柳轻安深居闺阁,怎么会与安邪王有过来往?

“……”安邪王刀刻一般的脸上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复杂,他不再多语,转身离开。

“喂,你……”安然梗在那里,却只能看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安然也只好离开了小巷。

小巷外居然停着安邪王的马车!他还没离开?

只见侍卫朝她恭敬地一行礼,道:“柳五姑娘,王爷有请。”

“他请我干什么?”安然此时倒有些警惕了。

侍卫抬起头,淡淡道:“五姑娘……不想和我们王爷叙叙旧?”

“叙旧?”安然又一愣,难不成……以前的柳轻安真的与安邪王相识,而且关系还不错?不然……又是为什么呢?

看着侍卫强硬的姿态,安然知道自已也无法拒绝,只好上了马车。

一旁的侍卫松了口气,这可是他们王爷第一次约会啊,千万不能搞砸了!殊不知……

安然看着一桌子菜实在无语,王府的伙食实在也太好了吧,看得她眼花缭乱,真不知道有没有胃口了。

“怎么?不合你胃口吗?”安邪王端来一盘点心,放在她面前。

安然顺着他如玉般的手指一直往上看,看着他的脸,这个人,真的不是绍染吗?长得一模一样,说话的语气一模一样,连端来东西的手指也是极像的。

“怎么了?”安邪王就着她身边就坐了下来。

安然透过他,似乎真的看到了绍染……

然后,他皱了皱眉。

微微有些不悦的感觉在蔓延……

安然只好咬了咬点心,出声打破了这样尴尬的场面:“嗯,挺好吃的,谢谢你。”

“嗯,这才对,吃完饭你爱看多久看多久。”安邪王也吃了起来。

安然微红了脸,原来……他不高兴的原因是这个?

不知道是怎样浑浑噩噩地吃完这餐饭的,之后安然就被挑起了下巴。

“真的好像……”安邪王专注地盯着她,看得她发毛,然后她真的炸毛,拍掉了他的手:“像、像你个鬼啊!刚吃完饭你干嘛?”

说完话她自己也是愣了,这么多年来的淑女,今、今天爆粗口了!

然后她马上意识到更不对的地方,他说什么?像、像什么?

“像什么?”安然转过去问他,就见他一副好受伤、不愿意说的模样。

“……绍染?”安然轻轻开口。

“在我府里,不许叫其他男人的名字。”安邪王恢复了常态,终于开口。

“好吧。”安然也有些奇怪,我是在叫你耶,你真的不是绍染啊?

结果安然就把心里想的话呢喃了出来。

“你记住,我是明墨染。嗯?”

“嗯。”安然颇有些失望,点了点头,就想走。

“吃了我的饭就想走?”安邪王在她背后突然出声。

“不然呢?不是你请我的吗?”安然疑问道。

“不然呢?不是你主动过来的吗?”安邪王挑起唇角,笑得温文尔雅,带着跟安然一样的疑问语气。

“诶?”安然狐疑地看看面色如常的侍卫,“不是他说……”

“现在主要的是你把饭钱给我吧?”

“可是……”

“没有可是,这里的饭钱很贵的,就你刚才的那一餐,把你卖掉都不够吧……”

“那怎么办?”

“管家。”

安然转过头去看,就见一个年轻男子摇着扇子过来。

“干、干嘛?”

“在我府里干活自然是最赚钱的,顾管家你就好好算算。”安邪王漫不经心地倚在了塌上。

“是。这位姑娘,做挑水的活儿要十年,做针线的要九年半……”

安然不耐烦:“直接说最赚钱的那个!多久?”

顾管家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为难地看了看安邪王。

“说!”安然真的要炸毛!被骗来到这里,还要被逼还饭钱,她才是受害者好吗!

“王爷的宠姬……或者王妃……一年……”顾管家说着,又偷偷瞄了安邪王一眼,心里吐槽王爷你这样胁迫一个未成年少女真的好吗?传出去真的不会有损英明吗?

“什么?!”安然炸毛!当她看见管家的小动作的时候,更是愤怒,再也顾不得什么吃人嘴短,直接冲向他:“安!邪!王!”

“叫我墨染。”安邪王温柔一笑,随即揽过她的腰身把她搂在怀里:“安安,做我的宠姬可好?”

被禁锢得动弹不得,男子的气息扑面而来,安邪王的脸还靠得越来越近……

安然本该生气,可是她却怒极反笑:“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