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薄荷花开也荼蘼

初识宛若薄荷凉(上)

薄荷花开也荼蘼 莓紫 2999 2017-02-09 09:40:10

  云栖镇是个依水而建的僻静小镇,说它小并不是夸张,因为只要骑上脚踏车,花不了二十分钟,你就能够把它参观完。

镇上的居民几乎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在路上遇到都能熟悉地叫出彼此的名字来。在这样的镇上,一户刚从城里搬来的新邻居自然而然就成为了大家热衷于讨论的话题。

“小绿,你知道吗?刚搬来的那家有个和我们年纪差不多的男孩,而且还长得很帅气呢!”

白瑶一面咬着笔杆,一面对正坐在自己对面专心看书的林小绿这样说道。

“他们才刚搬来一天而已,你这么快就已经见过那家人了?”

林小绿抬了抬眼睛,问得有些漫不经心。

“倒是没有亲眼看见啦!我是听隔壁的娅妮说的,她姐姐在车站前面的那家便利店上班,说是今天早上有一对生面孔的母子去店里买过东西。听说新搬来的那家也是妈妈带着儿子两个人住,所以一定是那家人不会有错的。”

经林小绿这么一问,白瑶说得更起劲了。

“据说那个男孩子个子很高挑,不但长得俊俏,打扮得也很时髦,不愧是从城里来的呢。要是他能转到我们班上就好了,这样的话不但能天天看到养眼的帅哥,说不定还能跟他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呢~”

白瑶一面幻想着与帅哥约会的场景,一面露出了花痴般的笑。

“轰轰烈烈你个头啊!”

林小绿举起手里的书本,重重地拍打在了白瑶的脑门上。

“就算要幻想,起码也该找个自己亲眼见过的对象吧?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像传说中的那么帅气还不知道呢!况且就算那个人真是个帅哥,那也未必就和我们同年吧?就算他碰巧和我们同年,那也不一定就会转到我们班上啊。所以说你就别做什么白日梦了,快点抄你的作业,不然我可要拿走了!”

虽然美好的幻想被林小绿毫不留情地打碎了,但白瑶也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没错。况且现在是自己有求于人,所以暂时要忍气吞声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这么想着白瑶只好略带不满地埋下了头去,继续抄她的暑假作业。

一个小时后,当林小绿离开白瑶家时,屋外已是夕阳西斜了。不过她却并不急着进家门,而是跑到屋前的院子里,拿起了一把事先已经灌满了水的白色洒水壶,匆匆向着屋后跑去。

后院的一大片空地就是林小绿的目的地,说是空地并不完全正确,因为那里生长着的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杂草,而是她精心种植的药草。给这些药草浇水是林小绿每天傍晚必做的一项工作。

给贴近屋后院墙的几株芍药浇过水后,林小绿便兴冲冲地向着较远处的那片绿地走去。那些矮矮地铺在地上的嫩绿色植物,是她第一次尝试着亲手种下的薄荷幼苗。

这段时间以来,幼苗的长势一直都很不错,过段时间就可以打顶了。这么想着林小绿禁不出露出了会心的笑。

可是当她在绿地前站定了脚步后,林小绿脸上的笑容却不由得消失无踪了。眼前的绿地里一片狼藉,原本生机勃勃的幼苗现在却倒下了一大片,像是被什么人胡乱地踩踏过了。俯下身来仔细一看,草地上还清晰地留存着犯人的脚印,显然这个犯人才刚离开没多久。

可恶!是谁这么缺德啊!竟然一路从幼苗上踩过去!望着倒伏在地奄奄一息的幼苗,林小绿顿时气愤难当,暗暗发誓一定要将那个犯人捉拿归案。

脚印向着河岸的方向一直延伸了过去,气愤的林小绿顾不上浇水,随手将水壶往地上一丢,便跟着残留在地上的脚印追了上去。

走了一段路后,林小绿来到了河边,这里的土质较硬,犯人的脚印也就因此而消失无踪了。

真气人!要是被我抓到,非得好好教训他一通才解气!这样暗自咒骂着,林小绿直起身来四下张望了一番,终于在不远处发现了一个正悠闲地靠在树杆上休息的身影。

或许那个人有看到犯人也说不定。没有多想,林小绿便径直走了上去。

“请问,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人从那边经过?”

