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宫梦

第三十八章 拉旺多尔济

清宫梦 婉若晨曦似水流年 2019 2016-02-27 11:58:32

  说起拉旺多尔济,清史上并没有过多的记载,说得最多的是博尔济吉特氏,额驸超勇亲王--策凌之孙。札萨克和硕亲王成衮札布第七子。曾两次护嘉庆皇帝有功,一次是嘉庆八年,嘉庆帝乘舆行至顺贞门时,侍卫成德伏于门侧,突出行刺。侍卫丹巴多尔济急出抵御而受伤,幸好拉旺多尔济将成德抱住,其他侍卫一拥而上将成德擒获杀死。嘉庆帝因其救驾有功赐御用补褂,洊充上书房总谙达,并封其子巴彦济噶勒为辅国公。据说还有一次随嘉庆帝至木兰围场打围,与熊搏斗,再次救驾,因此成了跛子。

但是说起他的祖父策棱,历史的讲述会比较全面,首先,策棱是清代前期蒙古族重要将领。博尔济吉特氏,成吉思汗嫡裔,蒙古喀尔喀部人。康熙二十七年投奔清朝,四十四年,尚固伦纯悫公主,授贝子品级、和硕额驸,从征准噶尔有功。雍正间,进封多罗郡王、和硕亲王,十年光显寺之战赐号“超勇”。乾隆间授为扎萨克。其次策棱是清朝第一位配享太庙东配殿(祭祀功王)的蒙古亲王,另一位则是清末与捻军作战中战死的著名的蒙古亲王僧格林沁。可见当时策棱的战功赫赫。自策棱到拉旺多尔济祖孙三代的功名可媲美卫青、霍去病。

而博尔济吉特氏,是我额娘的母族,来自蒙古科尔沁,是蒙古出名的贵族,在此之前出了两个太后:皇太极孝端文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哲哲和孝庄文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布木布泰(也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孝庄太后)、一个大贵妃:懿靖大贵妃博尔济吉特氏娜木钟以及像乌尔衮、策棱这样的著名清朝将领。

所以,虽说拉旺多尔济,在历史上的笔墨不多,但是就凭这显赫的家世,其教育背景,生活经历也必然的丰富多彩。想不到误打误撞,我又碰上了一位出名的历史人物。

木兰行围之后的几天,永琪一直陪乾隆皇帝面见大臣,协助皇上处理一些事务,看来乾隆是真如历史所说,要把永琪往太子方向培养啊。所以说,永琪也挺忙的,没空陪我,只是挑了一匹性格比较温顺的小白马让人送过来给我。因为这匹小白马已经被驯好了,所以安全系数比较高。平日里不用在愉妃娘娘跟前儿伺候的时候,我就牵着这匹小白马去如意湖后头的草原区,溜达溜达。

这马也真如传说中的那般温顺。突然就想起“神马都是浮云”来了,就给这匹马取了个名字:“浮云”哈哈,太有个性了。

这天我又来到这片小草原区遛马,反正刚开始骑,驰骋是不可能的了,只是骑在马背上慢慢的溜达。蓝蓝的天,白白的云。这小日子太惬意啦。正当我在肆无忌惮的享受这片刻的安静的时候,一阵马啼声传人我的耳中,还没反应过来马蹄声的方向,突得一人一马已经停到我面前,定睛一看,是那个蒙古族---拉旺多尔济。

“上次你怎么不告而别,好歹我也救了你,你就这么一走,也太不仗义了吧?”

“我说这位王爷,我哪有不辞而别?不是画了幅画给你了吗?把我的感激之情及告别的心情都体现出来了呀,你不会看不懂汉语,也看不懂这么简单的画吧?”

“好个伶牙利嘴的丫头。你的主子就是这么教你伺候人的?”

“实不相瞒,我们主子就喜欢我伶牙利嘴,你有意见?”

“意见不敢有,在你们大清国的地盘上,我比较收敛,毕竟是来做客,等你到了我们科尔沁大草原,我再尽地主之谊。也让你见识一下地主之谊的小丫头怎么伺候人。”

“依奴婢看来,这位王爷的嘴皮子也蛮利索的呢。”刚想继续糗糗这个狂妄的蒙古族。就听见远远的有人喊我名字。

“檀雅。。。”

回头一看是六阿哥永瑢,驾着马飞奔来到我们面前。

“六阿哥吉祥。”我忙准备下马行礼。让永瑢给摁住了。

“檀雅,咱俩就别这么见外了吧?”永瑢笑道,然后转身跟拉旺多尔济打招呼。其实轮起来拉旺多尔济跟他们这些个皇子算是表兄弟吧。因为策棱取得是康熙第十女和硕纯悫公主,也就是永琪永瑢他们的姑奶奶,是拉旺多尔济的奶奶。总有些亲戚成分在里头。

“檀雅,我找了你好久。”

“六阿哥找奴婢有事?”

“嗯呢,有个礼物送给你,算是答谢你木兰行围前送我的风铃的情谊吧。”

我接过来是一方精致的木盒,打开一看木盒里装的是一对木雕娃娃,惟妙惟肖,甚是可爱。我挺喜欢,赶紧接过来,“谢过六阿哥,这也算六阿哥木兰行围拿到好成绩分给奴婢的彩头啦。”

“随你乐意,你这么认为也可以。”永瑢笑道。

“你们宫里的小宫女都可以这样跟主子说话的吗?”一旁的拉旺多尔济插嘴道。

永瑢笑而不答。“都听说草原民族的人们最放荡不羁了。崇尚自由,今天见过这位王爷后,觉得一些东西靠道听途说显然真实性不强哦。”我忍不住说道。

永瑢直接哈哈大笑起来,“我们这个小丫头不是正统的宫女出身,说起来也是个蒙古族的格格,只是长在京城罢了,自然活泼开朗些。”

“原来如此,不过一个蒙古族的格格居然不会骑马?太匪夷所思了。”拉旺多尔济嚷嚷道。

如果可以真想把眼前这位没眼力见儿的货踹飞,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是真想告退了,永瑢见气氛有点尴尬,就转身对我说:“你出来好一阵子了吧?估计愉妃娘娘快要找你了,你先回吧!”然后转身对拉旺多尔济说:“多尔济,好久不见了,咱俩比试一下赛马怎样?”哇塞,太好了,永瑢太给力了,终于可以离开这是非之地了。赶紧撤。然后身后就想起那俩少年策马奔腾的马蹄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