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温润邪王之宠姬梦倾城

第七章 宅斗!谁为胜者

温润邪王之宠姬梦倾城 倾素伞 2583 2016-04-04 17:12:03

  “给太夫人请安!”安然也不抬眼看看坐上似乎亲亲热热的两个人,直接走了进去,盈盈行礼。

“哦,是五姑娘啊。来坐下吧。”似乎慈眉善目的太夫人招了招手,示意她可以坐下。

“难得五姑娘这么早来给太夫人请安。”夫人孟玉华扯开嘴角,笑得意味不明。

“哪里有娘亲起得早——还都是娘教管得好。”怎么着孟玉华也是个夫人,总要叫一声娘亲。

“呵呵,也是太夫人监督得当。”孟玉华又把恭维的话推到太夫人的身上。

“嗯,听说五姑娘你把太后给的礼物拿了些送给夫人?”太夫人突然就提到。五姑娘院里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都去了,太夫人不想知道都难。

“怎么着也是太后的礼物,送多了也不太好……”太夫人略略沉吟,太后的礼物怎么能随便送来送去,而且还是五姑娘送给夫人的。

孟玉华心底一笑,表面上却是水波无痕地对安然道:“女儿的好意娘心领了,只是……这真的不太好。”

“哦?夫人你不是已经收下了吗?”安然一指孟玉华鬓上的金步摇。

安然一看就知道这精贵的步摇除了皇家再也没有。但不管它是安然那里的还是夫人收太后的……总是要先诬陷一下嘛。

“五姑娘莫非在说笑呢,五姑娘也是刚刚才送的,怎么我现在就戴上了。”孟玉华用帕子掩着嘴低低地笑,眼中却是深深的不以为然。她克扣柳轻安的东西就是为了给她一个下马威,别以为她得了太后恩宠要入宫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五姑娘,这些话可不能乱说,别乱了分寸。”太夫人微微蹙了眉。

安然低头不言,瞄了瞄沉默的孟玉华。

孟玉华却是想到,这时候她不在自己院里,弄得那些侍女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如果侍女已经收了呢,那她难道还能把收了的再送回去?她和太夫人“不该收”的话已经摞在这里了。如果不该收,这也不是一个小小的侍女能决定的。所以她要赶紧回去处理了这件事……

“我这就回去,趁还没收下赶紧的把礼物退回去。”孟玉华说着就往外面走,慌张得都忘记了给太夫人行礼。

“诶,夫人你已经收下了……”安然别有意味地指了指孟玉华头上的步摇。

见安然如此纠缠,太夫人有些不悦地道:“五姑娘,有什么话就说出来!”

安然心头暗喜,这就能拖住夫人了!

她接着说道:“早在昨儿个,夫人就拿到我的礼物了不是吗……”

孟玉华的心突然就“咯噔”了一声。

太夫人的目光沉了沉,说道:“何出此言?”

“昨天夫人拿掉了……”安然说着说着,突然瞧见一个丫鬟从孟玉华身边溜走。

安然喝住了她:“站住!夫人在这里弄清真相呢!你身为一个下人怎么就可以走掉呢?!”

丫鬟似乎是紧张得红了脸,喏喏应道:“五姑娘,我、我去小解……”

“是么,什么时候不去为何偏偏现在去呢?”安然沉了沉脸,心中却忍不住焦虑起来。

“人有三急嘛,五姑娘应该能谅解……”孟玉华也开口,说的倒是得体。

“呦,看来娘还真是体谅下人,太夫人还没发话,偏偏是您为她说话。”安然黛眉一挑,好像瞬间化身“刁蛮小姐”似的。她把“偏偏”那两个字咬得很重,重得……连太夫人都变了脸。

太夫人抚了抚衣服的皱褶,脸色并不好看。她原本想就让那个丫鬟去了算了,但听了安然这一副说辞,好像真有什么事一样。

于是她就说道:“有什么事情能大得过主子。”

孟玉华稍微闭了下眼,一个深呼吸……看来只能先面对现在的事了,还好柳轻安年方十四,再大的声势她也搞不出什么东西来。可她万万没想到,柳轻安十四岁的身体里却装了安然十九岁的灵魂。

