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温润邪王之宠姬梦倾城

第二章 做我的舞伴

温润邪王之宠姬梦倾城 倾素伞 2157 2016-04-04 16:54:41

  安然纤指飞舞,仿佛坠入了音符的世界,恍惚间想起了那一天的事情。

“油画的工具没有了,我不能画画了。”

“可是我还会钢琴呢!到宴会上演奏什么的,还能勉强糊口!”(安然的内心弹幕)。

就这样,在多个宴会中她登上舞台,轻轻把自己的手放在钢琴上,放在了她所选择的道路上。

安然登机的六十天前。

又是一个盛大的舞会。

“最近绍总裁是怎么回事啊,出现得这么频繁。”

“是哪,最近的每一场宴会都能见得到他!真的好开心啊!”

安然默默地从这两位激动的小姐身边走了过去。

说起绍染,他最近总是喜欢与明陌坐在钢琴旁边喝酒谈天,她也真不知道这位厉害得可以点石成金的大总裁什么时候这么闲了。

不过也不关她的事吧。

安然走到了钢琴前面。

“舞会还没开始。”一个磁性而清朗的声音落入她的耳朵里。

安然抬眸,略有些惊讶。

绍染?

她发不出声音,这时竟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打招呼。

绍染也不在意,继续道:“可以跟我走一走么?”

安然点头。

她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理答应他的。

是因为他长得好,吸引人?

是因为他有权有势,吸引人?

是因为他在商界中有地位,通过他说不定可以接近叶庭,报仇?

哎,自己才第一次跟他接近耶,想这么多干什么,明明就是无聊顺便走走而已。

而已。

两人一路无语,直到绍染把迷迷糊糊的安然领到了更衣间。

“我想有件衣服很适合你。”他说。

安然看见了那件衣服。很漂亮,她很喜欢,但是也很贵啊。

“能穿给我看吗?”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安然潜意识里本该是要拒绝的,但是事实上她却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是不是她来不及拒绝。

安然换下了身上简洁的连衣裙,换上了公主般的礼服。

衣服的领口的设计刚好可以露出她两边柔嫩的肩吖,蜜白色的流苏,月白色的礼服,银色的暗纹,米白的蕾丝,飘逸的裙摆,好像绽开了一朵圣洁的小花。

太美了!

安然天然的纯粹的美被精美的礼服表现得淋漓尽致。

绍染眸中闪过了惊艳。

安然再看绍染,他身上银色暗纹的紫色西装,简直和自己身上的,是一套情侣装!

安然的脸蓦然地就红了!

她转身,想走进更衣间把衣服换回来。

手被拉住了!

手被绍染拉住了!

“你……”安然紧张地发出了一个音节。

“来不及了。宴会开始了。”绍染温柔地笑了。

他强制性地揽过她的腰,向大厅走去。

“今天不要做舞会的乐师,就做我的舞伴好不好。”

安然慌了,挣扎着向他胡乱比划着“说”:“舞会需要有乐师。”

绍染看着这无零头的比划,脸上仍是温柔的笑。

他伏在她的耳边,道:“舞会会有乐师的,但是只有你才能做我的舞伴。”

绍染直起身子,搂着安然走向舞厅。

看着眼前的光影迷离,安然有些恍惚,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舞会吧。

在很小的时候就患上了失语,父母也格外护着她,很少让她在人这么多的公众场合出现,一直到现在,也从未在大型的场合出现过。

学习的话也是请了家庭教师,交际的话也只是跟邻家女孩玩玩。

刚踏进舞厅就有很多人上前跟绍染打招呼,绍染从容地应对,把安然护在身后,没有让她说一句话。

“走吧。”绍染解决了一堆问好后淡然地挽起安然的手臂。

他们成为第一个进入舞池的一对舞伴。

其他人或是羡慕或是鄙视或是赞美的目光安然似乎都看不到了,她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揽在她腰上的手传来的温暖感觉。

这一切恍惚得好像梦一样,不管是家破人亡,还是这场盛大的舞会。

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在心底悄然萌发。

安然把一切心事都隐在了长而浓密的睫毛之后。

绍染看着面前眉眼微垂的女孩,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她明明就在自己身边,为什么却感觉不到呢?

许多人也相携进了舞池,安然和绍染很快就隐没在了人群中。

绍染有事离开,安然就坐在一侧的沙发上休息。

突然一只指骨分明的手伸了过来,指尖捏着一块盘子,盘子上是一块精致的巧克力蛋糕。

蛋糕衬得男子修长的手指,更是……秀色可餐。

啊,最近她都在想什么啊!

安然抬头,看见是“有事离开”的绍染。

“你不是有事么?”安然这么跟绍染“说”。

“我的事就是这个啊。”绍染似笑非笑地道。

安然眨了眨墨玉般的眸子,突然想起不久前绍染一本正经、特严肃地说:“我有事,必须出去一下。”

安然就突然笑了出来。

“有错么,吃饭事大。”他说。安然莫名从绍染的脸上看到了他的委屈?

安然看着绍染,突然就想,如果绍染不是年纪轻轻就做了总裁的话,现在一定是一个清爽的像所有青春蓬勃的男生一样好看的很受欢迎的、少女口中的“哥哥”吧。

安然接过了蛋糕,拿起勺子,默默地吃起来。

吃着吃着,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

抬头就看见绍染像看宠物似的盯着她看。

看很久了吧。

安然感觉心跳漏了一拍。

接着她又刻意忽略掉漏掉的那一拍,水波无痕地“问”:“你还没吃饭呢?”

绍染怔了怔,还未回答就听一声吊儿郎当的声音。“绍染,来来来,兄弟我好心给你端了布丁!”

罗逸看了看绍染,又看了看安然,“哦”的一声:“大哥好,大嫂好。”

绍染黑了脸,安然也尴尬了。

绍染起身拉着安然就走:“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见色忘友!”罗逸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安然安然,你记不记得我?”罗逸又窜了上去。

绍染一扯安然,安然也失忆般地摇摇头。

这两人还真是别扭啊。

……

白皙的手指在琴键上跃动着,犹如蝶舞蹁跹。

突然想起刚才的种种。就像隔夜的梦一样。

今天之后他们就不会再有交集了吧,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啊。

突然间又想起他的笑,他触碰自己时的温度。

指尖倏地就漏掉了一拍。

自己是怎么了?

再美的梦,也只不过是梦,她现在一无所有,才不是做梦的时候。

安然淡定地继续弹,乐声如行云流水,清脆利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