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薄荷花开也荼蘼

薄荷花开也荼蘼

莓紫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7-02-08上架
  • 13172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楔子 若是回忆也成伤

薄荷花开也荼蘼 莓紫 2434 2017-02-09 09:40:10

  秋意渐深,马路两旁的行道树披上了金黄的颜色。

秋风乍起,枯叶随风飘落,仿佛蝴蝶般翩翩飞舞,却唯独缺少了几分蝴蝶的灵动与生气。

透过著名音乐制作公司M社总部大楼的落地窗向外望去,人气乐队“毒-药”的鼓手梁则予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略显寂寥的景象。

“怎么样,感冒好些了吗?”

一面这样关切地询问着,一面推门走进工作室的这个年轻男子正是“毒-药”的吉他手兼队长,万人追捧的偶像明星亓泽存。

“跟昨天比起来已经好多了,只是还有些咳嗽。”

这样回答着,则予又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不保重身体可不行啊,像这样取消生日的歌迷见面会,可是令我很为难呢。”

紧跟在亓泽存身后走进来的这位身材矮胖的中年男人则是“毒-药”的经纪人,大家都称呼他为陈哥。

“抱歉,又加大你的工作量了。”

面对陈哥的牢骚,则予只能尴尬地笑笑,略表歉意。

“算了算了。”

见则予当真道起了歉来,陈哥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倒是没关系,反正经纪人本来就是做这些事的嘛。不过你这一病,可把歌迷们都担心坏了。”

“昨天见面会取消的事才刚宣布,就有不少歌迷送来了慰问信和礼物,现在收发室里几乎都快被礼物堆满了呢。”

陈哥边说边将打开的手提电脑放在了梁则予面前的茶几上。

“主页也快被留言淹没了,你挑几个回复一下吧,总要给关心你的歌迷们一点交代才是。”陈哥说。

“知道了。”则予说着便对着电脑屏幕认真地看了起来。

“好重哎!为什么我们非要做这种事不可啊!”

这时,一个明显充满了不满情绪的女声在工作室外响了起来。

“没办法啊,收发室又不是‘毒-药’专用的,其他艺人也要用啊。”

随即响起的则是一个略显无奈的男声。

“既然这样的话就该给我们安排一个专用的收发室才对!反正别的艺人也不可能收到这么多的礼物!”

这个傲慢的声音的主人,“毒-药”不可一世的女王(正式职位是“女主唱”)陈亚实有些粗暴地一脚踢开了工作室的门,怀抱着一大堆礼物走了进来。

跟在她身后,同样怀抱着一大堆礼物,内里比外表要单纯得多的这位帅气男生则是“毒-药”的贝司手萧思允。

“这些都是你的!收发室里还有很多,因为管理员一直罗嗦个不停,所以我们只好先拿了一些上来。”

亚实说着将手一松,怀里的礼物便悉数落在了则予身旁空着的沙发坐位上。

“这些也是。”

紧跟在亚实的身后,思允也将怀里的礼物放了下来。

各式各样的礼物很快就在则予的身旁堆起了一座包装精美的小山。

“那么,作为帮你搬东西的报酬,这个就归我所有了。”

亚实精准地从小山里挑出了一个盒子,毫不客气地对则予说:“法国松茸巧克力,我的最爱。”

什么啊,根本就是事先瞄上了巧克力才会帮忙搬东西的嘛。

看穿了亚实的小把戏,则予只好有点哭笑不得地点了点头,将目光移回到眼前的屏幕上。

“哇!好险,这个差点就压坏了呢!”

与此同时,一旁的思允则惊叫着将一个用透明塑料纸包裹着的盆栽植物从小山中抢救了出来。

“怎么还有歌迷送植物啊?这种东西一不小心就会死掉的吧。”

陈哥见状有点不解地问。

“可能是听说则予感冒了,所以才送的吧。”

亓泽存凑近了过来,仔细看了看思允手中的盆栽,然后喃喃道:“看起来像是薄荷,应该是对感冒有好处。”

薄荷……

这两个如泉水般清脆的音节传入了梁则予的耳中,令他的心不由得猛然跳漏了一拍。

“给我看看!”

他“噌”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把屋子里的其他人都吓了一跳。

“给……”

不知他为何突然变得这么激动,思允只好有些茫然地将花盆交到了他的手里。

盆里的植物个头不高,带着舒缓的锯齿边缘的叶片互相交叠生长着,柔嫩的模样十分惹人怜爱。虽然隔着一层塑料纸,但还是能够依稀闻到一股沁凉的清香。

是薄荷,没错。

注视着这一抹清幽的绿色,梁则予的心越发猛烈地跳动了起来。

仔细观察了一下,花盆里面既没有卡片,也没有留下任何其他的信息。

则予焦急地向思允问道:“这是什么时候送来的?你有看到送礼物的人吗?”

思允老老实实地答道:

“没有,没看到送礼物的人,不过应该是今天早上刚送来的,因为它就放在收发室的门口……”

没等思允把话说完,则予就将花盆往他手里一塞,迈开了大步神色紧张地冲出了工作室的大门。

会是她吗?送来薄荷的人,会是她吗?

连电梯都等不及搭,他便一路狂奔着下了楼。

M社的接待大厅里人来人往,则予四下寻找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与她相似的身影。

“大叔!刚才有人送来了一盆绿色植物,请问你还记得那个人长什么样吗?”

无奈之下则予只得跑去收发室向管理员询问。

管理员是个年迈的老头,他看了则予一眼,像是努力地回忆了一会儿,然后才慢悠悠地说道:“是个女孩,个子小小的,长头发。”

小个子,长头发,没错。

“样子呢?你还记得她长什么样吗?”

则予显得越发心急了。

管理员摇了摇头。

“她带着墨镜,我没看清她的长相。”

“那她有说什么吗?”则予又问。

“也没什么特别的,她只说东西是送给梁则予的,然后把花盆放在门口就回去了。”

管理员接着补充道:“她刚走,你们的人就进来了,所以我就让他们把东西搬上去了。”

管理员口中的“你们的人”指的就是思允和亚实没错,他们应该是在大厅里和她擦肩而过了。从大厅搭电梯到工作室花不了两分钟,这么说来她可能还没走远,现在追出去的话,说不定还能……

来不及多想,则予急忙一个转身向着大厅外奔去。

推开沉重的玻璃大门,展现在梁则予眼前的是一片繁华的闹市景象。宽广的街道上,各色车辆流川不止,各式路人往来匆匆。不论向哪边望去,映入眼帘的都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

秋日的天空如此地宽广,宽广到站在路边的梁则予突然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是一片从树上掉落下来的枯叶,茫然地不知道究竟该去向何方。

究竟是该往左还是往右?又抑或是该笔直向前?

不是,都不是。这一切和方向无关,和地址无关,他只想去到她的身旁。可是她在哪里?他没有答案。

望着茫然的前路,他很想向着天空大喊一声:“林小绿!你在哪里?!”可是一阵凌厉的秋风迎面吹来,吹得他不由得眯缝起了眼睛。

深吸了一口十一月里的冷风,一股寒意几乎要贯穿梁则予并不怎么壮实的身体。好凉,有点像是好多年前第一次闻到的薄荷草的味道。

凉意丝丝缕缕,无情地牵扯着梁则予的心,疼得他禁不住落下了泪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