“五姑娘,你仔细说说,到底是什么情况?”太夫人把目光转向安然。

“让管家来一下吧。”安然笑道,铺垫了这么久,是时候了……

孟玉华僵直在那里,心里却还安慰自己安然只不过是一个黄毛丫头而已。

太夫人已经叫人去请管家了。

安然双手交叉在胸前,静静地笑着。偷吃腥的猫吃完也会抹个嘴,否则就会被发现,她就要在孟玉华抹了嘴之前……砍掉她抹嘴的爪子。

据了解太后送的礼物非常之多,仆人送到她院里也要打点,这时间起码要一天,那么孟玉华克扣她的东西左右只不过一晚上,她一大早就叫沫绿赶去……

正思忖着,管家就来了。

“呈上资产流动的账本。”安然就道。

“请您过目。”管家恭恭敬敬地把账本递给太夫人。

一段令人窒息的沉默过后……

“嗯?没什么事啊?”太夫人疑惑地把账本递给安然。

安然咬了咬唇,难道……还是来不及么?

翻过了账本的最后一页,安然默然无语。

孟玉华“嗤”的一笑。

不死心似的,安然阴沉着脸就道:“这账本,是迄今为止完整的吗?”

不想这一问就问出了东西来!

“不……”管家战战兢兢地回道:“还有昨天晚上的一点儿记在临时的小册子上,太晚了所以没记……”

太夫人语气甚是严厉地道:“你这管家怎么做的,不及时记万一耽搁了主子的事怎么办?”

“咳,昨天晚上也不是什么大事,记差了些现在补上也没什么的……”不知是不是慌不择路,孟玉华竟正好撞上枪口。

安然先声夺人:“不是大事?娘你怎知不是大事?”

墨玉般的眸子略略一动,安然像纯良的少女似的俏皮地笑了:“难不成这‘大事’恰好与您有关?”

孟玉华浑身一震,不待她惊吓完,便听太夫人说话了。

“还有你呀!作为当家主母是怎么监督的!”太夫人轻轻嗔怪道,这样的语气不轻不重,真不知像什么话。

“是是,是儿媳监管不当……”孟玉华福了福身,掩去眼中的复杂神色。

这时管家拿来了小账本。

太夫人翻看着账本,接着目光微微一顿,随后她抬起头默然看了一眼孟玉华,再“呯”的一声把账本丢在了地上。

“妾身有罪!”孟玉华见势就一下子跪下。

“哦?什么罪?”太夫人眼中辨不清是什么神色。

“妾身不该、不该……克扣五姑娘的礼物!”孟玉华果然见得大场面,知道太夫人不会为了这样的事太为难她,神色还算平静。

安然看着她,只是不说话。

孟玉华克扣她的东西只是给一个下马威,她因此事微微动摇孟玉华也只不过是一个下马威。

一切才刚刚开始呢,她只不过热身罢了。

结果便听太夫人神色一厉:“不仅是为你苛待平妻的嫡女,而且……”

孟玉华脸色一变!

“说!账本晚上来的收入是如何?难不成纺织店大晚上还有收入?你开的青楼茶楼酒楼吗!然后第二天的收入又为何少了?你细细给我说来!”太夫人说着说着就气极,直接把账本扔在孟玉华的头上!

安然也是怔了怔,她只不过想稍微教训下孟玉华,不想却捅出这么大事!

孟玉华在太夫人的威逼下说出了一切。

原来是孟玉华的账本出了问题。柳府的收入少了一部分。

当家的大权就掌握在她手里,所以孟玉华便敢为所欲为!

难怪孟玉华身上有那些豪华得堪比太后的首饰衣物!

夫人贪污了柳府名下商家的收入,克扣了太后给五姑娘的礼物,被太夫人罚进寺庙,面壁思过,收回了贪污的银钱,又罚了三个月的例钱,还要足足五个月禁足不得出来!

这一切只能说……

是孟玉华自造孽不可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