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宫梦

第五十九章 嘉兴钱家

清宫梦 婉若晨曦似水流年 1596 2016-07-03 13:57:38

  离开了南京,下一站便是嘉兴,而且乾隆点名几位较为受宠的妃嫔及所有皇子公主入住钱家,其他人在行宫待命。到达钱家时,钱家举家上下早已门外盛装恭候。这场面不禁让人想起《红楼梦》中元春省亲的排场。自古以来皆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道理。寻常百姓家若能走出一个入宫受宠的妃嫔,那必然是一步登天的富贵荣华。

说道乾隆指名入住的钱家,其实是大有来头的。乾隆年间,乾隆皇帝一共六次南巡,其中前四次皆是受太后之命南巡,而且这前四次均都在钱家小住几日。可见钱家的来历并不一般。因此一部分史学家认为:乾隆的生母熹妃便是出自嘉兴钱家的女儿。所以乾隆六次南巡中有四次奉太后之命来到嘉兴钱家,实际上是回外祖母家省亲。熹妃名义上虽然姓钮祜禄氏,实则是混淆乾隆满人血统的障眼法,怎么说呢?如果乾隆的生母熹妃为钱氏而不是姓钮祜禄氏的话,乾隆身上将会有65 %的汉人血统,那么基于大清的满蒙统治上是相当不利的。所以乾隆的生母名义上是姓钮祜禄氏。即便这样野史上还盛传乾隆的生母是汉人甚至生父不是雍正的说法。

言归正传,钱家的老太太也就是乾隆皇帝的外祖母依然健在。此次来钱家还奉太后之命,跟钱家老太太求一份墨宝捎回去以解太后娘娘的思乡之情。当然这些细节的事情是不能放到面上去处理的。

当天到达的晚上,钱家筹备了盛大的接风宴。毕竟是家大业大的大户人家,晚宴标准堪比皇家国宴。席间不乏丝竹舞美。就当大家杯盅交接,酒意兴头之时,一个衣着长袖舞衣的舞娘华丽入场,腰肢纤细,体态袅娜,舞袖流动起伏。引得众座连声叫好。本来这个姑娘上场前,觉得今晚的歌舞还算上可以,但是她的一上场令之前的歌舞骤然失色。

舞毕,引起满堂喝彩,连乾隆皇帝都忍不住引用唐代诗人李群玉的诗:“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华筵九秋暮,飞袂拂云雨。”来形容刚才的舞姿。钱家当家钱世堂忙道:“舍孙女一点儿雕虫小技,能为圣上及众皇子公主们把酒助兴便是她的福气了,万不敢承受圣上如此夸赞。兰儿过来见过皇上及众阿哥公主。”

这姑娘婀娜的走上前一一行礼,这腰身柔软的跟棉花糖似的。走进一看年龄大约跟我相仿吧。楚楚动人,我见尤怜的样子。真真是让我见识到了大家闺秀的风采。举手投足皆是教养啊。引起在座男子们的侧目,男人呢,果真都是些视觉动物。

第二天中午,我百般无聊的在花园凉亭里做了一副扑克,没事儿算命玩儿。正当我算的正起劲儿呢,永瑢跟永璇过来了坐在我对面。

“檀雅在玩儿什么?可以跟我们一起不?”永璇兴致勃勃地问道。

“好吧。”正无聊着呢,仨人正好一起斗地主。简单跟他们俩陈述了一下游戏规则。我也没胆量跟这俩大爷谈赢钱的,再说这俩不差钱的,跟我这个穷人玩儿,那我得多不占便宜啊。于是游戏规则就是输了的脸上贴纸,输几张贴几张。

永琪陪着钱家大小姐兰儿走过来的时候,我脸上已经贴的光剩俩眼了,正挥舞着爪子给永璇往脸上糊纸呢。永瑢已经在旁边笑的就差抢救了。我发现我这智商真不能跟这兄弟俩玩儿,智商余额严重不足。上次玩儿台球玩儿的,人家直接不带我玩儿了。这次斗地主直接就被贴的光剩俩窟窿。我这一21世纪的新新人类,也太不给现代人长脸了。

看到人家大小姐婀娜多姿的走过来,才突然意识到我此时此刻的形象整一个女屌丝啊。站在人家白富美的身旁,差距骤显啊。对比性太强了。我赶紧将脸上的纸划拉下来。丢脸丢到外婆家了。

“你们在玩儿什么呢?我跟永琪可以一起吗?”大小姐吐气如兰的说道,真对得起她的闺名儿--钱若兰。

永琪?居然能直呼五阿哥的名字。俩人居然这么熟了?

开玩笑,我怎么可能抱着整个醋瓶子陪她玩儿呢,万一打翻了咋整?再说我怎么可能这么无私的牺牲小我立在她旁边承托她的女神气质?我还有事儿,我要撤了。

“檀雅,和静午睡要醒了,你不回去看看?”永瑢问道。

永瑢简直就是老天派下来守护我的天使啊。我非得要找个合适的时机场合,好好的谢谢他,这暖男贴心到家了。

“哦,对啊,奴婢得回去伺候公主了,改天再一起玩儿哈。奴婢告退!”

然后飞速逃离现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