在这个半躺在树下的人面前站定了脚步,林小绿礼貌地询问道。

但此人正将一顶鸭舌帽盖在脸上,似乎是睡着了的样子,并没有对林小绿的问话作出任何反应。

“请问!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人从那边经过?”

将刚刚的话又高声重复了一遍之后,见那个人还是没什么反应,林小绿只得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开始上下打量起他来。

面前的这个人身材瘦长,衣着整洁,虽然脸被挡住了,看不到模样,但从他随意的T恤和牛仔裤的打扮上来看,林小绿猜测他的年纪应该和自己差不多。

既然睡着了那也没办法,总不能随便把人叫醒吧。正当林小绿无比懊丧地打算转身离开时,却偶然瞥见了那人脚上的白球鞋边缘似乎粘着的某种绿色的东西。蹲下来仔细一看,那不正是自己那些被踩断的薄荷幼苗吗!

好啊!本以为他只是个目击证人而已,没想到他竟然就是那个可恶的犯人!见他还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林小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她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高声冲那个人喊道:“喂!你!别睡了!马上给我起来!”

睡梦中的那人终于被吵醒了,他慢悠悠地摘掉了遮在脸上的帽子,缓缓地直起身来,睁开了眼睛朝面前一脸怒气的林小绿看了看,然后问:“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没错!我就是在说你。”林小绿一面打量着面前这个少年的样貌,一面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他留着一头清爽利落的短发,额头光洁,眉毛微浓,鼻梁高挺,眼睛不大却很有神,一对琥珀色的眸子看起来格外深沉,再加上两片薄薄的嘴唇,整张脸虽说不上多么地惊艳,却也足以用俊俏二字来形容。

好端端地突然被一个陌生人给吵醒了,少年显然有些不高兴。他皱了皱眉头,用有些生硬的语气问道:“你有什么事?”

“你刚才是不是踩过那边的草地?”

他的语气令她颇感不快,不过在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林小绿还是尝试着竭力克制。

“草地?”

少年显得很疑惑。

“那边。”

林小绿说着便抬手指了指远方。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少年这才有些茫然地点了点头。

“我是从那边过来的,怎么了?”

“果然是你踩坏的!”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林小绿立刻生气地斥责道:“边上明明就有路,你干嘛偏偏要往那里走啊!”

少年对林小绿的愤怒感到十分不解,他觉得这个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陌生女孩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怎么了?不就是些杂草吗?至于这样大呼小叫的吗?”

他摸了摸脑袋,皱着眉头,一脸困惑地望着她。

他不懈的语气令林小绿的愤怒到达了顶峰。

什么?不就是些杂草吗?!无知,自大的家伙!

激愤之下,林小绿抓起一把散落在他脚边的薄荷残叶递到了他的面前,然后怒气冲冲地质问了起来。

“拜托你闻闻看!就算没见过猪跑至少也该吃过猪肉吧!这是杂草吗?!这是薄荷!是我刚种下去没几天的薄荷苗!现在都被你踩坏了!”

虽然多少还有些困惑,但少年还是按林小绿的话对着她手中的薄荷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很快,一股凉凉的味道便在他的鼻腔里弥漫了开来,有点像是平时吃的口香糖的味道,但还要浓烈得多,呛得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急忙将脸转开了。

“抱歉,我不知道那些是薄荷,所以才会踩上去。”他坦率地道了歉。

见他这么快就认了错,而且态度还挺诚恳的,林小绿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正当林小绿对自己刚才那太过严厉的态度感到后悔时,他却变换了一下语气接着说道:

“不过既然不是杂草的话,你至少也该在边上围个栅栏什么的才对吧?毕竟又不是人人都能分辨出地上的植物到底是不是杂草。”

“还有,顺便纠正一下,刚才那句话应该是‘没吃过猪肉也该见过猪跑’,下次记得别说错,怪丢人的。”

说完他便起身从地上站了起来,“啪啪”拍了两下裤子上的尘土后,便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由于他的口齿过于伶俐,动作又过于迅速,林小绿几乎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走远了。

什么嘛!这个人真是有够讨厌的!明明错的人是他,为什么自己反而会被教训了一通啊!实在是太气人了!

林小绿气得直跳脚,可无奈那人已经走远了,林小绿只得冲着他远去的背影无比愤懑地大喊了一句:“可恶的家伙!别让我再见到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